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8月11日 13:49

借贷关系为什么是互相伤害的关系?

(1)如果你放弃了量入为出的消费原则,忘记了储蓄,那么消费信贷就是互相伤害。今天借给你100元,五年后,只需要你归还90元。也就是负利率。大多数消费者也会违约。信不信?美国的学生贷款,利率低达3-5%,为什么成为巨大的政治问题?
(2)小微企业根本不配信贷支持。统计数字不骗人:它们大多数无法存活五年以上。很多小微企业辩解,“我们只是用信贷周转一下,比如春节前、国庆节前囤货、备料等”。公元前二百年,可能是...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1日 13:42

谁的消费金融公司?

消费金融公司一般由银行发起成立并控股。发起人不理性,而小股东们就更有意思了:你明明可以在二級市场上用20%、45%的净资产折扣购买银行的股票,随时可以变现,每年获得现金分红,那为什么要用不打折扣的真金白银购买消费金融公司的股份,还不知道何时退出、如何退出、而且可能要先亏几年呢?
每个金融产品都有潮涨潮落的问题。对于银行来说,东方不亮西方亮。而消费金融公司或者汽车金融公司、轮胎金融公司、冰淇淋金融公司就只能过期关门。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0日 22:00

消费金融公司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觉得,消费金融公司是一种完全多余的、没有意义的金融机构,因为任何银行理所当然都可以做消费金融,还单独发起消费金融公司干什么?而且银行有很多优势:有存款,有网络,有规模,有牌照,有公信力。

需要消费金融这个额外的层级干什么呢?独立的架构,独立的注册、额外的董事会、多一层审批、监管、费用。这不是瞎胡闹吗?是否应该成立单独的小企业金融公司、中型企业金融公司、大型企业金融公司、央企金融公司、住房按揭贷...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9日 09:01

货币霸权的惯性。军事实力更重要。

经济学家杂志文章称, “美国的GDP在1880年就超过了英国。但是美元到六十年后才占上风(即布雷顿森林体系)。

“而且,即使美元上了上风,英镑依然长期维持相当强的地位。惯性很重要。军事实力更重要。

“今天中国的GDP比美国小40%,而且人民币不给人以信心。”
见图。
Dollar dominance is as secure as American global leadership

The currency’s wobbles have fed fears that a reckoning looms for the world’s economic hegemon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8日 16:31

高盛的“肉男”、女实习生。

书中说,高盛集团的合伙人Tim Leissner 为了最终屠宰马来西亚政府,安排马来西亚驻美大使的女儿到高盛集团实习(这是违反美国法律的),并且跟她发展了一段婚外情。
不久,肉男又跟沙劳越州的首席部长谈婚论嫁,并且说自己已经归依伊斯兰教,起名叫Salahuddin。

高盛集团的Vella说,不宰利比亚、马来西亚这种“愚蠢的”客户,难道你让我们去屠宰对冲基金?
摘自 “Billion Dollar Whale”, 作者: Tom Wright and B. Hope.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8日 15:18

高盛屠宰利比亚、马来西亚。

2007年,高盛的一个衍生工具让利比亚政府亏十亿美元,高盛赚2亿美元。利比亚政府在倫敦法庭告高盛。输了。
后来,马来西亚政府又被高盛屠宰了一次。亏60亿美元。上星期,高盛与马来西亚政府合解,赔偿39亿美元。

我在外资银行时,见到这种屠宰意识和行为,心里很难受。1989年我发表文章,反对高盛和汇丰银行安排中国发扬基债券,第二天就被汇丰开除了。但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官员不敢、不愿起诉。背后原因你知道的。
我正在读这本英文书, Billion Dollar Whale, 讲的是高盛如何屠宰马来西亚。虽然外资银行可恨,但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官员愚蠢、政治腐败、管理不透明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其实被屠宰是活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7日 08:13

埃及人民真心希望改革吗?

    书评:也许可以译为《王陵遗址:埃及革命的历史》The Buried: An Archaeology of the Egyptian Revolution. By (author) Peter Hessler.

   2011年,开罗示威,穆巴拉克下台。Hessler 带着妻子和双胞胎女儿来到开罗,一住就是五年多,与垃圾工人、门卫、教师、警察和各种人打成一片。他卖力理解社会,最后的结论是:

(1)阿拉伯之春失败了。民选总统Morsi被国防部长Sisi推翻。而Sisi在装模作样了半年之后,“无可奈何地”...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6日 08:26

浙江商人在埃及

在埃及卖女性内衣,他们发现街上到处都是扔了的塑料瓶子。夫妻俩虽未上过学,但是灵机一动,从浙江老家运来塑料回收设备。一不小心,一个成功的环保企业诞生了。
故事动人。但是中间的细节可能让你笑破肚皮。中国女人的缠足与埃及女孩的割礼一样不人道。

我写了一段放在英文博客LinkedIn。

Chinese traders in Egypt.

          Stuck at home, I was depressed to read stories about US-China tra...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6日 08:25

美国远程医疗公司Teladoc收购竞争对手Livongo.

交易之前,两个公司的估值分别是今年销售收入的20倍和50倍。均亏损。市值分别为180亿美元和130亿美元。
Virtual care group Teladoc to buy rival Livongo for $18.5bn.

   ft.com 2020-8-6,
Companies aim to capitalise on boom in demand for tele-health services during coronavirus pandemic. Teladoc Health, a virtual care company, has agreed to buy rival Livongo in a $18.5bn cash-and-stock de...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5日 16:06

中小企业贷款利率6%以下?

中小企业贷款能否做到年化利率6%以下?某领导问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当然可以!不过,有两个条件:一是信贷总量要大降。大降!二是获客要更加挑剔。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将无法获得信贷。你如果真心想帮助中小企业,那你就別帮它们加杠杆。
大家都认为,政府如果把贷款利率的上限从24%或者36%向下调,就会导致大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亏损。错!利率过高才会导致亏损。如果他们被迫大降贷款利率,他们反而幸福了:減少信贷,減少坏帐,只贷最安全的客户,或者把钱存在银行里。

欧美国家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教训是:投资垃圾债券所获的利益未必胜过低息的债劵。我们只听过前者死亡,未听说过后者死亡。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一直追逐国债,把国债的收益率逼到零,甚至负数。你以为他们傻吗?
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的债券虽然有很高的收益率,但是风险太大。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4日 22:44

世界第一个P2P的现状:还是那么清瘦!

世界第一个P2P公司是英国的Zopa。它成立于2004年,现在有了16年的历史,依然健在,还比较健康,但是没有做大,也没有上市。今年六月份,英国的金融监管局FCA(The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相当于中国的银保监会) 授予了它一张银行牌照,所以现在它有两个板块,一个是Zopa P2P,一个是Zopa 银行。

它把每个出资人的钱分成很多小份,贷给很多人,目的是分散风险。出资人的起点是1千英镑。借款金额上限可以达到好几万英镑。借...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4日 19:19

次贷工作者的辛酸,有谁知?

今天, IPO君在自媒体“新经济IPO”中发表了一篇震撼性的文章:“助贷好做?某上市金融科技公司担保贷款坏账率30%!”
业内一片骚动。作者讽刺了那个助贷平台(也是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大公司)的风控能力,和脸皮厚:竟然还在宣传自己的大数据和风控能力。可是,诸君,我是个厚道人。你听我说:别的助贷平台也好不了太多。不是他们水平不行,只是两个宏观的原因,谁也无法抗拒:

(1)法律不帮忙。“凭本事借来的钱,为...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4日 08:58

美国智能家居大战。

亚马逊有Echo系列的智能家居和Ring照相机。谷歌岂能示弱?它昨天注资7.5亿美元给ADT, 一个员工多达2万人的硬件厂商兼营销/安装公司。以后ADT为谷歌提供独家服务,只卖谷歌的Nest系列产品。
ADT股价大涨。

英国金融时报的故事。

Google signs $750m deal with ADT to sell its Nest devices
US home security group will exclusively market tech giant’s cameras, thermostats and speakers.

G...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3日 11:46

中国超过美国之后,怎么办?

清华大学的博导胡鞍钢教授最近在研究什么课题啊?我一直想讨教他,既然中国的综合实力早已超过了美国,那下一个目标会不会超过土耳其?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2日 21:26

又读GE摔跤的故事。

它的董事长出差时,喜欢用公司的公务飞机。为了摆谱,用两架。区别于那些只有一架公务机的“小公司”。
前不久,某亚洲国家的央企的董事长亲自来香港做年度业绩发布会,和路演。我有幸被招见,“聊聊战略上的事”,被那派头吓倒了。十二个人随行,外事局的小王告诉我。他们的股价跟GE的走势一样,只是市值比GE小80%。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2日 21:15

美国的“后门上市”越来越时髦了。

经济学家杂志发表了一篇风趣的文章,讲硅谷的独角兽公司为什么都选择后门上市,即,SPAC, 与一个已经上市了的空壳、但是有现金的公司合并。知名的后门上市企业有Nikola, Virgin Galactic, Draftkings, 和医疗行业翘楚Multiplan。连Bill Ackman 都成立了一个4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壳,等着跟你合并。金融科技行业的大牌 Affirm(POS贷)也有可能走后门上门。
文章有一个小错误。它说,不用做路演。这是作者的误解。其它内容都对。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02日 10:21

难道我们有1%的过错?

字节跳动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可是你用过Facebook, 谷歌,推特和WhatsApp吗?
我们长期做资产的国际配置,可是外国人怎么配置中国资产?

四百多个中国企业已经到美国上市融资。有多少美国企业在沪深股市?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31日 19:00

金融科技公司Affirm将上市。

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POS贷款公司Affirm 正在考虑IPO, 估值一百亿美元。

创始人也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

Affirm 也有可能走后门上市之路,即与上市了的封闭式专门基金Spac 公司合并。这个方式越来越时髦了。

在次贷领域的金融科技公司中,失敗者众,大都是“上市之前香,上市之后臭”。著名的失望包括 GreenSky Inc, On Deck, Funding Circle, Amigo Holdings, LendingClub, 和一批中国的fintech 企业。

唯一的例外是澳洲的Af...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31日 13:40

科技巨头的金融梦。

在写作《一个次贷工作者的醒悟》这本书的过程中,我和写作班子的成员们一直在辩论一件事情:为什么美国的科技公司不愿意进入信贷行业?为什么美国的 Capital One (第一信贷银行)五年以来的股价表现大不如主流银行和美国运通银行American Express?

为什么中国的科技企业都急不可待地进入信贷行业,包括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百度、贝壳找房? 有的成员说,因为美国消费信贷和小微企业贷款已经过剩,所以美国的科技公司不愿意进去...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30日 20:14

中国企业的成本控制真好!

上星期二,在香港数码港的研讨会上,一个外国投资者说了这番话:

“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上受到那么多歧视(官方的、民间的),加上国内的惩罚性营商环境(税、费、罚款、索贿、敲诈、政策多变,等),可是它们在海外市场竟然还有竞争优势。根本原因是政府补贴、便宜的土地、和便宜的信贷”。

我忍不住发表了评论:“你只说对了一部分。(1)政府补贴越来越少了。有些补贴很多企业宁可不要,因为高管们不愿委屈自己,或者做一些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