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中国向美国交的铸币税。

中国向美国交的铸币税。

书评:“美元陷阱”(The Dollar Trap)。作者Eswar S. Prasad.

作者是康乃尔大学教授,曾经在国际货币基金驻中国表处和研究部工作。它的中心思想:

美国的问题非常多。但是,别国不争气,不自信,所以,大家还是打破脑袋拥戴美国。美元是世界的转盘得以运转的连接器glue。美元是美国霸主地位的核心代表。美元是一种永续的税,美国政府征收本国人,也征收外国人。越有动荡,美元越是受到追捧。美国的债务可以用更多的美元来归还。你的外汇储备只是美国印的一张纸。

2011-13年,诸多穷国的官员(巴西,中国,印度等)纷纷抗议,“美国的QE是一个阴谋,目的是把美元压低,刺激美国出口。世界货币战争一触即发”,云云。

但是,你看看今天:世界上最坚挺的货币还是美元。而穷国的货币,甚至欧元、英镑都跌得一塌糊涂。那些哇哇叫的发展中国家闭上嘴巴,不说话了。后来,有些国家又在叫嚣:“美国6-9月份退出QE,对新兴市场是个巨大的风险。咱们穷国的货币会遭到抛售,因为资本会大量流到利率上升的美国去”。比如,印度储备银行前任行长Ranjin多次抱怨美国联储制定政策时,“不考虑别国”。难道印度或者中国制定政策时考虑了别国吗?

书中列举了四个例子,说明美国差劲儿,但别国不争气、不自信。美元和美债反而成了永远的安全岛:

(1)2007-08年,美国次贷危机,天几乎要塌下来了。美国很多银行倒闭或者垂死挣扎。理所当然,美元应该大贬,美债应该大跌。很多聪明人(包括,罗杰斯)也这样认为,并且抛空美元。但是,美元大涨,美债价格也大涨。抛空者断了胳膊,而退。

(2)2009-10年,希腊危机。美元美债也大涨。

(3)2011年,奥巴马政府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就预算赤字进行较量,导致政府几次瘫痪。标准普尔(S&P)破天荒调低美国政府债务评级。但是,美债和美元照样上扬。世界上傻瓜评论员经常惊呼:美国完了、慌了、破产了。去你的无知货!

(4)2012年底,美国政府与国会再搭擂台,出现“财政悬崖”(fiscalcliff)。但是,世界人民再次用钱投票,投美国的拥戴票。

作者在多处反复谈人民币为什么只占世界货币交易中如此渺小,可以忽略不计的份额(虽然是第二大经济体)。鄙人读了非常难受,但是这又都是事实。他说,因为国际投资者不信任中国。

在书中,作者专门就一个多年来的现象进行分析:为什么资本从穷国流向富国?穷国为什么补贴富国?学者们多年来并没有让人信服。他们给出的原因无非:穷国没有财产保护,实体经济用不掉那么多资金,穷国的资本市场混乱和不可靠,等等。

此书有一章专门讲作者在IMF的中国代表处工作时跟中国人民银行打交道的故事。我还是留给大家自己去读。

此书有不少好的分析。不过,有一处我很不满意。他说,流通中的美钞(和美币)在2013年3月份大约为1.18万亿美元。三分之二在美国以外。如果美国通胀每年2%,等于美国政府向外国人每年征收了150亿美元的税收。

我对这个计算很不满意。首先,全部的美钞(和美币)其实都是美国政府税收收入,而不光是每年2%的贬值部分。为什么?整个流通中的美钞(美币)都是永远不需要归还的。它无限滚动,直到永远。

其次,现代经济中,铸币税不光只对现金。其实整个货币供应量的各个组成部分的功能都是一样的。现金和存款并没有实质区别。如果你计算外国人持有的整个债权(包括存款和债券),那么外国人、外国政府缴纳给美国的税收就更大了。

我认为,本国货币成为国际计量货币和储备货币的过程就是逼迫一个国家实行开放,透明,和法制的过程。如果你做不到开放,透明和法制,你求别国使用你的货币,别国也不敢。反过来,只要你做到了这几点,你的货币必然是一个国际计量货币,和国际储备货币。

中国人必须砸掉重商主义:出口是好事,进口是坏事,贸易顺差是好事,逆差是坏事。

要想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中国必须长期地、大量地产生贸易逆差。否则,外国人怎么可能手持大量的人民币呢?中国人必须挖自己信仰的祖坟。我们目前的这点心胸,只有每天给美国交税的命(铸币税)。嘴硬没有用。

在外国人相信中国之前,中国人必须先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够在开放世界里繁荣。

我们天天向美国进贡,却抱着外汇储备的数字而得意。外汇储备究竟是什么东西?美国人每天抱着人民币的外汇储备而得意吗?

美国通过印钞而实施的经济刺激计划是分摊到全世界所有的美元及美元资产持有者的。而即使这样,全世界国家和人民还追逐美元和美元资产。其它的绝大多数货币一直在贬值。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