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普惠餐馆的系统性风险

普惠餐馆的系统性风险

我想讲一下普惠金融。普惠金融确实很浪漫,我们在做的事情也确实都有普惠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把普惠金融挂在嘴边,或者当作一个目标,那就有问题了。

我觉得,商业性企业的宗旨就是利润最大化。当然,我们要遵纪守法,要讲道义。可是,正如某哲学家曾经说的,咱们毎个人都管好自己,这个世界就少了一个麻烦。咱们如果连自己的企业都做不好,股东们,员工们,商业伙伴们和监管部门都提心吊胆,咱们有什么资格奢谈普惠金融?

依我看,把普惠金融挂在嘴边,是一种不够诚实的表现,是一种自信心不足的表现。餐馆的老板从来不夸口说,他的餐馆是普惠餐馆。他也从来不说,他开餐馆的原因是因为担心你饿肚子,或者不方便。当然,在客观上,他的餐馆解决了咱们饿肚子的问题。

我建议,咱们这群可爱的网络贷款人士,小贷人士和P2P人士以后不要谈普惠金融。普惠只是咱们工作的客观结果之一,副产品,不是咱们的出发点。咱们的出发点是商业。

关于去年12月1日现金贷新规出台之后,网贷行业的现状,我的调研结果是,

1,网贷的总体业务量缩水了,但是我比较吃惊的是,下降的幅度并不明显。助贷机构的资金有明显的下降,但是P2P企业的业务量下降并不严重。这也许反映了P2P行业的一个共同挑战:如果没有新的收入,亏损就会上升,或者由盈转亏。可是大家是否应该面对长痛与短痛的抉择问题。

2,不良贷款上升很快。这有恶意赖帐的原因,也算是36%的利率上限所产生的恶果吧!如果你给张三的正确的风险定价是年化85%的利率,现在你愿意用36%的利率借钱给他吗?现在,张三突然失去了拆东墙补西壁的能力。

这个状况一半是去年12月1日的新规的重大缺陷所致,一半是行业成长的必然。不管大家怎么试图美化它,咱们所做的就是次贷。次贷就是高风险的贷款业务。承认这一点是必要的。

已经上市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股价已经迅速反映了我们行业所遭遇的这种重创。甚至可以说,它也许并未完全反映。我看那十几个正在寻求海外上市的公司所遇到的困难也许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比如几个季度)。有些可以成功上市,但是在估值和融资额方面,大家会需要做些让步。

我认为,36%的利率上限是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它完全没有顾及超短期和超小额的贷款需求的特点。出租汽车需要有个起步价。否则,服务十分短途的乘客就是一个亏本的生意。那么,为了降低每公里的平均单价,出租汽车是否应该带着乘客多转几圈呢?同样,如果不想亏钱的话,网贷机构发放短期小额的贷款,就必须收取一个最低息率或者费用。

为了服务这些客户,放贷机构是否应该不顾客户的实际需求,故意发放大额的和长期的贷款呢?现在,有些网贷机构就在这样做:拉长期限,加大额度。这就是苛政猛于虎的又一个例子。

坚持信贷要有场景,这是一个似乎有理其实无理的规定。试想,不管你的购物商城有多少货品,你是永远无法满足客户需求的。他为了获得你的信贷,只好在货品价格,品牌,购买时间等方面做些妥协。这就是对消费者福利的牺牲。

消费分期行业有一个秘密:有些购物分期从来就是一个骗局。货品并未发送,只是一个贷款的幌子而已。这跟支付行业一样。但是,设计骗局也是有成本的,骗局也是社会总福利的丧失。这跟股市上的过度监管,和税收制度的不合理给全社会带来的损失一样。

这让我想起了世界扶贫行业在近几年的一个巨大发现。在二战以来几十年的扶贫过程中,大家捐了毯子,大米或者雨伞等等。最近,人们终于发现:最佳的最有效的扶贫利器是送钱,送钞票,送阿堵物,而不是别的任何东西!

现金贷并没有任何错。如果大家不喜欢这个词,我建议大家用另一个词:现金的贷。它是最灵活,最有效的信贷方式。消费分期是一种不够透明和充满了妥协的信贷方式。

最后,容我回到我的结论。未来三,四个季度,网贷行业会非常难受,或者更加难受。坏帐上升是根源。多数玩家可能会关门或者被关门。剩余的两三百家要么背靠大树,能熬得起,要么确实有些核心竞争力。

从2019年起,行业的需求还将继续增长,我相信监管当局会逐渐容许金融机构(特别是中小银行)与网贷机构密切合作。这是网贷机构的最佳出路,也是中小银行的最佳出路。

本文为张化桥2月5日在上海信而富的年会发言。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