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监管资源是这样浪费的

监管资源是这样浪费的

监管部门的时间和注意力是十分宝贵的公共资源。你花时间和精力去监管了不该监管的事情,就浪费了纳税人的钱。更重要的是,在资源一定的情况下,你用来监管重要事情的时间和精力就少了。

举个例子。政府从来不承认小贷公司是金融机构。这在监管和税收上十分清楚。但是,又奇怪地规定它们的杠杆上限。其它工商企业有杠杆上限吗?没有。那它们的杠杆可以做到无穷大吗?理论上可以,但是银行不傻。

过去十年,各省金融办对小贷公司规定了这样那样的杠杆上限。可是这一万家小贷公司的总负债实际上几乎为零。为什么?还是那句话:银行不傻。

今天,如果咱们完全取消小贷公司的杠杆上限,会怎样?我认为,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小贷公司照样跟千千万万的普通工商企业一样,借不到钱。这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想杠杆就能杠杆的。显然,监管规则是不懂常识的人们定的,浪费了大量的监管资源。

过去十年,各省金融办发了上万张小贷公司牌照(含200多张互联网上贷牌照)。有人批评,这些牌照有借用的现象。但是,大家忘了,这些牌照根本就不应该发。整个发牌的过程就是弘扬人性的肮脏一面的过程:它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填了无数的表,造了无数的假(比如,股东结构),喝了万吨酒,有些不该过手的钱也过了手,不该打的高尔夫球也打了,不该陪的笑脸也陪了。结果,大家发现这些牌照没有价值。甚至帮倒忙。如无牌照,以个人名义放款,免税,免监管骚扰,免掉五险一金, 属正常民间借贷,合情合理。

利率上限是另一个例子。放贷人是生意人,当然希望利率越高越好。但是利率为什么不是每天百分之一万甚至更高呢?原因很简单:市场不接受。现在大家说的24%或者36%有什么科学根据吗?完全没有。为什么不是28%,39%,156%呢?

监管利率,这跟计划经济时代的腐朽思维完全一样,只能鼓励造假,欺诈和转入地下。今天的中国,大家一边讲征服世界,一边还有这种落后思维,也是奇怪。

遗憾的是,在咱们国家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在西方公共财政学领域 (public finance),监管资源的配置是一个主要议题。抓住每一个小偷,并不是政府该做的事。最重要的是,政府应该创造一个国泰民安的环境,让小偷的存在无碍大局。政府是否应该增加三倍的警力,抓获每个小偷?当然不是。

任何法规都是恶魔。有些法规是必要的恶魔necessary evil,有些是不必要的。任何法规一旦出台,就很难修改,即使每个人都知道它不合理,它祸国殃民。所以,不要轻易立法定规。

即使在法律无处不在的欧美,监管部门也很强调”道义劝告” moral suasion,喝咖啡,发指引。为什么?因为法规太具体,害处太多了!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