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1月14日 18:16

Qudian CEO’s reflections, etc

Today, Luo Min published a blog piece, reflecting on his mishandling of the media and public relations. He acknowledged his immaturity, inexperience and ... arrogance. I love the piece, and rate him 10 out of 10.

Qudian has rol......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31日 20:26

体育是社会的麻醉剂

新年前一天,印度记者 Rajdeep Sardesai 隆重推出了一本书,Democracy's XI: The Great Indian Cricket Story,介绍印度的板球运动史。他声称,印度社会虽然极不公平,但是板球是唯一真正的公平竞赛,不论阶级。而且它团结了各阶级和三教九流,让人民忘记(至少暂时忘记)等级森严和社会之残酷。

我突然想起另一本书,《印度首都的爆发》,Capital: The Eruption of Delhi, 作者灰暗地说,在咱们球赛的麻木和兴奋之后,有的人回到奢华的别墅,有的人却回到桥底下用纸箱搭起的小窝儿。

另一本书,Brazillionaires 《巴西巨富》更加尖锐......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30日 08:34

储蓄者烈火遇干柴

中国盛产e租宝和钱宝网。每次出事,总有智者站出来说,“亏钱的投资人,你们活该!我早就说过……”

咱们还是分析一下中国的土壤,分析一下储蓄者的烈火为什么总是遇到干柴。

我觉得:

(1)问题的源头是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太低,奖励和补贴了借款人(国企,有特权的人们),刺激了总的信贷需求。即使在信贷总额年复一年高增长的情况下,这个巨大的需求也无法得到满足。它们只好降格求其次:寻求更贵的信托资金,P2P,理财等。

(2)银行效率低,费用高,而且需要高利差来存活,因此倒逼储蓄利率必须特低。

(3)储蓄者感到自己的钱放在银行里一直在贬值,所以很焦虑,一直在寻求......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5日 23:17

生病和治病,你说了算

书评:You Are The Placebo, 可译为《你就是自己的主宰》, 作者是 Joe Dispenza,2014年版。

1986年,作者23岁,刚开始在美国执业做脊椎矫正。不幸的是,他在加州赛跑时被汽车撞断了6根椎骨。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有二:冒险动手术,或者不动手术但是终身瘫痪。四个医生都给了他同样的诊断。

他选择了不做手术。他相信人体的自我修复能力,他更相信自我暗示的力量。当时,用意念来疗伤治病(energy healing,faith healing) 早已受到了医学界重视。作者每天臆想每根椎骨如何神奇地复原,自己如何坐起来,如何走路,如何重新参加体育运动。起初,杂念经常掺入他的思绪,所以每个疗程费时长达两,三个小时。后来,他逐渐增强了屏蔽杂......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4日 19:55

好人与坏人的区别

陶柏蒙锁上公文包的时候,感到口干舌燥;他颤巍巍地伸手入袋,掏取香烟,觉得手在发抖。他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内心的紧张,稍微缓和了一些。他那疲惫的蓝眼睛,惶惑不决地注视着那个公文包,公文包里装着他的命运。虽然他心里仍然矛盾,但是他到底还是那样决定了。片刻之后,他就将提着那个公文包,悄然离开这间办公室,一去不再复回。但是,他真不能相信,个人五十四年来的信誉,即将就此毁于一旦。因此他取出飞机票来,困惑地审视着。
 
这是一个周末盼下午,办公室里静寂无声;陶柏蒙的视线,迟缓地从大写字台移向红皮沙发,然后经过甬道、外室,停驻在魏尔德小姐桌面插瓶里的一束玫瑰花上。魏尔德......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12日 21:51

中国人不相信供求关系

咱们中国人不相信供求关系之类的鬼话。随便举两个例子。
 
(1)过去十多年,政府一直担心房价上涨过快。与其加大土地供应,为地产商提供足额资金和各种便利,奖励地产商加快产销,咱们的政府反其道而行之:坚持不准为他们买地而提供融资,不准预售,也不准他们到股市IPO,或者增发新股,还对他们限价限售,等等。咱们根本不相信只有高价才能治疗高价,也不相信增加供给才能打压高价。十多年的房地产调控的结果就是:房价越调越高。
 
(2)中小企业和老百姓融资很难。这是个老话题。政府和人民坚决不相信供求关系,不相信只有高利贷才能消灭高利贷,不相信只有增加资金供给才能消灭......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02日 09:22

A rude shock for online lenders, P2P

Yesterday, China's central bank and the CBRC issued a set of rules for the burgeoning online lending market. My initial thoughts:

The rules seem harsher than......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30日 17:27

推高股价的绝招儿

今天英国金融时报(FT)有篇趣文,分享如下。
 
美国有个汽车零部件零售企业叫 AutoZone (NYSE: AZO),  股价在2000-2013年的13年里面涨了24倍,年复合上升27%。
&nb......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6日 18:00

监管资源是这样浪费的

监管部门的时间和注意力是十分宝贵的公共资源。你花时间和精力去监管了不该监管的事情,就浪费了纳税人的钱。更重要的是,在资源一定的情况下,你用来监管重要事情的时间和精力就少了。

举个例子。政府从来不承认小贷公司是金融机构。这在监管和税收上十分清楚。但是,又奇怪地规定它们的杠杆上限。其它工商企业有杠杆上限吗?没有。那它们的杠杆可以做到无穷大吗?理论上可以,但是银行不傻。

过去十年,各省金融办对小贷公司规定了这样那样的杠杆上限。可是这一万家小贷公司的总负债实际上几乎为零。为什么?还是那句话:银行不傻。

今天,如果咱们完全取消小贷公司的杠杆上限,会怎样?我认为,什么事都不会......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4日 17:34

Qudian,PPDai and fintech

I spoke at a UBS luncheon today, entitled "Online lenders’ great future".

Joe Zhang, Nov. 2017.

Summary: The regulatory noise in recent weeks is due to populist backlash (mainly envy). But make no mistake: The sector has vast growth potential, and the underlying economics is compelling. The noise will subside over time. Expect the friendly regulatory framework to continue. As part of my book tour, I will speak again on this very topic at the Graduate School of the central bank in Beijing (Tsinghua Uni.) on 28 Nov.

Slide 1. Three types of lenders

* Unlicensed and semi-licen......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3日 17:16

网贷行业的最大错误

昨天,我们说你是金融创新。但是今天,我们想秋后算帐。

你的错误还真的不少。咱们逐个剖析吧!

第一,你们不少人发放了现金贷。什么叫现金贷?期限短,小额,利率高,很多无消费场景,有的甚至无真正的风控。

(1)期限短确实不是什么大错误,也不关別人的事。随借随还,属于便民。应该称道。

(2)小额也不关別人的什么事。银行属官商,弯不下腰来,而你们照顾小民。好。

(3)不少评论员骂你们无场景,无真正的风控。这很可笑。你们是企业家,盈亏自负,比那些空谈家好一百倍。别理他们。有无场景或者有无风控,关他们什么事儿啊!难道他们想教你们如何做生意吗?这跟不少官员骂股民不做价值投资一样好笑。更......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6日 10:00

Chinese officials’ self-criticism analysed

Why China’s financial system is safer than you may think

SCMP, 15 Nov-2017. Joe Zhang,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5日 21:11

香港凡人的喜悦

香港公司的司机今天加班,接我从深圳回香港。我祝贺他生日快乐。他说有喜悦分享。
 
52岁的他在等了七年之后,被政府分给屯门一套崭新的公房,38平方米净面积。两室一厅一厨一厕。月租1850港元而已。无需交管理费。可以永久租用。
 
两子10-12岁也高兴坏了。他妻子每日工作半日,帮补家用。
 
他现在的住所是租用的,月租1.3万港元,55平方米。太贵。十年前,他在东莞开厂,不幸倒闭。
 
“人生能上能下。平常事。”
 
看到他的喜悦,我很感动,也为他高兴。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5日 15:33

全球股市齐声说,说什么?

次贷危机过了十年,全球股市的变化有什么规律可言吗?
 
(1)虽然各国央行千方百计刺激,世界经济依然不死不活。但是,股市指数翻了一番。根源是利率水平持续保持在很低水平。
 
多年来,很多唱淡股市的人说,”虽然名义利率低,但是因为通胀也很低,所以真实利率并不低。因此股市没戏”。他们错了。资产价格取决于名义利率,而非真实利率。毕竟地球是在各种名义指标下运转的:工资,收益及各种回报都是以名义指标来衡量的。
 
(2)大家别再浪费时间分析货币供应量了吧!十年来,尽管欧美一直有QE,但货币供应量的增长速度并不高,每年也就是......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0日 20:09

信而富的温和贪婪

作为信而富的董事,今年以来我多次提醒CEO王征宇博士,”咱们的费率和利率大大低于市场水平。稍微提高一点,行吗?”
 
王博士的回答写进了今年四月份上市的招股说明书里:公司的战略是 Low and grow。公司通过非常小额的贷款(低至500元一笔)和比较低的费率和利率,挖掘从来没有信贷纪录的相对优质贷款人群,帮助他们建立信用历史,并逐渐提高他们的单笔贷款额度,和沾性,也实现公司的长周期价值。公司在近几年确实亏损,但是从明年起,将有不错的盈利。
 
看到竞争者的巨额利润和估值,我多少有些 ... 嫉妒,也对管理层有过直率的批评。我的朋友们大都知道我的刀子嘴......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8日 22:28

现金贷公司不应该持牌经营

点融网创始人和CEO郭宇航先生昨天在财新网发表了《终结现金贷乱象的唯一手段是持牌经营》。文章有很多智慧,我受教了,但是对他的关于持牌经营的建议,我不敢苟同。

让我先说我赞同之处:

(1)现金贷成本高,风险大,因此利率必须高,必然高。现金贷公司只有赚钱了,才能吸引大量资金流入,从而改变供求关系,拉低利率。如果规定利率上限,容易逼现金贷转入地下。36%的利率上限不现实。本人认为,100%的年化利率也并不高,你必须考虑到小额和短期的两个特点。因此完全不应该设任何上限:让市场決定。初期利率高,未来必然被市场拉下来。

(2)由于征信缺乏,现金贷的评估费用和利率必须分开讨论。

(3)现金贷企......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8日 17:38

互金行业监管的英明与错误

这两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金融和P2P行业的监管方法是:对信息披露,资金存管,资金池,整改,注册,利率和催收管理等,都通过征求意見稿的方式发布规则,让全国人民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至今,这些要求虽然都还处在征求意見阶段,正式的监管法令并不存在,但是,少量的优秀互金企业基本上达到了要求,普通的运营商也在努力。而且,对于投资者和借钱人来说,这些征求意见稿也成了他们在众多互联网金融企业中区分好坏的标准。
 
难道这不正是监管的目的吗?
 
监管的目的不是要弄谁,而是要减少重大的伤害。毎年都有大量的互金企业歇业,跑路,也有大量的新进入,行业的水......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7日 07:57

What is wrong with the bond sale?

What happened to China’s dollar bonds sales in 1998? One Hong Kong analyst looks back

SCMP, Wednesday, 25 October, 2017

China's finance ministry is meeting investors in Hong Kong on Wednesday to sell US$2 billion in bonds.

A similar US$1 billion bond sale was held in 1998 for global investors, including in Hong Kong.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5日 23:25

现金贷与烟草、酒精

”现金贷满足了一部分无自制能力的年青人的消费欲望。就像吸毒一样”,某君对我说。

但是,股市伤害的中国人以及伤害的程度比现金贷大一万倍。股市及整个生态系统的丑恶罄竹难书。

每年,游戏,酒精和烟草害死的中华英才无计其数,远远多于现金贷的伤害。但是大家漠然。

精英治国论者说,咱们的人民素质太低,你们别吭声。让我们精英打理吧!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4日 06:57

基准利率越低,市场利率越高

这是我三年前的文章, 它是对中国信贷制度的控诉。这才是全民贷款的根源。
(2014-11-21.)

市场有个均衡利率。如果有人用了低息,就必然需要有人买单。

利率调整不能创造财富, 只能对财富进行再分配。

降低贷款的基准利率会鼓励国有企业,政府平台和有特权的民企加大浪费型投资,多吃多占,从而,加剧普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资金紧张,从而提高他们的实际利率。银行的办法很多:利率上浮,收管理费,先存再带,贷100万元但是只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