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中小企业承受25%的利息,必有隐情

中小企业承受25%的利息,必有隐情

媒体上经常有文章,谴责心狠手辣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它们胆敢收取中小企业主或者消息者们20%-40%甚至更高的利率。
 
评论员们似乎在说,你们这些非银行金融机构竟敢乘人之危,大赚利润!难道你们就不能白干吗?如果你们亏点钱,不是挺好吗?你们的普惠精神到那里去了?
 
我涉足高利贷行业七八年,深知国人的如此心态。大家都骂高利贷和全民放贷。可是,如果真的有全民放贷,资金供求关系的变化应该把资金价格(即利率)打下去,可是为什么利率居高不下呢?显然,资金还是供不应求。政府真应该鼓励全民放贷,而且鼓励全民放高利贷。你知道结果会怎样吗?利率会垮下来的!
 
十年前,融资担保公司惹人嫉恨,因为它们杠杆十倍,“凭空”收取2%-3%的担保费,简直是印钞票!可是,大家忘了,那是刀尖上舔血。几年前,上万家各种各样的担保公司绝大多数壮烈牺牲了,剩下几百家。而且这几百家,辛酸自有人知。
 
过去八九年,小额贷款行业也是一样。利率似乎很高:年化20%-40%。也惹来卫道士和无知的评论员谩骂。但是,很快,九千多家小贷公司只剩下一半左右,而且剩下的也大都是断胳膊残腿的。
 
从去年底开始,P2P 和助贷行业也滑到了这个骂声之中。大家毫无感激之情:政府对业内的企业吆五喝六,而且连这个行业的最大受益者群体也大打便宜拳。谁是受益者?那几千万出资人和那几千万借款人。别忘了,P2P平台和助贷机构提供的是一个额外的选择,而且是雪中送炭。它们的社会贡献实在太大了。
 
至于那些成功了的机构,大家只有嫉恨,没有感谢。对于那些不成功的企业,大家只有鄙视。
 
这些非银金融机构,由于资金成本高(10%以上),运营成本高(规模不经济),而且客户基本上是次贷人群,所以大家都在高危行业艰难前行。大家须知,中小企业几乎全部是次贷客户。这也是银行为什么不愿,不能,也不会深入涉足的根本原因。如果政府逼银行大幅增加中小企业的信贷,银行只好篡改中小企业的定义。
 
高危行业的企业冒着生命危险赚点钱,十分可敬。这是诚实的钱,honest money。否则,如果大家都去当公务员,中小企业的融资不是更难了吗?
 
表面上,银行信贷最便宜,但是,对于一个中小企业主来说,银行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这都是事实。中小企业不会填表,不会写可行性研究报告,不会讲官话,而且等不起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贷款审批,也害怕潜规则:好处费,吃吃喝喝,还要拉存款,等等。我多次听到中小企业主说,把所有的费用加起来,银行的钱最贵。
 
从根本上讲,中小企业之所以要用那么贵的钱,是因为市场有个均衡利率(均衡的资金价格),既然有人用了便宜的钱,那就必然有人要买单,要支付高昂的利率。就这么简单。谁用了便宜的钱?当然是国企和有特权的那些民企。
 
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政府必须:
 
(1)提高储蓄存款利率,让公众不再追逐民间的财富管理产品;
 
(2)大幅提升银行贷款的基准利率,减少国企和有特权的民企的多吃多占;
 
(3)鼓励中小银行收购P2P公司和助贷公司,引入活力和技术,换来新的生命。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