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化桥 > 痛苦挣扎的小额贷款行业

痛苦挣扎的小额贷款行业

四月五日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1951年秋天,纽约联邦法院开庭审判银行抢劫犯 Willie Sutton。 法官质问,"你为什么抢劫银行?" Willie Sutton 答," 因为银行钱多啊! Because that is where the money is !" 后来,这话成了绝唱。

      今天,我斗胆占用你们几百人的宝贵时间,讨论小额贷款行业。你可能会问,这个行业有商机吗?我的回答是,当然啦!

      这个商机很大。它不仅属于弄潮儿,也属于中国。可是这个行业正在傲慢与偏见的笼罩中痛苦挣扎。我认为,它的挣扎就是中小企业的挣扎,就是中国的挣扎。我们对它的冷漠和敌视就是害人害己。我做小额贷款快一年,一无所成。这没什么了不起。可是如果千千万万同行们都跟我一样无所成就,那个问题就严重了。

      全国的4600多家小贷公司都是普通的企业,不是慈善机构。它们中管理不善,偷税漏税和贪婪等问题当然十分严重。但是,它们的问题就跟中国任何其它行业一样:不多也不少。不要因为你发现了几个烂苹果,就说这个行业坏透了。它跟其它行业没什么两样。

      我呼吁,抛弃傲慢与偏见吧!不要居高临下,不要把小额贷款行业当成"黄毒赌的翻牌",因为它不是!

      今天,小额贷款的高利率是政府利率管制的结果。大量资金被低效率的国企和特权企业占用,结果是中小企业的资金供应不够,利率高企。但是,我们小贷行业不喜欢高利率!我们的根本利益不在于持续的高利率,而在于提高负债率,增加业务量,降低利率, 降低风险, 减少目前的业务能力闲置的状况。所以,小贷行业跟中小企业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如果政府真的希望帮助中小企业获得资金,并降低他们的利息负担,那就必须在大幅度提高银行基准利率的同时,打通银行与小贷公司的接口,让供求关系平抑民间市场的利率。
      1.歧视和可悲的现状

      让我们先看看这个行业的现状。自从2008年这个行业被政府认可,全国已有46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开业。但是,它们的总贷款余额只有5000多亿元,占全国金融系统贷款额的比重不到百分之一,相当于半个兴业银行。

      这几年,虽然我们的银行也做了一些小额贷款,但是除了少数银行(比如民生,招商,包头等)以外,多数银行还停留在装模作样的阶段。何以为据?目前,小贷公司的放款利率高达25%甚至更高,而民间借贷的利率高达30%甚至50%这件事本身足以证明我们金融系统对中小企业的贷款需求不关心。你必须相信供求关系。很多人说民间借贷的利率被人为地炒高了!这是无知的话。你怎么炒高利率?资金需求者是傻瓜吗?

      目前,小贷行业的缺陷很多。根源在政策和法规方面的歧视和无理限制。具体地说,它的缺陷如下:

      (1)每个小贷公司只能在一个很小的业务范围之内(比如一个县或区)经营,这就加大了它们的风险。有些小贷公司的客户全部是铜厂,有的全部是纺纱厂,有的全部是皮革企业,或者大部分是香蕉农场。显然,这是非常危险的情况。我们的政府究竟希望它们稳健成长,还是希望他们脆弱?显然, 我们在重演过去六十年来,对农村信用社监管工作上的巨大错误。

      (2)绝大多数省市对股东资格有很荒唐的规定: 股东必须是有三年盈利的本地企业和个人。中国受闭关锁国的残害还不够吗?在其它行业, 政府为什么要招商引资?还有一个更荒唐的规定:每个股东的持股比例上限为20%或者30%。这些小贷公司一般只有1到2亿元注册资本,要找到10个以上, 并且志同道合的股东很不容易。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为什么要浪费企业家的时间, 逼迫他们去寻寻觅觅, 找来一些根本不认识的人们充当股东?结果是,很多发起人股东请他人代为持股,担惊受怕。毕竟这样做有风险,也犯规。中国人为什么要制定完全没有道理的政策,然后听任大家违背它呢?这不是把法规当儿戏吗?大家寻觅的成本太大了。

      那些不愿意 (或者不敢) 找人代持的发起人股东很快也发现,他费很大的力气申请牌照,张罗生意,承担风险,最后他只有20%或者30%的权益。公司做好了,其他股东不感谢他。出了问题,大家责怪他。所以,发起人股东没有足够的积极性,更不敢有长远的打算。现在,多数小贷公司是只做短期打算:他们聘请6到8个员工,发放20到40笔大额的贷款,天天打麻将。他们能真正帮助小微企业吗?既然我们的制度不鼓励长期打算,谁能怪罪这些人?

      这六十年来,农村信用社的最大的失败就是股权过于分散,结果谁也不关心和维护信用社的利益。而且,政府不允许它们跨地区经营,它们也不需要竞争,结果,它们从来就是一个个弱不禁风的小垄断。股东太多,没有一个强大的主心骨,那些信用社实际上就成了全民所有制企业。大家都知道全民所有制企业的效率和前途!

      有人辩解说,如果不限制小额贷款公司的主发起人的持股比例,他的权力会太大,容易发生关联贷款,或者卷款逃走。其实,大家知道,只要他控制实际的业务,他的权力都是同样大,不管他的股份是20%还是60%。如果他想卷款逃走,前者的可能性反而更大(即,当他只有20%的股份时),因为他的股比太低,诱惑太大。我请问,一股独大有什么不好?联合国的制度好吗?欧共体的制度好吗?

      小微金融机构万万不可走农村信用社的老路, 必须在竞争中成长壮大。监管部门要允许小额贷款公司跨地区经营, 竞争, 兼并。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冒出来的赢家才有生命力。只有这样的赢家才能持续, 可靠地服务小微企业。现在, 我国的监管思维是非常错误的: 比如, 监管部门不允许小额贷款公司把利润留存下来增加贷款的发放。也就是说, 监管部门不允许小额贷款公司长大。这不是完全违背国务院的政策精神吗? 利润与注册资本有何区别? 增资扩股的程序之复杂, 足以让企业管理者发疯。如果政府规定,周三的下午3点半到4点之间不许男人用鼻子呼吸,你会觉得荒唐。但是,我们在经济领域有很多类似的规定。
      (3)政府部门给小额贷款公司规定的负债率上限是0.5倍。而银行的负债率是10多倍,信用社实际上更高(特别是如果你把他们的坏帐剔除之后更是如此)。大家知道,普通的工商企业不受负债率上限的控制。为什么监管当局要歧视小额贷款公司?其实, 即使监管当局允许小额贷款公司从银行和市场上不受任何限制获取贷款,也不等于银行会无限制地提供贷款。政府应该把这个决定权交回到银行,交回到市场。其实,现在很多小贷公司连0.5倍的负债率也没有。为什么?政府允许他们借债,不等于他们能够借到钱。杠杆上限只是惩罚了优秀的小贷公司。

      (4)小额贷款公司不仅要支付获取牌照时的巨大行政费用,还要缴纳5.5%的营业税和附加(而且不能抵扣付给银行的利息成本),另外要缴纳25%的所得税。在监管上,小额贷款公司受到这样和那样的监管,而民间借贷业者不需要牌照,不缴税,不受监管。你让小贷公司怎样有竞争力呢?很多小贷公司想关门大吉。这不奇怪!如果温州的小微金融机构生龙活虎,哪里还有地盘留给高利贷业者?我认为,高利贷在某种程度上是监管和政策创造出来的。

      政府说要扶持小贷行业和中小企业。但是,我们的税收负担最重。我们广州万穗小贷公司去年被广州空港地区管理委员会评为"五个纳税大户"中的第三名。我们去领奖,我起初高兴了几分钟。可是,我们一个芝麻大的公司竟然成为第三大纳税户,不是我们缴税多,而是别人缴税少。不要怪罪企业,我们的税率太高,鼓励了逃税!

      去年,我们广州万穗小贷公司完成了5700万元营业额,直接和间接地缴税1900万元,相当于三分之一的营业额。几年来,各级领导多次来访,反复强调要降低我们的税负。温暖的话儿还留在我们的心中,但是,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见到任何效果。当然,我们知道领导们都很忙。

      2. 小额贷款等于低风险

      空谈风险控制,好像很时髦,很酷。但是如果你愿意花点时间理解小贷行业,你就会发现,只要你坚持"小额,分散"的原则,你的信用风险就非常小。你必须相信大数定律。我们广州万穗小额贷款公司的余额客户2100家,单笔贷款12万元。三年来,虽然有过一些逾期贷款,但是还没有一笔坏帐。我们的资金绝大部分是股东和管理层自己的钱,我们当然小心翼翼。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很多家小额贷款公司比万穗公司做的更优秀。三年来,整个行业的坏帐率还不到1%。

      小额贷款行业不吸收存款,也就谈不上系统性风险或者骨牌效应。我们占金融体系的份额不到1%,也就不能伤筋动骨。

      3. 社会责任是什么?

      我们的社会责任包括不贷款给那些不道义的企业、逃税的企业、污染严重的企业、虐待员工的企业。除此之外,我们不以黑收贷,不违法乱纪。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最大的社会责任就是利润最大化。我强调,这是最大的社会责任。

      我们的社会责任是为金融上的弱势群体提供一个非常可靠的,坚如磐石的融资平台。小企业在需要钱的任何时候来找小贷公司,小贷公司都要有钱贷给他们。一个大慈大悲的,但是弱不禁风或者苟延残喘的小贷行业行吗?我们帮助弱势群体,不能先把自己搞成弱势群体了。否则,你哪里有能力帮助别人?

      我们要高举利润最大化的旗帜,把小贷公司做的非常强壮,在社会上口碑响当当,让小微企业需要钱的时候随时能够指望我们。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把公司搞垮了,需要钱的弱势群体没有地方可去。而且,我们也就失去了老股东的支持,新的股东(和资金)也就不会进入。如果你想把钱全部捐出去,当然可以。但是你只能捐一次,不能持续。如果我们的政府真的(而不是假的)支持弱势群体,那么她就应该为小额贷款公司提供各种支持,让他们赚很多钱,多得别人都羡慕甚至嫉妒。只有这样,才有更多的资金流入,利率才可能下降,弱势群体才能长期真正受益。

      让人痛心的是,现在全国很多小贷公司的实际放款利率高达35%甚至50%!表面上,他们收取的利息是基准利率的4倍,不违反规定。但是,他们用帐外帐收取很多额外的利息和费用。他们的心黑吗?不!我们的监管制度更黑!小贷公司的利润最大化何罪之有!?我们的利率管制和政府在资金流向弱势群体的路上设立的种种障碍才是罪魁祸首!这是基本的供求关系。我们信不信?关税高了鼓励走私,税收高了鼓励逃税。这是老掉牙的道理,但是我们中国官员不信。

      4. 谁之过?

      利率管制牺牲了资源配置的效率,伤害了中国经济,纵容了低效率的投资,鼓励了腐败行为。

      首先,期望大银行十分关注小微企业贷款,那是不现实的。大银行决策程序长,成本高,弯不下腰来。这是永久的事实。中外皆然。我们不要批评,勉为其难。本人在四家外国大银行工作了15年,我发现他们的问题同样严重。

      政府要允许甚至鼓励银行贷款给小贷公司, 然后由小贷公司直接贷款给千千万万小微企业。 市场分工就是如此。 对银行来讲, 这样才是真正的风险分散。比如, 一家银行贷款给200家小额贷款公司, 每家小额贷款公司再贷款给3000家小微企业。 在这方面, 国家开发银行是银行业的楷模, 他们支持上百家小额贷款公司。

      归纳起来,我有四条建议:
(1)银监会应该牵头对小额贷款行业的制度做修改:把0.5倍负债率上限提高到2倍。
(2)鼓励银行购买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资产包。
(3)鼓励信托公司为小额贷款公司发行信托产品和投资基金。
(4)鼓励银行跟小额贷款签订助贷协议,实现社会分工。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