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1月18日 19:09

张化桥:莫斯科的海归

        书评:Nothing is True and Everything is Possible,作者:Peter Pomerantsev。
 
  十多年前,作者还是一个俄罗斯小伙子,刚从英国的大学毕业,回到了莫斯科工作。从担任电视台助理到制片人,他看到了俄罗斯令人目瞪口呆的变化。他认为,这个社会的多面性和堕落,实在是无可救药。
 
  他写了这本新书,记载了他的见闻和困惑。
 
  (1)俄罗斯的权贵一边大骂欧美国家的黑暗和虚伪,一边把妻儿子女和资产都搬到欧美。在政府机关里,大家天天重复那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这些年,在俄罗斯,化妆晚会大行其道,也......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8日 11:37

张化桥:小心捧杀中国的书!

我读了哈佛学者Graham Allison 的书,英文版的《中美必有一战》。他大谈中国正在或者已经超过美国。我很不舒服。这不是明摆着呼吁世界各国与中国为敌吗?最可怕的就是这种人。中国不少人听着这些话,觉得爽,更大放豪言,激起外国人嫉恨和警惕。
 
PPP, purchasing power parity 购买力平价在自足自给的时候最有意义。在市场经济中,它没啥意义:你能用 PPP 买苹果手机,进口芯片、飞机、石油,或交耶鲁大学的学费吗?
 
讲综合实力,中国的落后可不止五十年、七十年。这种书害人、害中国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7日 21:02

张化桥:读者两难!

这几年,外媒的专业性、公正性、良心在我心中崩溃了。这几天,又到了报刊(及电子版)续订的时间了。我真想全停!
 
可是,如果不知道坏人都说些什么,咋行呢?知己知彼,……况且,它们毕竟比中文报刊好了几个档次啊!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6日 19:30

我与西方正式決裂了!

Western liberalism has lost me.

When my plane landed in Sydney on 19 January 1989, I recited a tragic Chinese poem: Dangers lie ahead, I may not return alive. But I am fearless.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I had embraced western liberalism well before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sent me to Australia to study. Since then I, an economic refugee, have survived and arguably even thrived in Australia and Hong Kong.

I’ve written many articles for major outlets of western liberalism (incl. NYT, AWSJ, FT, Bloomberg, SCMP, Nikkei, AFR and Reuters). And a lot more in China’s publi......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1:31

张化桥:何时崩溃?我不想再等了

A delayed collapse of China.

Gordon Chang’s 2001 book “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was a bestseller partly because its central message was what many western readers wanted to hear.

The book has spent 19 years on my bookshelf. Today, non-performing loans in China’s banking system are far bigger, both in magnitude and in percentage to banking assets or GDP. But a collapse has not happened.

I am going to wait no longer. To create space for other books, I have dumped Gordon’s book in a trash bin.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1:14

张化桥:中国永无债务危机!

外国人经常预测,中国将发生债务危机。岂止外国人?中国人也经常做类似的错误预测。比如,敝人六年前就犯过这个错误。
 
犯此类错误的根源就是,大家忘记了一个重要事实:人民银行并非独立机构。只要能够用通胀来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通胀当然有赢家、输家。
 
中国永无债务危机。但是分析师们为什么老是看错?
 
经典例子如下。
 
China’s Coming Wave of Privatization
By Joe Zhang,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2日 10:07

张化桥:你读书的难处

读书不是必要的。很多人从来不读书,但是从人、事、物中学习,十分智慧。
 
成人读书的时间太少了:饿了不行、吃饱了也不行、困了不行、累了不行、伤心不行、着急不行。
 
中国的中小学生是最忙的,但是他们坚持读书。而大多数中国成年人并不忙。很多人闲得发慌,但是我们并不读书。我们似乎等着什么、在寻求什么。这当然无法读书。
 
我正在学习:
 
(1)快读。假定明天就要归还。跳跃。抓重点。
 
(2)选择性。绝不因为买了它,就必须读。每天重新看,此刻最有趣的是什么。我每过一段时间就......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9日 12:36

张化桥:全世界为什么都害怕美国?

美国打死伊朗的将军,但是很少有国家敢仗义执言,更不敢谴责或者对抗美国。我找出了我两年前的文章。如下。
 
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到它对叙利亚的轰炸和对俄罗斯的打击,再到最近它对诸多盟国的关税和它对以色列的政策,大家应该清楚地看到了,这个世界上只有美国是霸主,而整个欧共体、加拿大和亚洲都是附庸,只能忍气吞声。它们偶尔发点牢骚,咕咕隆隆。仅此而已!
 
咱们中国人千万不要搞错了。不要以为咱们有了豆腐渣做成的GDP就可以超过美国了。世界银行的数字显示中国用购买力平价PPP来衡量的GDP已经超过了美国。千万不要受经济学家的毒害。咱们还是一个第三世界的国家。那些......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9日 12:30

张化桥:分红、回购的本钱呢?

张化桥:分红、回购的本钱呢?
2019年,美国上市公司回购自己的股票达7360亿美元,少于2018年的8660亿美元。
 
但是,2019年的分红高达4855亿美元。所以,S&P 500指数去年上升了30%。见图。
 
中国的A股上市公司都明白这个道理:巨额的回购加上巨额的分红等于强劲的股市。但是如果利润疲弱、现金流十分恶劣的情况下,巧妇难为啊!
 
况且,在绝大多数公司的股价如此之高的情况下,即使把现金流分光,股息率也很低啊!我建议他们千万不要分红,否则会流血而终。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8日 10:36

马斯克:叫我如何不想他?

谁有特斯拉的CEO马斯克的微信,请把我的一篇旧文章转给他。唔该!
 
以下摘自张化桥的博客。
 
我知道外国人拍中国人的马屁,回报率极高。原因何在? 跟中国的屈辱历史有关。
 
我猜,拍中国人的马屁无非是如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1)讲中文。中国人对外国人讲中文如痴如醉。我在外国人的圈子里讲英语长达三十年,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如痴如醉,虽然我的英语比绝大多数老外的中文好多了。
 
(2)公开承认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3)公开宣称中国早就超过了美国,是世界......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1日 14:41

省钱!比投资的高回报率更重要

它挑战了你的想法。
 
有篇文章讲投资的若干道理,其中这一段有点趣。起点是美国的中位数年收入53550美元。甲每年省1%,但投资收益率每年8%。而乙每年省8%,但收益率1%。三十年后,谁的钱更多?
 
甲:60663美元
 
乙:149018美元
 
省钱的更牛!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1日 16:41

股市的预测,一文不值!

今天的纽约时报标题如是说。你可别说这是我的观点。我也当过分析师,不过2006年我就投降了,并写了一本书,《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解释为什么。书写得诚实。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0日 23:38

微软CEO的同理心

他在 Hit Refresh 这本书中讲,他儿子有先天性疾病,一直轮椅相伴,并必须在西雅图接受治疗。他的一个女儿有先天性学习障碍,她和太太轮换每个周末都开车去温哥华(距离230公里)上一个专门的学校。这样坚持了五年。
 
他说,宇宙之內,痛苦和磨难是永恒的。那个温哥华的学校里,有各国的学生。他知道,人类有这样的、那样的问题、挑战。同理心 empathy 至关重要。这也是他作为 CEO 带来的微软文化。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9日 20:57

美国企业的外国人

美国企业的外国人
美国企业也歧视外国人。不过,微软CEO Satya Nadella 的这本书 Hit Refereach 让我大吃一惊:微软的中层和高层里有很多外国人(印度人、日本人、韩国人、俄国人和古巴人、非洲人等)。他自己就是印度人。很多高管连美国国籍甚至连永久居民身份都没有。
 
我们中国企业的胸襟还差得很远。
 
开放不是对外国人恩惠,是自私,是最高明的自私。如果每天都有百万、千万的外国人打破脑袋、削减脑袋、挖空心思进中国、安家落户、成为中国公民,那我们就成功了。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8日 20:58

香港股市第一 还是倒数第一?

香港股市今年的表现是世界末位,但融资额排首位!巧合吗?非也。
 
英国人Nial Gooding 在香港工作了25年,他的基金叫中国梦,China Dream。他今天写博文,重复了他一年前的观点。他说,A股和港股从长远来看,是没有希望的。我谨介绍如下,供大家批判之用。
 
他的理由有二:
 
(1)无穷无尽的IPO和估值永远寻底的倾向。从理论上讲,IPO多,这根本不是问题。在一个市场经济的国家,这也不是问题。市场会自我纠错、调整。估值太低,公司就会取消或延后IPO。供求关系的变化又会让估值回升。
 
但是国企不是这样运转的。比如,......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7日 08:12

如何反击欧美的封锁

中国企业、中国产品、中国人在欧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抵制。我们要还击!
 
但是,我们是否也应该检讨一下我们自己的封闭:关税、非关税壁垒、外汇制度、投资制度、国企的霸气及封闭的心态和文化!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6日 09:46

就业的秘密

咱們老百姓再也不能对企业倒闭幸灾乐祸!

政府部門再也不能把企业往死里整。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9日 21:49

奖励老赖等于砸烂社会

If China is serious about cracking down on its mountain of debt, it must stop sending mixed signals.
 
SCMP.com, by Joe Zhang, 19/12/2019.
 
While senior officials stress the need to repay debt, the government has made it harder for creditors to recoup loans.
 
Conflicting messages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judiciary have emboldened irresponsible borrowers.
 
If “three steps forward and two steps back” is China’s typical rhythm, we are now in the regressive stage, a......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9日 08:20

破坏市场纪律终有后果

(1)企业快要倒闭时,政府驰援;
 
(2)企业资不抵债时,政府开债务人协调会:不准抽贷、不准保全、不准上征信;
 
(3)政府长期、大额地拖欠风电、光电及建筑商的资金,拖死无数企业;
 
(4)政府打击催收公司等等都是破坏市场纪律的行为。中国何时才能成为一个市场经济?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7日 02:36

漂泊美国的中国人

在纽约跟同事喝茶。一个中国女生走过来,”你们是中国来的吗?”
“是的”。
“我在美国毕业了,找不到工作。现在在纽约一个制药厂当实习生,无薪”。她放下重重的背包,拿出两份简历。
“去国内找过工作吗?”
“去了七八个城市。一个多月。被骗了两三次”。
我和我老婆、我侄女都有过同样的海外漂泊经历。戚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