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16年一月
2016年01月31日 22:51

失败的影片:The Big Short(大空头)

我不看电视,也基本不看电影(一年最多三次)。昨天我看了"大抛空"(The Big Short)。美国次贷危机2006-08年,几个聪明人在美国人民陶醉于住房繁荣和劣质按揭贷款(次贷)时,如何保持清醒,挖掘商机,抛空按揭债券,发大财。

划时代的事件......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31日 00:26

教育界的艰巨任务

1979年,我到武汉上大学。我一无所知,在大学四年所学也很少。我反复听到的,也是唯一能够记住的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1983年我到北京五道口读研究生,所学也非常有限。我能记住的主要内容之一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优越性"。

四年前,我应聘担任了某......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30日 06:03

如何赢得货币战争

愚昧的人喜欢把不懂的事情归罪于鬼怪,  动不动就谈"阴谋论",谈"货币战争"。最近, 索罗斯同志希望成全咱们中国人,帮助咱们把人民币打下去,赢得货币战争, 提升中国的出口竞争力,咱们又不领情,还嗷嗷大叫,"你胆敢!"  咱们中国人的逻辑混乱。

这几年,有些国家的货币对美元贬值幅度都在30%-50%,所以,用咱们中国某些人的话来说,他们都是货币战争的最大胜利者, 因为"他们的出口竞争力增加"最多。光荣榜如下: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9日 02:18

股民的愿望与现实

 

(1)操纵股价。去年八月,某公司大股东对我说,"我持有60%的股份。还有几个铁哥们儿持有7%左右,三个友好的大基金一共持有13%。都不会卖。所以,真正流通的散货很少。股价非涨不可"。昨天,我看了一下:比八月份跌了一半多。

......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8日 16:46

The RMB crowd may be wrong, again.

In the 1990s, almost the whole world agreed that the Chinese RMB was about to collapse. 

I was a lonely and noisy contrarian in those years. In December 1998 when, as the head of China research, I was sacked by my employer, HSBC Securities, for giving an interview to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CMP) on the basis of my published report wh......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4日 15:13

中国信贷危机何时爆发?


"2008年美国人以次贷危机震撼世界。2012年希腊人以赖帐震撼世界。2016-17年,中国人会不会以信贷危机震撼世界?"。全球资本市场都在问这个问题。

我看中国的信贷膨胀将会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摧毁财富和储蓄,而不会爆破的方......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1日 11:51

地产公司如何节省能源

中国的三大污染源分别是:工厂,汽车,和地产公司。你也许不知道,咱们的商场,酒店和住宅的能耗太大了!  如何降低能耗真是迫在眉睫。

香港上市的,总部在无锡市的博耳电力(1685 HK)是中国最大的节能方案提供商。它除了服务于医......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7日 15:21

印度的爆发: 书评

2010年,印度首都新德里主办"英联邦运动会",耗资140亿美元,比预算高出40倍。这是一个惊人的贪污盗窃过程。组委会每次开会就像土匪分赃一样。

对运动员的饮食供应,组委会进行了全球招标。一家美国企业中标。组委会的主席要求10%提成(进贡)给他本人,遭到拒......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3日 17:00

台湾股市是怎样崩盘的

在狂涨了几年以后,台湾证券交易所指数终于在1990年初达到了历史高位:12465点。但是4个半月后,它大跌60%。然后,它就成了 ... 阴沟里的死鱼。

在泡沫破灭之前的1989年底,台湾的一家银行(中国商业银行)的市值......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0日 20:50

中国人热爱“熔断”的根本原因

在实施熔断之前,少量人确实反对过。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要么支持,要么不关心。如果你真的很反对,很害怕,那你为什么事先没有空仓?

即使那些事先反对熔断的少数人,也只是基于熔断机制的技术细节而反对,并不是从理念和意识形态......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5日 03:37

让股市退烧, 让改革前进

Deflate stock market and allow China’s fortunes to swell.

*  Beijing is turning away from tinkering with equities, writes Joe Zhang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