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希腊斗欧洲,与中国有啥关系?

希腊斗欧洲,与中国有啥关系?

书评:《讲点道理吧!我怎样与欧洲的官僚们肉博》,英文版:Adult in the Room: My Battle with Europe’s Deep Establishment,作者:希腊前财政部长 Yanis Varoufakis.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西方经济受到重创。大家突然发现一些欧洲小国(希腊、爱尔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甚至意大利)外债巨大,根本永远无法偿还。希腊人口只有1100万,但是有几千亿欧元的外债。
 
谁是债主?主要是德、法的銀行。这些坏帐足以让德、法的銀行倒闭几遍!首先,欧共体接盘债务,然后与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形成三驾马车,共同对这些欧洲小国实施高压:无外乎加稅,削減福利,裁減公务员,砍掉政府支出和投資,出售资产等。美其名曰“结构性改革”(structural reforms)。希腊名不聊生,路有冻死死骨。
 
希腊几届政府都屈服于三驾马车的淫威,一直坚持改革,经济江河日下。于是2015年冒出了一个左派政府,敢于抗争。财政部长Yanis Varoufakis是一个海归,他长期在澳洲和美国的大学当经济学教授,他主持了与三驾马车的谈判。
 
这本书就是他的痛苦的回忆路。他一直坚持了两点:
 
(1)事实上,希腊已经破产了。欧共体要么承认这一点,并削债或免债,或者,“我们死给你看”。三驾马车岂能接受?于是,一轮又一轮的压迫和谈判。
 
(2)欧洲央行必须继续向希腊提供资金,保证银行运转,在财政上,不要一味强调紧缩。难道你们希望把希腊变成难民营吗?
 
我学到了什么?这本书与中国有何关系?
 
1999年,欧元区各国实行了统一货币。这实际上就是固定汇率制的极端形式。十个指头伸出来,总有长短。在浮动汇率制度下,汇率会調整,从而通过进出口順差或逆差以及资本流动来调节。但是固定汇率制度就堵住了这个调节机制。結果就是,总有些国家跟不上节奏,要么退出,或者爆发债务危机。
 
1997年,泰国、韩国和印尼的大危机就是根源于固定汇率:政府死撑着汇率,变相鼓励资本外逃,和本国企业借“便宜的”外债,也人为地刺激了进口,因为外国货总显得便宜(真实的原因是汇率不对)。咱们中国游客不是一直认为外国的东西便宜吗?你错了!是汇率不当。
 
中国人是个胆怯的集体。这么多年的固定汇率制度一直祸国殃民,大家不承认。因为市场的力量太大,所以咱们的西瓜皮一直被迫随着市场而滑动。当市场变化很大时,咱们就加大力气,死死地踩在西瓜皮上,压得更紧。
 
咱们应该放松管制。让市场去決定汇率。不然咱们也可能成为希腊或泰国。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