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18年七月
2018年07月21日 18:26

把你摊薄到零,趋近于零

昨天在“信贷泡沫是怎样炼成的”一文中,我描述了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如何与地方政府一起,推波助澜,把信贷规模做到今天这个可怕的规模的:已经超过欧美之和。

我的脑海里一直无法抹去这些图像:省级官员们在央行的北京三里河老楼的黑糊糊的走道里苦苦等待,身边可能有两袋大枣或者其它土特产。

但是,在我脑子里更难抹去的图像是政府对国企和有特权的民企发放一卡车一卡车的一文不值的纸币,摊薄了整个经济。而那些借不到便宜钱的弱势群体(农村人和部分城里人)一直被甩在后面,越来越远。

一个国家就象一个公司。一个公司的资产是有限的。如果董事会不断地向某些股东发放折价的股票,那么另外的股东就只能......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0日 15:45

信贷膨胀是怎样炼成的?

八十年代,我在央行工作时,目睹各分行和地方政府如何到央行来求信贷指标。央求。哀求。设圈套。说假话。拍胸脯。等等。你如果有钱,自己放贷就是了,还到央行要啥额度和指标?

可是各位,问题是各分行和地方政府都没钱,也没有几块钱的存款,所以到央行要指标,实际上是要央行直接贷款,印钞票(即,高能货币),然后他们去用。

吵吵嚷嚷,指标分完了,还没到四,五月份,那些指标就用完了。于是,分行行长们陪着地方政要又来北京的三里河(后来搬到了成方街)央求。于是,央行开了一个小灶,又一个小灶,兑现了更高领导的一个批条,又一个批条。省级政要在央行的走廊里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平常事儿。

那时,信贷(或者......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8日 08:23

中国的庞氏骗局应该问责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有篇文章(by Henny Sender), 结论是,中国的金融监管突然变脸,堵住了几乎所有的非银金融的路子,但是银行既不愿意也无能力做中小企业的信贷。这真是害死人也!

这一年,中国爆出来的庞氏骗局的个数和金额都是世界第一的,而且是遥遥领先!请问,监管当局过去十年在睡大觉吗?很多庞氏骗局其实是十分公开的,明显的。为什么那么多监管部门不闻不问?中国的问责制在哪里?现在,政府一刀切,伤害的是大批良民,和合规的网贷公司,理财平台,真是令人惊叹❗️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7日 21:44

Is China having a subprime crisis?

Is China experiencing a subprime crisis? You can be forgiven for thinking so. A dozen Chinese fintech companies listed in the US, Hong Kong and China have seen their share prices halve, or worse, in just six months. Worse still, 120-plus P2P lenders have shut shop in the past two months alone, having cost retail investors many billions of yuan. 

Last December I wrote a book, entitled “Chasing Subprime Crisis: How China’s Fintech Is Thriving”. Now a newspaper is asking if I should prepare a eulogy for the sector. 

“Absolutely not” is my rebuttal. The leaders in the sector......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5日 11:56

利率越降越高

现在,多數中小企业的实际借款利率在年化12%-20%,通过信托渠道或者私募基金融资的成本一般在15%左右,而且还要企业主提供这样那样的担保。这比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还高。
 
你实在不能怪央行印钞票不勤快。过去二十年来,广义货币供应量增加了17.5倍,略低于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但是远远高于其它国家。
 
中国的五十多个房地产企业在香港发行的债券最近的到期收益率(yield to maturity) 多在13-30%之间。这比二十年的平均数还要高,虽然世界利率水平在过去三十多年一直呈下降趋势。
 
看来,在中国,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1日 18:40

Triangular debt is back

In the 1980s and even the 1990s, China struggled with increasing amounts of chain debts. The liquidity in the market place was tight all the time, despite 30% and even 50% annual growth of credit. The banks had sustained more than 100% loan-deposit ratios for about a decade, and they had always relied on the central bank as the lender of the first resort (not the last).
 
In those years, triangular debt was a term that appeared in the media more often the Communist Party.
 
Alas. We are now back to that era. Yesterday, I visited a fri......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1日 11:19

股民久病成医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有篇趣文。作者是该报驻阿根廷记者。他说阿根廷的普罗大众(即使没有读书的人们)都是外汇市场专家,都特别喜欢讨论央行的政策和外汇储备等问题。个个都有一套一套的理论。不夸张地说,阿根廷的成年人个个都是经济学家。

为什么?2001年,一美元可以兑换一个阿根廷比索。今天呢?28个比索。

中国的股民人数,世界最多(没有之一)。所以,咱们的股市理论最丰富,专家最多。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7日 11:00

坏人眼中的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美国朝野和人民的观点不一。当然,绝大多数人没有观点或者不关心。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也没有观点或者不关心。可是,那些有观点的人们只有一个观点。一个共同的观点。你知道的。
 
你有没有想过,汉奸会怎么看中美贸易战?我本人从来没有当过汉奸或者任何国家的特务,未来也不想当。不过,你且听我说说我的观点。
 
国际贸易从来就不自由。政府官员也是常人,他们的误解,偏见和愚蠢,以及利益集团的操纵都可能反映在关税,质检,清关程序和外汇管理等方面。中美欧都一样。美国是世界霸主,蛮横无理的地方太多了。这都需要贸易伙伴国长期不懈地斗争。
&nbs......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5日 08:04

究竟谁在抛空人民币?

在发表了“中华地票”的建议之后,我收到了很多读者的回应。谢谢大家。
 
很显然,我的建议是无奈的。国人对房子的痴迷,实际上就是对纸币的无信心。大家为什么不愿意持有纸币(或者存款),保值增值呢?
 
国人(特别是中国的企业)只要有办法,必定借钱,负债累累。你想想,这与那些对冲基金抛空人民币的道理有何区别?对冲基金抛空一个股票的做法也是借股票卖出然后从市场上买回来归还。人民币能借多少借多少。用以后的人民币归还现在的人民币。付点利息算不了什么。这不就是抛空人民币的逻辑吗? 由于外汇管制,中国人无法对外抛空人民币,但是他们一直在对内抛空......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4日 17:22

别买房,买中华地票

既然中国人买房子已经失去了理智,政府可否为可怜的房奴们做一件好事呢?六年前,我提出了如下建议。现在,它的时间太成熟了!

建议发行"中华地票" <......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1日 15:35

Debts are bad

A big number of good companies have been humbled lately due to their excessive borrowing (and/or particularly that of their controlling shareholders). To me, these are just statistics. 


Until today. A friend who is the controlling shareholder of a listed company has just called to say that his stock price has fallen sharply due to his borrowing (with his......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