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文章归档 > 2020年12月
2020年12月30日 20:58

邵庆晓投资中国股市带激情

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我一边踱步,一边听Money Maze 的一个音频节目:上海Red Gate 投资公司创始人邵庆晓(四川人)的访问记。她在上海为中外投资基金管理十多亿美元,主要投资中国的内需企业。

这个音频节目的内容很广,从她自己的成长历程,到她把两个女儿送到英国寄宿学校,以及怎样看中美关系和中国股市(包括散戶比重下降和为什么投资一个文具企业)。她非常风趣,英文呱呱叫。她说,“当然我爱中国,当然我是有偏见的。你...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8日 21:04

Lemonade保险公司放弃利润,赚市值

(利润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最近十几年,世界最前卫的创业者们已经放弃了利润,直奔千亿、万亿的市值。你放弃得越彻底,市值就越大。

这个理论的精神领袖当然是亚马逊。Jeff Bezos曾经说,“你的利润就是我的机会”。我在关于他的书评里(见后面的链接)说,利润会限制了你的想象,限制了你的格局。你为什么要实现利润,交一道税,然后再投资呢?你干脆直接让利、亏损、扩大投资,还免了一道税。这样没有leakage,渗漏。

...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5日 18:02

美国能源政策只是伤害了中国而已

听书的小结。

今天在一个经济学的专业音频节目,New Books in Economics by Marshall Poe,我听了一本英文书的作者讲他的新书:

Oilcraft: The Myths of Scarcity and Security That Haunt U.S. Energy Policy

Book by Robert Vitalis。

作者是美国宾州大学教授。他的结论有三个:第一,美国过去几十年对石油过分看重,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事情,因为石油与其它大宗商品没有什么区别。在很多买家和很多卖家充分竞争的市场上,...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2日 10:34

中国的科技进步:清朝的模仿,今天的山寨

听书的小结。

今天早上在一个经济学的专业音频节目,New Books in Economics by Marshall Poe,我听了一本英文书的作者讲她的新书:

Vernacular Industrialism in China:Local Innovation and Translated Technologies in the Making of a Cosmetics Empire, 1900–1940,Eugenia Lean,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作者是一位华侨女作家,她讲陈蝶仙,清朝末年的工业家、蝴蝶派爱情小说家。这本书讲他的整个生活以及他如何把...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1日 22:26

弱小(和有外汇管制的)国家活该受罪?

推行现代货币理论MMT的后果之一。

听书:Gerald Epstein: “What's Wrong with Modern Money Theory? A Policy Critique” 2019. 可译为:《现代货币理论的错误何在:对政策的危害》

在一个经济学的专业音频节目,New Books in Economics by Marshall Poe,今天我听的是Gerald Epstein 讲他的这本书。他说,现代货币理论可以这么归纳:

第一,财政赤字无所谓。

第二,赤字都可以、且应该货币化。也就是说,中央银行买单就是了...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0日 07:58

美国公司的垄断是全球性的

在很多关键性的行业只有在美国才谈得上垄断或者不垄断,比如波音飞机、微软、Intel、或者高通、HBO/Netflix, 若干牛哄哄的制药公司、脸书、苹果、种子、化肥。可是这些公司(甚至很多的行业)在中国都不存在。

美国的基金管理行业也是世界性的、全球性的霸权。有一个美国的基金管理公司PIMCO曾经预测,美元霸权就等于每年美国向全世界征税几千亿美元。它的计算方法是货币供应量的一个小小的百分比。很多人天天鼓吹自信,我怎么自...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9日 20:55

除了政府之外,中国没有垄断

今天,我在领英LinkedIn写了一篇英文评论,讲中国基本上没有垄断,除了政府以外。阿里、蚂蚁、腾讯、京东算得上垄断吗?当然算不上。永远有竞争者。而且永远有人资助新的进入者。

反垄断对中国来讲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十年前我们用这个概念阻拦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结果让大家狼狈不堪。中国真正的垄断是铁路、三大航空、三大电信、三桶油、一些港口、一些机场。仅此而已。

它们虽然都是国有企业,相互竞争也很激烈。你看一下...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7日 13:45

中美引进人才的方法之比较

今天,BBC 收音机里有一个很有趣的辩论。谷歌的前CEO说:你看,硅谷一半的创业者都是新移民,特别是印度的移民。另外一派反驳:美国代表着世界最先进的生产力,它的发展难道每天都需要印度的软件工程师吗?印度每天都诞生几千几万个艾因斯坦吗?这完全是科技公司为了降低劳动力成本而做的游说。这些HB1签证对微软、谷歌、脸书这些科技公司来讲,就是一个便宜的劳动力进口项目。而对美国整个国家并没有什么好处。

美国每年光是签发...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6日 16:22

反垄断绝不能搞成反优秀

中国人、外国人都喜欢搞运动,都容易在美丽的口号下夹带私货。反垄断这个口号怎么可能错呢?但是反垄断绝对不能搞成反优秀。

很多口号都是做坏事的起点,比如,刺激内需、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些口号都是没错的。只是我们胡搞、瞎搞,就出现了信贷严重过剩,和不良贷款高过泰山。

六十年代,美国国会立法支持GSE(政府支持的企业government-sponsored enterprises) 房利美、房贷美以及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的时候,口号也是非常吸引人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美国梦,都应该有住房自由。这口号能错吗?一直搞出次贷危机。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3日 23:11

中国巩固了美元的地位

中国一直在大力协助和巩固美元的网络效应。

 

四年半前,英国决定脱离欧共体。四年半来,英国政府不仅换了届,而且在新的贸易条约的谈判中多次摔跤。它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也非常糟糕。但是今天,英国金融时报有一篇文章分析,为什么英国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基本上没有变化,原来大家说要搬到巴黎、苏黎世或者布鲁塞尔的金融人几乎都没走。

为什么?粘性、网络效应。

所以关于国际储备货币,国际金融中心这一类的事情,好比用...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1日 10:16

“信贷过度”?他的感觉正好相反!

元旦以后,我的朋友将到某银行担任风控总监。他来电话说:“你发明的信贷过度的理论跟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正相矛盾。”   我马上纠正他:信贷过度的理论不是我发明的。在八年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有一篇很详细的论文,讲信贷过度和风险。我把这篇文章附上。在中国,信贷过度的问题比全世界任何国家、任何时期都更加严重。可是大家不承认。我只不过是第一个站出来说皇帝没穿衣服的老男人。   中国的经济相当于美国的60%的规...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01日 19:02

人工智能IPO:散户你小心点儿!

今天的日经亚洲论坛Nikkei Asian Review 刊登Nina Xiang的丽文,说:

从依图到旷视,再到商汤科技,寒武纪,云知声,很多AI 技术公司已经上市或者正在排队上市。但是它们不是散户的菜。十年后可能誰也說不出它们的名字。

(1)巨亏不要紧,但是未来怎样赚钱必须清楚。它们有长期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吗?

(2)高度依赖几大客户特别是政府。

(3)政府、银行、零售企业会把这些核心资料长期交给外部企业吗?

(4)没有护城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