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18年五月
2018年05月28日 16:19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巴菲特说,如果你的船一直漏水,与其修修补补,不如换船。Should you find yourself in a chronically leaking boat, energy devoted to changing vessels is likely to be more productive than the energy devoted to patching leaks.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6日 19:30

中国农业银行的英语广告还行

打开今天的英语经济学家杂志The Economist, 中国农业银行一整页的英文广告印入眼帘,我觉得耳目一新:熊猫抱竹。廖廖数语。目的明确:为存管业务揽客。远远好过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和成都市政府的超过一千字的英语冗文。

不过农业银行的廖廖数语也有少许小毛病。我还是那句老话:为什么不找专业人士捉笔或者把关呢?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6日 07:59

成都让人很失望

前几天我去了成都,感觉好极了。美丽。可是,一回家就读到昨天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成都市政府的整半页纸的英语广告。

它完全是中国官话的八股文粗暴地翻译成英文的,让读者受苦,伤害成都的品牌。为什么不请专业人士捉笔呢?

很多词在中国的官话中也许大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在英语中不通顺,读者只能茫然。比如,a National Central city, sub-Provincial cities, 等等。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的英语广告在海外英语报刋大丢其人,可我最喜欢的城市,成都,不应该加入他们的行业。

这一类广告都应该推倒重来,因为Chengdu deserves better!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4日 10:51

不要分析来分析去,Just do it!

书评:Machine, Platform, Crowd 机器,平台,群众, 
作者:Andrew McAfee and Erik Brynjolfsson.
对创业和新经济有兴趣的人只要碰到这本书,一定会买。它讲3D打印,机器人,优步,打车平台,送餐软件和众筹等让人兴奋的话题。
 
我满心期待,读完了。书中有小珍珠,比如它分析乔布斯起初不肯让大众开发各种软件对接苹果手机,后来终于顿悟:让大家免费为苹果创造一个生态岂不美哉!作者毕竟是大学教授,所以用供给曲线和需求曲线来解释消息者心理学:免費软件和免费服务的存在无形中增加了苹果的需求和经济价值。这就把需求曲线平行地向右推动了。这就增加了“消费者剩余&rd......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4日 07:22

经济学的误导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FT问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既然货币贬值可以刺激出口,那乌克兰,印度,俄罗斯,南非,尼日利亚,巴西等国的货币在崩溃了这么多年,和这么多次以后,为什么这些国家的出口一直受不到刺激呢?这个J curve 曲线究竟有多长啊?

中国人在骨子里就不信这个理论。所以,中国的汇率政策是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中国人既希望人民币强,又希望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3日 13:03

股民的悲惨前途

大家都在谈论东方园林的债券。我看的是A股股民的悲惨前途。东方园林的市值今天还有450亿人民币,你再加上淨负债,它的企业价值 (enterprise value) 是多少?这是A股巿场的一般估值水平吗?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2日 11:36

湖北农村中学的空调

七十年代的我,白天在没有空调的教室里蒸过,晚上在蚊虫乱咬的宿舍里熬过。

我的母校,湖北省荆门市马良中学昨天获两个公司捐赠,把部分学生宿舍和教室安装空调。

这两个公司分别是深圳的天图投资公司和上海的卡得万利商业保理公司。

致谢!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2日 08:22

别读这两本书:区块链和大数据

我买了这两本时髦的英文书,再三努力,实在读不下去。我硬是翻了几遍,还是不明白作者们想讲什么。为了写书而写书?没有中心思想的书,就是耍流氓。

(1)Blockchain Revolution, 区块链革命, 作者:Don Tapscott and Alex Tapscott.

(2) Reinventing Capitalism in the Age of Capitalism, 作者:Victor Mayer-Schonberger and Thomas Ramge.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0日 18:55

绕开美元,中国自建国际支付体系

今天的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英文版)有3篇文章,值得一读。
(1) The long arm of the dollar, 
(2) Disappearing tricks,
(3) About the big stick
     链接: www.economist.com

结论是,由于美元实际上是世界货币,而99%以上的美元结算必须通过纽约的银行,所以美国可以制裁任何国家的任何银行,只要斩断你的国际结算就行了。它动不动就可以罚你几亿美元甚至几十亿美元。失去美国的客户不可怕,但是从美国控制的两个支付系统(STRIPS, 和 Fedwire) 中被剔出去,事情就太大了。

 
美国政府只要提示美国的银行,不给......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0日 09:13

中国会重演亚洲金融危机吗?

1997年前,泰国,印尼,马来西亚和韩国等国家的货币都与美元长期处于某种挂钩状态。由于本国的信贷膨胀和随之而来的通胀(货币购买力下降的速度超过了美元的贬值速度),原来也许合理的汇率越来越不合理。但是央行一直死撑。
 
短期可以死撑。不过长期的死撑很不容易。首先,聪明的国人“做了不少的海外资产配置”。其次,由于国内国外的真实通胀率不同 (别看官方的统计数据),因此国内的市场利率一直大大高于美国。所以,本国企业不断寻求海外融资,反正有人兜底: 还款时只要用购买力不断下降的本国货币到央行兑换美元即可。
 
货币对内贬值的表现有二:商品价格的上涨......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6日 20:53

洋人的心灵鸡汤——斯多葛

书评:(1) The Daily Stoic: 366 Meditations on Wisdom, Perseverance, and the Art of Living, 作者: Ryan Holiday.
(2) Philosophy For Life, 作者: Jules Evans.
 
西方哲学学派林立,有些重迭,并与东方的学派有交集。公元前三世纪早期,希腊人Zeno 创造了一派,叫Stoicism, 斯多葛主义。这是......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3日 12:07

杭州排列科技任命高管

<越音社,2018年5月12日消息>   排列科技今日任命张化桥为首席策略官。

排列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由美国硅谷6位华人联合创立的金融科技服务公司,专注于大数据风险控制与用户智能化管理。团队凭借不断更新的大数据极速处理和风控引擎等核心技术,融合成精准模型服务、智能风控系统、全流程线上信贷系统、大数据云平台解决方案等产品,从成本、效率和准确性上帮助金融机构优化风险控制流程,精确客户营销。现有服务的机构已经覆盖了消费金融、信贷、保险、银行等多个领域。拥有世界领先的技术背景、行业经验和团队管理能力。公司在杭州,北京,美国硅谷和东南亚均设有分部。

八十年代,张化桥曾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工作......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1日 21:16

建设银行的广告不专业

我面前摆着英文的福布斯杂志。中国建设銀行的英文广告占了兩頁。比邮储銀行的广告好一点,但是好得有限。通篇是中文八股文官话生硬翻译过来的。这种广告只能伤害品牌,绝不会帮助品牌。

为什么不请专业人士操刀呢?这些广告太不专业了!国外媒体知道中国的銀行钱多人傻,定向营銷拉广告很成功。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1日 14:19

别吹牛,你真的有原则吗?

书评:《原则》,作者:瑞-达利欧 Ray Dalio
 
关于这本名著,很多人写过评论和心得。我不拟重复。这本书的作者69岁,大学毕业后在证券公司的大宗商品交易部门工作过,后来创业也是在这个领域。他很快拓宽投资领域,获得了巨大成功。我读完此书后,只有一个强烈的感受:他的成功得益于投资和企业管理的精细化。
 
此君在投资时一定要基于大量的统计数据和建模,这是他区别于绝大多数投资者的关键。他绝对不玩概念,不接受“货币贬值了,有利于出口”,“降准降息有利于股市”,“干旱会推高大豆的价格”这一类的有害言论。他关心的是0.32%,还是0.33......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9日 10:35

宗教与人性的搏斗

书评:Educated, 可译为《受教育》, 作者:Tara Westover。

这本新书在欧美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女作者出生在美国爱德华州的贫困小山村,摩门教家庭,反对政府,抗拒现代医疗和现代教育。她有五兄一姊,全部不准上学,父亲以金属回收为生,很霸道,母亲很顺从,兼做助产妇。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5日 22:39

我为什么不参加校庆?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校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多次跟我联系,关于校庆,校友和校捐之类的活动。可是,我从未回复过。我也从未参加过我的另外两个母校(五道口和湖北财经学院)的活动。我的三个学位证书都是请同学代领的。其中两个被我弄丢了。不参加校庆一是因为自悲(一无所成),二是真不觉得这些活动有多大的意义。我知道我一定中毒很深,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改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