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为高利贷平反昭雪

为高利贷平反昭雪

你知道吗? 投资银行,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一般要求投资的内部收益率超过25%,不管他们投资的形式是债权,股权还是可转换债。你知道吗?全球千千万万的银行对信用卡余额所收取的利率高达40%。你知道吗? 全球的消费者贷款和微小企业贷款的利率都比银行基准利率高出好几倍。你知道吗?大量的消费品以及医药企业的毛利率在70%以上! 

上述高利率和高回报率从来没有人抱怨,但是,我们中国人对高利贷的态度是鄙视或者敌视;甚至有些从业人员都不敢理直气壮地承认自己是放高利贷的。但是你想想,如果小企业主能够用10%的利率从银行得到足够的资金,他为什么要主动找小额贷款公司或者典当行或者民间借贷人,支付20%甚至更高的利率呢? 难道他不懂算术吗?显然,在他所要求的时间和条件下,他完全不能获得贷款,或者不能获得比较好的贷款利率。我们的社会究竟是应该逼他们走投无路呢,还是给他们多一个选择呢? 

六月的某个深夜,在雷雨交加的广州,我急需从花都区的酒店赶到办公室取一份文件,虽然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但是几个出租车司机都不愿出门。我好不容易说服了一位小伙子帮忙,我付给他200元做报酬。他谢谢我。可是,我更谢谢他。

在多数情况下,高利贷(小额贷款和典当行)就是这样的服务。宁波的王大伯下周嫁女,今天需要5000元添置家具和多买一些食品。某小额贷款公司在十五分钟之内把钱借给了他。下周,王大伯收到礼金之后,归还了5300元。这家小额贷款公司一周内收到了6%的利息,年化的利率高达百分之几百。但是,你问问王大伯为什么不找银行吧。你再问问王大伯作为一个消费者的体验:他感谢还是仇恨那家小额贷款公司? 我们不要想当然,不要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问问他吧! 

广州某下岗女工2009年开了一家商店,为几家大企业采购和供应各种办公用品。由于她没有合格的资产做抵押,没有银行愿意给她提供贷款。我们万穗小额贷款公司在认真分析了业务前景之后,帮助了她。今天,她是一个有成就感的企业家。 

在广州花都区,我们万穗公司以微型金融为主业。两年来,我们累计为1537户小型企业发放贷款11亿元,其中单笔30万元以下的有1345笔,户均余额10万元。我们的48个员工已经把微型贷款业务推广到了广州市花都区80个村镇和街道,帮助了17750人就业。我们这家小公司已经向政府缴纳税款2300万元,而有些占地几百亩(污染河流和空气)的工厂从来没有交过这么多税! 

假想这样一种情况:

如果我们小额贷款的股东突然决定把所有的资金赠送给农户和小企业,那么,他们也就失去了继续为客户服务的本钱。如果小额贷款公司赚不到足够的利润,他们的股东们就会失去动力。这个行业就不会吸引更多的参与者。几十年来,我国大量的支农资金,水利建设资金,西部大开发专项资金和中小企业扶持资金全部都走进了一个”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死胡同。政府曾经试图引进偿还机制,让资金可以循环使用,但是很遗憾,基本上都失败了。为什么我们的努力没有带来一个自我造血机制呢?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在实践中,大家容易忘记。我认为,政府关心三农和微小企业的最好办法是让他们获得资金上的平等待遇。当然,高利贷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平等。但是没有高利贷,他们离平等更加遥远,他们的境况更加悲惨。 

直到去年,我本人对高利贷也有严重的偏见。可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个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决定云游四方,做点研究。我很快就爱上了这个行业。华尔街日报的故事是这样的。某个星期五的傍晚,一个小伙子走进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营业所,他掏出身份证,很快获得了80美元的贷款。那天是他女友的生日,他想买一束花,并且请他的女友出去吃晚饭。不一会儿,他就哼着小调儿,消逝在浪漫的落日余辉里。下周一,他领了工资,便把100美元(含20美元利息)转给了债主。三天时间,债主的利息率高达25%,年化的利率高达百分之几千,但是那个美国小伙子没有抱怨。 

我们中国人曾经鄙视农贸市场和在那里辛勤劳动的人们,甚至长期把他们当作阶级敌人。而他们只不过是凭借苦力挣一份诚实和干净的养家活口的钱,一丝一毫也不比干部,教授和工人卑贱。 

我们的银行这几年已经开始意识到中小企业和三农的重要性,也开始有点作为。但是,他们还做得很不够:民间贷款利率比官方利率高出5-7倍的事实足以证明银行做得太少,也足以说明社会的不公正。银行弯不下腰来,有公有制的原因,有放贷成本的原因(他们的浪费和麻木实在惊人),也说明了小额贷款的高风险。银行审查贷款不灵活,费周折,营业时间和地点也并没有为小企业和农民着想。我们的银行长期受到衙门作风的毒害,对顾客傲慢,对抵押品也有过于僵化的要求。所以在资金短缺时,微小企业和农民受害最深。我父亲是个湖北农民,他每次走进信用社的大门,腿就发抖。他为什么害怕呢?

近年来,虽然高利贷行业在媒体上爆光不少,但是行业的规模还是太小,原因在于监管制度太呆板,而根子在于人们对这个行业的歧视。2011年5月底,中国国内信贷余额为62万亿元。其中,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余额为3,000多亿元,占0.5%; 典当行的余额为1,000多亿元,占0.16%;担保公司估计有300亿元不合规的贷款,占0.04%。这三类机构的贷款总和小于华夏银行的一半,或者兴业银行的40%。

小额贷款在贷款前的尽职调查时间一般很短,管理成本高(因为单笔贷款较小),客户一般又没有抵押物或抵押物不足。但是,在政策上,他们受到了歧视性的待遇。目前,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收存款,不能拆借资金,不能经办委托贷款,负债率又受到政府的极不公平的限制(小贷公司0.5倍,而典当行1倍,担保公司10倍,而银行10-20倍)。 

我们万穗公司严格遵守政府的监管规则,收取的利率决不超过银行基准利率的四倍。我们发现绝大多数同行也是如此。但是,我们渴望降低利率。而降低利率的至关重要的因素在于从经济利益上和制度上(而不光是嘴巴上)鼓励所有金融机构参与小型金融甚至微型金融。供求关系会把利率降下来。现在最大的头疼是设立机构太难,资本金太小,负债率的限制太严。当我亲耳听到同事们对农户说,“抱歉,没钱可贷”时,我很难受。我们渴望看到这样一种情况:我们的杠杆率上去,业务量上去,但是利率降下来。利率太高对于我们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太高。我们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是较低的利率,而不是较高的利率;但是,用行政办法限制利率从长远来看,是不明智的。 

古今中外,小贷公司和典当行都是很活跃的行业。而且,与大家的偏见相反,这个行业的繁荣并不以宏观调控(或者货币紧缩)为前提;即使在资金非常充足的2007年和2009年,高利贷也十分兴旺。在今天的美欧和日本也是如此。我坚信,中国政府和大众一定会看到小贷公司作为一个行业对扶持微小企业和三农的巨大贡献。随着这个行业的成熟和形象的提升,政府会提高它们的负债率的上限,也会降低税率而减少它们做帐外帐的诱惑。 

吸引我投身小额贷款行业的原因有好几个,包括政策的春风和万穗团队的勤奋。就在我到万穗小额贷款公司上任之前的一个月和上任以来的这两个星期,广东省政府办公厅,省金融办公室,市金融办公室和粤财集团(再担保)的主要领导已经多次来看我们并参观我们在农村搭建的融资帐篷,探讨扶持我们和全行业的具体设想。我们很受鼓舞。国家开发银行总行和广东省分行的负责人在来我们公司调研之后,已经给我们发放了7500万元长期贷款。 

那些没有建立优秀团队,信贷文化以及贷款流程技术的小贷公司和典当行一般没有长期打算,也没有任何社会责任感,现在已经碰到客户不足的问题,他们可能最终歇业,或者寻求合并。但也有不少小贷公司和典当行会随之繁荣,会到资本市场融资;也会有行业性的服务公司出现,提供融资和证券化的服务。 

高利贷,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字!有志的大学生,准备好你的简历,直接联系当地的小额贷款公司或者典当行或者担保公司吧!用你的勤奋去改善它们。我从世界顶级的投资银行转到小额贷款公司,丝毫不觉得屈就,反而感到非常爽心。 

作者是广州花都区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最近会通过中信出版社出版《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修订版),畅谈投身实业和与股市若即若离的一点乐趣。与上次一样,稿费将全额捐给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马良中学。广州花都区万穗小额贷款公司的地址:广州花都区公益路23号北座钻石商务大厦805室。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