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19年09月
2019年09月28日 16:26

中国对美国必须以牙还牙

我认为,中国的A股市场应该对美国公司完全开放,让他们的五六百家公司随便来上市融资。然后,在他们习以为常(甚至上了癮)之后,即,过了二三十年之后,我们再威胁他们,让他们退市,并且不准新的美国公司来华上市。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3日 07:47

美国企业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太大!

大家看美国的央行联邦基金利率近乎零,而且象苹果这样的大企业甚至发行零息债券,就以为美国的企业融资易,资金成本低。大错特错!   评级为B的企业的债券年利率都在10%上下。而C级企业的成本在14%-16%。见Raymond James 研究报告。   用同样的评级标准,中国绝大部分上市公司的评级也就是B或C。中国的债券利率和中小企业贷款利率太低,不是太高,根本不能抵销通胀、资金成本和违约风险。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1日 21:27

印度国庆

两年前,印度庆祝建国七十年时,印度女作家 Meena Kansasamy 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质问政客和民族主义情绪高昂的老百姓,“咱们有啥好庆祝的?” 印度贫富悬殊,男尊女卑,民不聊生,阶级固化。与其说印度是下一个超级大国,不如说印度是“屎堆上的宫殿”(原文:palace on a dung heap)。   作者尖锐地指出,你们振振有辞地谈国家利益,但是你们看看妇女的人权不如牛权,女人天天被欺凌和侮辱,下层人民正在痛苦地挣扎!你们整天吹牛,死要面子,但空洞的国家有什么意义?   发展中国家的人命确实不值钱,没尊严。这难道只是印度的问题吗?   也在同一天的英国金融时报,另一个印度作家抨击了印度教人和政府对伊斯兰人民的残酷。第三篇文章谈城市游民之悲:城里人哪里得闲过问这些人的死活?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0日 07:47

县城人民的积蓄

早上我收到了一个电话,湖北小县的亲戚问,家里的区区二三十万元积蓄如何保值?   每次碰到这样的问題,我都很为难。他们的养老、医疗、孩子受教育、置业等都有赖于他的保值。   他应该到大城市里去当房地产的接盘侠吗?或者股市的接盘侠?我能建议他去银行存定期吗?   三年来他一直投资我推荐的P2P, 但是这是一个费时间的活儿,而且他开始觉得风险加大了。   中国信贷膨胀不光是推高了房价,也推高了教育、医疗、交通、食品等所有的费用。我如何帮他?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8日 22:31

股市越跌 风险越小

肖钢:监管部门不应把股市上涨看成政绩。   赞。大跌不见得是坏事。大跌虽然伤了现有股东,但是它降低了新股东的进入成本以及风险。大家都是炎黄子孙,何必计较得失?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8日 13:18

China Developer Triples Share Price as It Sheds State Control

Posted on February 20, 2007 by Water Wisdom   2007-02-21 17:04 (New York)   By Dune Lawrence   Feb. 22 (Bloomberg) — Joe Zhang spent his first days at Shenzhen Investment Ltd. rewriting the Chinese state company’s Website to replace slogans such as“Human Capital Mobilization”with financial targets. He had to threaten to fire someone to get the changes posted a month later.“They ke...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6日 09:30

日本企业海外扩张的失败

以前,评论员都喜欢嘲笑日本企业在70年代和80年代在海外大举并购而惨败的例子。记得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吗?还有好莱坞?   没想到,近十五年,华夏的企业更疯,结局更惨。唯一的区別是,惨败的都是国企,特別是央企。没人心疼。   咱们千亿万亿地亏。但是你我都没感觉。公有制真好!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6日 07:17

海外资产?卖卖卖!

海外资产?卖卖卖! 中国企业在海外,从买、买、买变成了卖、卖、卖。让人联想到日本企业在八十年代的大撤退。 见英国金融时报。见图。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4日 11:11

嘲笑日本 不嘲笑自己

以前,中国政商界和评论员都喜欢嘲笑日本企业在70年代和80年代在海外大举并购而惨败的例子。记得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吗?还有好莱坞?   没想到,近十五年,中国企业更疯,结局更惨。唯一的区別是,中国惨败的都是国企,特別是央企。没人心疼。   咱们千亿万亿地亏。但是你我没感觉。公有制真好!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4日 09:10

企业并购时都象鲜花。

伦敦交易所拒绝了香港的收购要约。

难道收购成了就是好事。被拒絕就是坏事吗?

听说过中国化工成功地收购瑞士先正达的惨案吗?

听说过中国平安收购比利时的富通银行Fortis Bank而让几百亿元打水漂的故事吗?

听说过中投、中化、中石油、中石化、中信、中...的另外诸多例子吗?

听说过苏格兰皇家銀行收购荷兰銀行的悲慘結局吗?还有安邦和海航的那么多故事。

收购时都象鲜花。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2日 17:11

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美国民主党议员 B Sanders 夸中国让几亿人脫贫。但是贫富悬殊太吓人了。

可是他一直主张美国多一点社会主义,少一点资本主义。阻力巨大。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

Sanders Praises Communist Capitalism.

Yes, China lifted millions out of poverty—by moving away from socialism.

By By Joshua Muravchik, Sept. 10, 2019.

Sen. Bernie Sanders’s praise for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should raise eyebrows, and not only ...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2日 08:12

降息是镇痛剂,也是毒药

今天英国金融时报FT有两篇文章讲这个道理。一篇是摩根斯坦利的CFO讲,企业和银行在低利率的环境下找不到捞钱的机会,资产价格超高,因此风险也超高。在这种环境下所做的投资決策,等到几年后利率上升时都成了坏帐。你看美欧现在的股债市场的交投多清淡。大家害怕。   第二篇文章出自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策略师。他说,炒股的人一门心思怂恿央行減息。可是,减到了一定的程度,大家就开始焦虑,甚至恐慌。为什么?減息说明经济形势不妙。而且,每减一次,央行就少了一张牌。以后怎么办?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0日 19:55

去年,我这样歌颂QFII

十六年前,QFII正热。我在瑞士银行工作, 参与了这件事。外国的机构投资者把中国证监会和外汇管理局的门都踏破了,央求中国政府多给点QFII 额度。咱们的政府部门(和公众)齐声说,"你们这些老外不就是想来赚我们中国的钱吗?没门儿"!   后来很多年,证监会和股票交易所还做了全球路演,推介QFII。我还听说QFII们"十分看好中国股市"。   我想大笑。如果他们真的看好咱们的A股,A股怎么会一直那样呢?三十多年前,我看到报纸...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0日 18:29

资本市场的改革

QFII 和 QDII 本身就是一个丢人现眼的东西。它反映了吊桥高挂的岛国心态。从来就不应该存在。 我们设立一个令人恶心的制度。过了很多年之后,我们取消它们。叫改革。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9日 18:04

分担A股的损失

如果二十多年前,我们就把A股市场完全开放,让外国投资者分担一下股民的损失,该有多好啊!那样的话,每次股灾就都有了罪魁祸首: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同样地,现在如果不彻底开放,难道等到再大跌之后吗?我们A股市场的大批国宝让外国投资者馋啊!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9日 10:47

一帶一路的电厂、公路和港口啊!

中国企业在海外遇到了很多违约、拖欠、索贿等。美国的安然公司Enron 也曾在亚非拉遇到过同样的问题。

2005年的一本书 Conspiracy of Fools 叫《傻瓜的阴谋》无中译本。我从书架上把它找出来了。虽然老鼠咬掉了一块,但依然精彩!买了好书,必须放它十几年才读。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9日 06:48

小心外商投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表明,世界上40%的外商投资是假的,以避税为目的,并无真实的经济活动。见英国金融时报。头版。 我加一句,还有1/3是为了让招商的书记、市长有面子,或者享受某些待遇。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7日 19:23

坚决不见管理层

每当我坐卧不安,以至于无法静下心来读企业的年报和公告时,我就想抄近路:约见管理层或者参加投资银行的研讨会。   大错特错!巴菲特说,他不见管理层,以免被忽悠。八年前他见了一次英国的Tesco 超市的CEO,印象很好,立即买入,亏了八亿英鎊。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7日 18:47

股市的坏人多

幸好A股市场牢牢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不然,真不知道多少人会骂外国敌对势力的操纵。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6日 19:12

在中国,存款准备金制度是多余的

在世界各地,央行的出现大大晚于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经常出现流动性问题。各地出现过各种互助机制。后来,央行才出现。除了定各种规则及后来印钞之外,央行说,”既然你们没有自我节制的能力,那你们必须把一部分应付日常提现的钱放在我这里。当你真的捅了漏子时,我再打救你”。大家太高兴了。理所当然,受监管的机构都是把贷存比率提高到极限。反正,上了保险的。谁怕谁啊?所以,在央行制度刚建立时,银行出事儿的概率反而更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