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19年02月
2019年02月05日 00:15

中国企业千万不要分红或回购股票

有些爱国股民说,美国公司分红或回购靠的是发债。胡说八道!   请问,如果它们的长期巨额分红和海量的回购大都来自借款,为什么它们的平均负债水平始终大大地,长期地低于中国企业的?为什么它们的利率水平大大地,长期地,低于中国的?   中国上市公司不敢分红。也不敢真正地回购(少数例外)。否则,它们会流血不止而死亡。因为本身已经负债累累,现金流太差,而且估值太高。即使它们把现金流分光,收益率也太低。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4日 12:17

美国公司回购风波

美国公司的现金流太好了!   今天纽约时报登了民主党的两个重磅议员Chuck Schumer and Bernie Sanders 的文章,Limit Corporate Stock Buybacks。他们说,美国上市公司在过去九年(2008-2017)花了4万亿美元回购股票,相当于利润总额的52%,另外花了30%的利润分红。企业应该把这些钱投入再生产,而上市公司太过份地顾及股民利益。云云。   诸位,你没看错。千万不要认为美国人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他们的公司不仅利润好,现金流也非常好。咱们的A股公司有这样的现金流回购和分红吗?   千万不要再谈中美估值差距了。停。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3日 20:10

物欲横流,呛死方休!

今天的纽约时报有篇长文,Free stuff, but it comes at a price, 讲亚马逊的几千个产品评估师。十一年来,他们在全国各地,对亚马逊上面出售的各种商品进行评估,写出简洁的评语。他们的报酬不是金钱,而是他们所评价的实物。所以,一个评估师的家里可能有30支手表,12个蓝牙耳机,8个茶几,12个咖啡杯子,22个咖啡机,8个切菜刀,15件类似的衬衣,吃不完的巧克力,或者麦片粥。六个月之后,他们也可以选择把所获的商品拿去卖掉或者...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3日 10:08

俄国商人的保护伞

这本惊心动魄的英文纪实著作,最适合长途飞行的人们。书名,"Once Upon A Time in Russia", 《从前在俄国》出自著名记者 Ben Mezrich。

俄国有句俗话,官府有人好办事儿。商人的保护伞(krysha,直译为"屋顶")比营业执照更重要。

九十年代初,汽车经销商 Boris Berezovsky 已经很富有。某天,他的座驾被竞争者的炸弹炸毁,司机身亡,他自己也受了重伤。他知道了"屋顶"的重要性。

他利用私人会所,跟叶利钦的保镖打得火热。后来...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2日 20:20

人工智能,还是人生幸福?

书评:《AI·未来》,作者:李开复。

虽为科盲,我还是大胆地读完了这本普及书。此书把作者的生活和经历揉合在对人工智能和科技创业的分析中,很协调。我想赞赏此书的两个亮点,也指出两个不敢苛同之处。

两个亮点:

(1)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美团网(王兴)和360(和周鸿祎)的分析。作者点评了两个创业者的执着,勇敢和智慧,指出这类创业者在中国的环境下为什么必然胜出。跟其他评论员一样,作者也认为外资企业在这些快速...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2日 12:01

咱们的国际友人去哪儿了?

自从1989年出国留学,到上个月整整30年!我读了一卡车又一卡车涉及到中国的英文书报杂志。我估计,七八成以上是讲中国坏话的:从中国贪腐到欺诈、假货, 从污染到中国游客的粗鲁,从中国金钱外交到中国留学生的作弊和奢侈,再到贸易保护主义、产业政策等等。起初,我的反应是,这个作者反华,或者不懂中国。后来,我骂作者别有用心。再到后来,我跟自己说,他们嫉妒或者害怕中国的崛起。每当中国与另一个国家有爭议,人们必然站在中国的对立面。   我问自己:外国政府是坏的,但是外国人民应该是好的啊。他们为什么也讲中国的坏话呢?   我的外籍同事们、外籍学友们、外籍朋友们只要一写攻击中国的文章,或者站在中国的对立面,我就疏远他们,直到我完全成为孤家寡人。   也许,咱们中国人可以反省一下。为什么咱们的朋友那么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