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俄国与乌克兰的千年纠纷

俄国与乌克兰的千年纠纷

有人批评赫鲁晓夫不懂艺术,却乱点鸳鸯谱。他气愤地回应,"我当矿工那会儿,是不懂。我当党的基层干部时,也不懂。在我按部就班升迁的每一级上,我确实不懂。而我现在是部长会议主席和党的领袖了,难道我还不懂吗?" ( 第37-38页 )

我刚读完《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作者:闻一)。这本书的风格洋化,史料充分,值得反复研读。一次难以读懂,更难记住。

它讲了欧洲大陆各民族几千年的迁移,战争,饥荒,和宗教。乌克兰跟俄国的历史难以分开。在300多年中,他们曾经是统一的国家。

十月革命以来,苏联在其控制的各个共和国一贯实施了"间谍政治"和告密文化。到处是公开的,和秘密的契卡(即,"肃清反革命和怠工非常委员会")。近百年来,抓捕,监禁,拷打,和暗杀是常态,成了俄罗斯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列宁自豪地把它叫做"群众恐怖"。苏联甚至有一部《红色恐怖》法令。它是巩固政权和清除异己的工具。

这本书记载了俄罗斯和东欧几十年的大饥荒。在那么肥沃的土地上,长期发生饥荒,这是难以理解的事情。苏联政府的应对措施是通过高压,强制农民交出公粮,抗拒者和隐藏粮食者处以死刑。在农村划成份(地主,富农,中农,贫农),结果是血腥的,罪恶的。

乌克兰曾经是苏联境内最早的天然气供应者。后来,随着资源枯竭,它地下的密集管道成了俄国向西欧出售天然气的基础设施。

乌克兰南部的克来米亚半岛曾经是鞑靼民族聚居地,后来俄罗斯人收编了它。于是,很多鞑靼人逃到了土耳其。二战期间,斯大林政府把余下的鞑靼人强制迁到乌兹别克斯坦。1954年赫鲁晓夫政府又把它划给苏联下属的乌克兰共和国,以便于管理。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克来米亚便理所当然跟着乌克兰"走了"。2014年,俄罗斯操纵克来米亚举行公民投票,它又回到了俄国。

冷战结束之后,苏维埃及其东欧阵营完全失败。东德归顺了西德,东欧其它社会主义国家(波兰,匈牙利,罗马利亚等)也纷纷瓦解。西方在乌克兰的政策一边是意识形态的逼近,一边是利诱(加入欧共体可享受补贴,投资,贸易优惠等),一边是忽悠(北约的军事保护)。但是,他们太过分了,或者太急躁了。他们没有想到,俄罗斯的回应是蛮横的:它夺回了克来米亚,挑起了乌克兰东部的分裂,和战争。这时候,美欧除了惊诧,除了大骂俄国,除了经济制裁,没有别的办法。而且,经济制裁对乌克兰的伤害更大。另一方面,美欧对乌克兰许诺的援助基本没有兑现,凸显在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富裕强大才是唯一的护身符。

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国家利益,民族差别,宗教和意识形态都是极端肮脏的东西。这本书淋漓尽致的展现了政客们,军阀们和流氓教主们用冠冕堂皇的字眼把整个地区陷入纠纷的过程。这些纠纷带来的牺牲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价值。每当我听到国人义愤填膺发表国际关系的宏论时,我就起身走开。

国家利益,民族矛盾,宗教和意识形态只是军阀,政客和流氓教主们的幌子。万千民众落得个什么?只有血和泪。遗憾的是,万千民众由于愚昧无知,经常乐于做棋子,做牺牲品。今天的中东就是另外一个例子。你再看看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纠纷:那些慷慨激昂的辩论 ( 示威游行 ) 值得吗?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