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19年二月
2019年02月26日 08:20

Is the future really Asian?

Is the future really Asian?

Book review: “The future is Asian”. By Parag Khanna.

Two strengths:

(1) it provides a good summary of the modern history of Asia, and

(2) it offers a birds-eye view of the major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ssues confronting Asia. It is comprehensive.

Four weaknesses:

(1) it fails to explain why the population of five billion must translate into prosperity. To me, the huge population seems a huge burden to the environment and the labour market. Technologies are posing an unprecedented challenge.

(2) it does not explain why the US......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6日 07:35

我们的99个认识错误

读书笔记:The Art of Thinking Clearly, 中译本的名字为《清醒思考的艺术》,中信出版社。

作者:Rolf Dobelli.

1. 到处是成功人士,这只是因为失败的人们不吭声而已。哎!别以为你天天游泳或者去健身房,就可以有小王那样的身材。别以为你创业,就一定成功。失败是常态,成功是偶然。

2. 名校帮不了你。那些课程完全没什么。还是靠自己。真正的能人不需要上名校。

3. 信息太多,反而让人做出错误的判断。

4. 电影非常糟糕。但是因为你花了钱买票,并且坐下来了,所以你一直熬到看完,浪费更多时间。你买的股票大跌之后,你一直死捏着不放。未来三年又跌了更多。

5. 大家都说某个产品时髦,于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6日 07:19

书评|世界的未来在亚洲吗?

书评:The future is Asian, 可译为《未来在亚洲》,作者:Parag Khanna.
 
最近市面上有三本英文的畅销书,谈这一个话题。我买了两本。今天足不出户,飞快地读完了这一本。比较失望。
 
两大优点:
 
(1)作者有历史观和全球视野。他出生在印度,求学于英美,现居新加坡。书中有海量的历史事件,人物和数据,让我读到呼吸困难,有一种游泳时呛水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作者堆砌了太多东西?不过像我这种历史知识贫乏的人,读一下亚洲各国最近几百年(特别是二战之后)的主要事件,还是很好的,况且他的文字流畅。
 
(2)作者......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3日 09:15

央行寻找存在感!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头版头条,Weak inflation haunts Fed policies, 低通胀让美国联储不知所措。其实这类标题反映了多年来各国央行的共同烦恼。科技进步了,人类加速了对地球的剥削,同时对穷人和穷国的剥削更加有技巧了,更加“仁慈了”。所以,表面上看,通胀没有了,央行失去了存在感。

此文结尾引用了联储副主席 Richard Clarida 的哀号:“货币政策既无法刺激经济,也无法拖慢经济。而中性的利率一直很低。央行也只好不停地减息至零”。此君的原话是,“... a world where the neutral interest rate, where monetary policy neither boosts the economy nor holds it back, remains low, forcing repeated rate cuts to n......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1日 21:33

印钞机的伟大之处!

今天,香港投资界在南丫岛隆重欢迎中国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领袖,湖南永雄资产管理公司的创始人谭曼先生一行。

本人借机做简单发言,谈两个观点。一是国内经济虽然持续低迷6年,但是各级政府仍然顽强抵抗,坚决不卖国有资产。这说明,印钞机是个了不起的好东西。

二是全国信用卡的违约率仍然只有2%左右。真不简单!多亏大量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无私奉献。它们主动为银行挡枪,堪称蜡烛型和自残型企业。

我的英文讲稿如下。

Diaries of a distressed-asset manager.

(1)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lots of assets: banks, telecoms, insurance, utilities and real estate. But it is not selling any of ......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0日 18:19

A China non-bank

When a brother in China calls to ask for money...

The New York Times,

By JOE ZHANG, Dec. 1, 2000

It was past midnight when my telephone rang. It was Hua-Liang, my brother who lives in Jing-Men, a small city in Hubei Province in central China.

"Do you have 1 million renminbi (about $120,000) to spare?" he asked. "Why?" I queried. "I am planning a takeover bid for a state-owned factory," he replied.

The factory that Hua-Liang referred to is the city's largest producer of vegetable oil. It was a cash cow for the city government for many years.

But in the past five......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0日 08:25

中国以吃饭为主的GDP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哈佛大学教授Joseph Nye 的文章,“中国无法超越美国”, China will not overtake America any time soon, 主要是陈词滥调,重复讲中国没有软实力,GDP注水,军事落后,等等。不过有一点他也许是对的:即使在亚洲,中国也受到印度,日本,澳洲和其它国家的制衡,更不要讲亚洲之外了。

我做一点评论。中国的GDP主要是吃饭的GDP, 财政也主要是吃饭的财政,所以中国在吃饭财政之外,能够做未来发展的能力比较弱。这其实是问题之所在。比GDP总量没有太大意义,而人均GDP更为重要。在另一个人口过剩的国家,印度,问题也是一样的。国内很多评论员老是拿GDP总量或者用购买力平价的GDP来跟美國做比较,有......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9日 22:10

住在地窖里的低端人士

2001年5月3日,我在纽约时报和IHT发表文章,介绍我的外甥和挤在北京芍药居附近的阴暗和潮湿的地窖里的几十个民工。

Harsh Reality of China's Divide.

By JOE ZHANG, MAY 3, 2001.

The New York Times, IHT.

On a recent trip here from Hong Kong, I visited my 22-year-old nephew Donghai. Three months earlier, he had cried as he said farewell to his parents and sister in Maliang, a remote village in Hubei Province in central China. Donghai came to Beijing to work for a consultancy firm owned by a friend of mine. But a couple of weeks ago he lost his job after the consul......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8日 22:15

你喜悦吗?放慢脚步吧!

过去几十年,西方的潮流是让生活多姿多彩,赚得多,吃得撑,玩得疯,参与广,吸引眼球多。时髦的人们往往吹牛说自己玩通宵不睡,喝五瓶不醉,兼十个职位不累。
 
近几年,时尚在变了。美国 Huffington Post 的女创始人 Arianna 去年出了一本书,专讲睡觉的重要性和时尚性。
 
日本女作家 Marie Kondo 出了一本书,讲如何把家里的东西都扔掉。家徒四壁。女心理医生Debbie Chapman 写了一本书,The Joy of No, 以及哲学家(心理学家)Svend Brinkmann 写了一本书,The joy of missing out, 都讲如何简化生活,放慢脚步,推掉无谓的社交,避开累人的活动,拒绝不当的请求......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7日 16:42

十八年前的回乡见闻!

十八年前,我的春节回乡见闻登在了“纽约时报”。乡亲们把打麻将和炒股当成了主业。下岗工人成群。我弟弟曾当过城市信用社的主任,所以不敢炒股。为什么?因为他知道企业的“内脏都大大地坏了”!

A return home to China is now a worrying trip.

By JOE ZHANG, FEB. 22, 2001.

The New York Times, IHT.

Once a year, I return home to see my relatives and fellow villagers in several remote parts of Jingmen, in Hubei Province in central China. Despite bumpy mud roads and long-haul buses, seeing them really gives me a wonderful feeling.

But my recent trip, just before the Chinese Lunar Ne......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7日 07:49

拒绝送上门的不义之财!

1986年,敝人在央行工作时,在北洼路的央行干部单身宿舍与行贿者展开了一场艰巨的斗争。1996年8月3日,我將此文发表在纽约时报的IHT.

Refusing a windfall at the doorstep!

By JOE ZHANG, Aug. 3, 1996. The New York Times, IHT.

It was a freezing winter evening in Beijing in 1986 and I was home alone, hand-washing several shirts in the small, dimly lit room that I shared with two colleagues. We all worked at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the central bank, where I was a manager.

There were several gentle knocks at the door. When I opened it, three men stood on threshold, smiling. "How hav......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6日 22:14

普惠金融真浪漫!

金融可以有普惠的结果,但是把普惠挂在嘴上,是不诚实的表现,也是自信心不足的表现。餐馆的老板从来不说他的餐馆是普惠餐馆。他也从来不说,他开餐馆的原因是因为担心你饿肚子,或者吃饭不方便。当然,在客观上,他确实解决了咱们饿肚子的问题。
 
普惠只是金融的客观结果之一,是副产品,不是出发点。出发点是赚钱。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6日 20:10

Harsh reality of China’s divide

By JOE ZHANG, MAY 3, 2001.

The New York Times. IHT.

On a recent trip here from Hong Kong, I visited my 22-year-old nephew Donghai. Three months earlier, he had cried as he said farewell to his parents and sister in Maliang, a remote village in Hubei Province in central China. Donghai came to Beijing to work for a consultancy firm owned by a friend of mine. But a couple of weeks ago he lost his job after the consultancy was bought by a larger company.

Donghai shares a tiny room with Hong, a mature-age student at the Beijing University of Foreign Trade. It is one o......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5日 09:42

中小企业融资是全球性的误会

十年前,巴克萊銀行、花旗银行和MasterCard 的三个中层员工(都是美国人)出来创业,专门为香港,台湾和新加坡的商户做“流水贷”。也是一种信用卡营收的贴现贷款(保理)。资金来源于银行贷款,熟人融资。2012年香港金管局曾试图叫停他们,因为他们没有放贷人牌照,但是他们告赢了政府,理由是他们不放贷,而是做的是保理。(顺便说一下:香港的放贷人牌照由警方颁发。十分容易获得。)

我与三君见过几回。对他们的业务模式感兴趣。今天早上我重新研究此公司,突然发现,三年前,此三君已经跑路了,留下了5千万美元的出资人在寒风中等待。见南华早报报道。

正巧,我春节前在我的英文博客(LinkedIn)上写过一个关于我......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1日 08:58

A股为什么昂贵?

股票和其他任何资产一样,其估值都是利率的倒数(或者反相关)。中国股市的26年历史不算长,但是也不短。可是估值为什么一直这么高?同股同权的A H的差距,和A B的差距就是例子。
 
(1)有人说,因为中国人的投资机会有限。这显然不对。中国人投资理财产品,P2P, 私募基金,麻将,国內房地产,外国房地产,和田玉,字画,都比其它国家方便多了:花样之多,监管之松,外国人民只能羨慕。而且澳门也比较近,A股扩容的速度也很快。
 
(2)有人说,因为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增长太快。这也不对。通胀伤害股市,巴菲特已经论证过了,我不想在此重复。而且,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在过去四十多年......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0日 22:35

不要逼迫自己买股票!

股市中多数人都有一个毛病:我们早就决定了要买股票。我们的挣扎只是买哪些股票,何时买和买多少。我们根本不愿意问一个更基本的问题:该不该买股票。

一个公司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估值。大股东觉得股票值5元,但是,这家公司对于散户来讲,可能只值3元或者更少。公司的管理层吃香的,喝辣的,所有的开支都在公司里报销,所以,这家公司对他们的意义更大,更值钱。但是,普通股民既没有发言权和知情权,也没有分红,当然不能用同样的标准看待这家公司。在地产公司里,太多的价值陷阱:这栋楼值5亿元,那块地又值8亿元。算下来, 每股的净资产8元,但是股票只有3元。便宜!那8元是“清盘价格"。这家公司何时会清盘呢?永远不会。大股东永......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0日 09:39

德国公司如何做假账

Wirecard 是德国的金融科技公司(支付),上市了多年,现在市值113亿欧元(半年前200多亿欧元,比德意志银行的市值还大)。几天前,英国金融时报FT发表了一篇长文,讲该公司在新加坡,印度,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地的分公司近几年如何做假帐。昨天,该公司起诉FT,原因是“不道德的报道”。见图。
 
过去几年,该公司一直有做假账的传言。公司也做过一些调查,但是都“没有大问题”。去年,公司请律所来调查,终于有所发现。FT的报道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基于律师的调查报告。
 
中国企业做假帐虽然十分普遍,而且手段厉害,但是,西方的假帐也非常多。中西合璧啊!他们......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9日 18:32

中国呼唤野蛮人

我细细品尝了英文版经典之作《门口的野蛮人》 Barbarians at the Gate。虽然该书有中文版,但是英文原著的奥妙绝非译者所能全部传达。

故事很简单。1989年,几家美国PE基金公司和投行用250亿美元的代价竞标,收购一家大型上市公司,RJR Nabisco。它的主营业务是烟草和食品。几个月的惊心动魄,勾心斗角,和黑箱作业之后,最后,KKR获得了胜利。收购资金主要来源于发行债券和银行贷款。

但是,胜利者的噩梦只是刚刚开始。任何好东西都有个合适的价钱。如果你多付了钱,你就是冤大头。竞标的胜利,让KKR出尽了风头,不过随之而来的烟草行业诉讼案,RJR Nabisco 的巨大负债,裁员之痛,竞争者的乘虚而入,导致这家现金流原本极强的公司节......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9日 10:02

美国企业为什么那么赚钱?

上周,我提到,苹果占全球手机行业淨利润的87%。有人不信,问我细节。苹果占全球手机的出货量19%,销售收入51%,净利润87%。由于苹果的手机用户一般使用的时间较长,因此苹果手机的保有量所占比率也比较高。

其实,在诸多其它行业(从大行业,到牙膏和坚果这样的小行业),美国公司都是一样的(或者类似的)领先:软件,影视,牙膏,坚果,医药,医疗器材,航空,投资银行,保险,等等。而且,它们全球征战,往往都是霸主。咱们很多国人只是不愿意知道这些“令人不舒服的事实”而已。

美国公司的厉害有三个原因:

(1)科技

(2)管理

(3)运营环境(局长不去视察,书记不干预,执照不求人,政......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8日 22:01

什么叫次贷?什么叫垃圾债?

定义本身并不重要。但是,当你的坏帐堆积如山的时候,你会对定义产生兴趣。我觉得,中国的银行系统以外的信贷几乎全部是次贷,包括租赁公司和信托公司的资产。很多公开发行或者私募发行的债券(不管什么评级)都是垃圾债券,或者叫高息债券。咱们的很多发行人所付的息率不高,那只是因为定价错误而已。

非银行金融机构从根本上说,就是银行的垃圾桶或者污水管道。

Why do we misprice subprime credit?

In 2011 when I left UBS to run a microcredit firm in China, I was confident of making a fortune. How could it go wrong? Borrow at 7% and lend at 24%. Sure, there were taxes, expenses, bad debts and so on. But......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