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紧急援助:高薪的贫困人口

紧急援助:高薪的贫困人口

这几天,美国一个耀眼的政坛明星,41岁的国会议员Duncan Hunter被司法起诉。他在当议员的6年里,累计贪污竞选经费25万美元(不多,可能少于咱们的科级干部的贪污数)。他一般都是用竞选经费买几十美元的高尔夫球,喝几杯啤酒,花几十美元吃顿饭之类的小事。最大的单笔也只有一万多美元,全家去意大利度了假。检察院的调查报告长达47页,绝大多数是几十美元的小单子。
 
这个例子让我联想到咱们中国年轻人的月光族和网贷客户们。他们收入低,当然是主要原因。但是,我认为政府、社会和家长们加强对年轻人财务管理的教育,也非常必要。 Duncan Hunter的免税年薪17.4万美元,妻子也拿工资(是他的竞选经理), 他属全国顶尖收入1%,但是长期入不敷出;并不是买了什么大件,或者黄、毒、赌,只是手上松松垮垮,这里一杯咖啡,那里一杯啤酒而已。他小孩的学费经常拖欠,他的银行卡上多年来经常只有一点点余额,多次被银行收取透支罚息。这跟全世界许多年轻人(甚至中老年人)的问题是共同的。美国的检察院发现,Duncan Hunter第一次盗用公款时,是在超市买蔬菜,他的银行卡余额只有20美元!于是,他就用了钱包里的另一张银行卡。
 
最近,我在外国投资银行的两个旧同事(一个韩裔,一个美籍)离职去创业,分别做基金和顾问公司。他们分别找我,让我帮忙融100万-200万美元的天使轮。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他们都在香港的外资投行工作二十多年,当董事总经理的时间均长达七到十年,千万港元级的年薪啊。因为很熟,所以我就直截了当问他们:这点钱,你自己出,就行了。干嘛费事融资?他们的回答也实在:哪有积蓄?他们都掰着指头算给我听了:没买房子;香港浅水湾的房租你是知道的;虽然香港的税收只有15%,但是还要交美国税,而且一年两次假期,坐在飞机的前部,两个孩子上国际学校,打打高尔夫之类的,就没了。
 
去年,美国某个对冲基金的老大回母校 Washington University给学生讲课,当问及如何致富时,他的回答也让人吃惊:戒酒,戒咖啡。
 
我本人苦大仇深,1983年到央行研究生部读书时,月薪高达53元,结果是月光族。同宿舍的大哥费越好好教训了我一顿:“北京的普通工人和干部只有月薪30-40元,还要养家糊口。你每个月起码应该储蓄20元。不然你以后如何成家,养家?” 我背后全是汗水。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费越这样的大哥。政府和学校就应该是费越。Duncan Hunter如果有个费越大哥,能走到犯罪的路上吗?咱们的P2P能有如此热闹吗?
推荐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