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18年八月
2018年08月18日 09:10

土耳其人不明白司法的独立性

大家都把土耳其的危机归咎于它拒绝释放一个美国的神职人员。其实,这个持续了两年多的谈判还有很多另外的内容,包括一个土耳其国有银行Halkbank 在美国违规,与伊朗做生意,而美国一直在制裁伊朗。

 
纽约南区司法机关正在调查这个银行,有可能重罚几十亿美元(不象中国政府的罚单,经常是区区几万元人民币)。土耳其政府在谈判中要求美国政府中止这项调查和......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6日 11:02

A股的涓涓細流

今天,全世界最大的新闻是,中国进一步开放外国人开设A股帐户的权限。连日来,各国居民(将)奔走相告,在各自的城市以各自的方式举行集会,感谢中国证监会的決定。一个土耳其老太兴奋地说,投資中国的A股,我盼望已久了!程序复杂?不怕。没有人民币?到黑市去兑换。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权限。A股质量差?不怕。中国人在一带一路花了那么多钱,我们也该象征性地报答中国了。海納百川,一个里拉不嫌少。北非小国吉布提的一个卖鱼翁略有不满:我们也是一带一路的受益者,凭什么把我们挡在A股的门外?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3日 22:38

Chinese emperors have soft skills

Book review: The Emperor Far Away: Travels At The Edge of China,
Author: David Eimer.
When analysing China’s future in general and its Belt-Road initiative in particular, it pays to consider China’s race relations within its borders and its relations with its neighbours. With that in mind, I have enjoyed and benefited from reading David Eimer’s 2014 book, The Emperor Far Away.
 
Formerly a Beijing correspondent for the Sunday Telegraph, Eimer spent about a year traveling in Xingjiang, Tibet, Kazakhstan, Tajikistan, the Go......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2日 15:42

开放与封闭的较量

书评:The Islamic Enlightenment: The Modern Struggle Between Faith and Reason, 
也许可译为《伊斯兰的觉醒:信仰与理性的较量》, 
作者:Christopher de Bellaigue.
 
这本新书分明是为中国人写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中国某些人的傲慢,无知和封闭思潮又卷土重来。这与过去三个世纪中东人和南亚人(特別是搞意识形态的人们和统治阶级)抵制西方文化,西方科技和民主理念如出一辙。
 
十八世纪末叶,当拿破仑带军打到埃及时,才惊奇地发现,这个著名的文明古国如此落后,甚至原始!埃及军队的武器和打法太土,埃及全国各种传染病横行,宗......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5日 09:35

中国的边疆是一面镜子

书评:The Emperor Far Away: Travels At The Edge of China. 可译为:《山高皇帝远:中国边疆游记》
 
作者:David Eimer,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的驻京记者(2007-2012).
 
因为某种原因,这本英文书不会有大陆的中译本。可是,如果读书只是为了让自己爽一爽 (比如中国很伟大,已经超过美国之类),或者藉以证实咱们已有的偏见的话,这本书你就不用读了。它处处会让中国读者不爽。
 
作者花了一年时间去新疆,西藏,云南,广西和东北旅游。也深入缅甸,泰国和老挝的金三角转了一圈。作者能讲中文,对中国的历史颇有研究。他不厌其烦地记载了旅游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1日 13:04

坏银行害死中国

昨天的英国金融时报有篇长文,讲中国有些地区性银行的坏账已经把净资产摧毁有余。它还点名道姓,列出了这些银行的伤残细节。但对中国人来讲,这不是什么新鲜事。1998-99年,五大国有银行也基本上处于负资产和空转状态。八十年代初以来的信贷狂奔产生了过多的坏帐。

当时,政府的方案是成立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等四大“坏银行”,把五大国有银行的坏账搬走。同时央行和财政部又对几乎空壳的五大银行注资。这一直被世人称为壮举。但是,多年来我一直写文章唱反调。我认为那是一个巨大的錯誤,是今天全中国浸泡在信贷污水中的根源之一。比如我2013年在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文章。下面有链接。

试想,当时的五大银行虽然处于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