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英国跟法国之间,有海底隧道相连。在法国那边的隧道口,有个小镇叫加来 Calais。当我们的车开出隧道时,我们发现,上百个非洲移民挡住了我们的路。混乱中,一群警察过来清道,维持秩序。

这些移民想干什么?第二天,Courchevel Ski Resorts 的老教练告诉我们,他们想搭便车去英国。有时候,他们不顾生命危险跳上卡车,或者藏在货车里偷渡去英国。法国的失业率超过了10%,也就是350万人失业。而且这些非法的(即使合法的)移民在法国找工作的可能性非常低。法国在就业方面的程序也太复杂。

教练还说,英国的失业率低,就业机会多,就业程序相对简单,让这些非洲人非常向往。所以,法国一直在向英国施加压力,要英国向法国看齐。

教练接着说,"这些非洲人也让我非常仰慕。他们离开祖国的战乱和贫困,冒着生命危险长途跋涉,来到法国,我认为法国应该帮助他们,留住他们。我反对法国右派的观点。他们说,这些非洲人都是青壮年,应该坚持在国内战斗。这种话太无情。如果我是他们,我连逃离的勇气都没有"。

我想了想教练的这番话。我认为,法国不应该要英国向法国看齐,而是正好相反。虽然中国可能几十年也无法赶上法国的生活水平(空气质量,山水,空间,资源等),但是,法国的衰落是事实。在法国,做生意太难。相对而言,英国好多了。容易裁员是企业愿意雇佣员工的前提,就像股东有了退出通道才更愿意做股东一样。在法国(和印度等国),由于裁员太困难,因此,企业非常害怕增加员工。失业率的高企也就不奇怪了。

回想到我的祖国,做任何生意,都要过五关斩六将。我相信,绝大多数商人都是这个态度: 少求人,少拉关系,不贿赂;能做就做;不能做,拉倒。也就是说,大量的企业(和就业机会)胎死腹中。还有大量的商人被"程序"折磨得死去活来。我还没有听任何外国商人说,在中国做生意简单,或者"很享受"。而英美,香港和新加坡都享有这样的美誉。

外敌虽然可恨(又可怕),但是,外敌给中国带来的伤害远远小于中国人自己给自己带来的伤害。无穷无尽的表格,审批,视察,央求,哀求,揣摩,等待。

1979年,第一家外国银行(芝加哥国民银行)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后来,几百家纷至沓来。但是,到今天为止,外国银行在中国的业务依然小得可怜。这绝不是中国的胜利。这是中国的巨大损失。保险行业的状况更是如此。外国企业带来的是技术和资本(请不要说,中国不需要外国资本)。最重要的是,外国企业带来的是额外的竞争。竞争出好货。竞争出生产力和社会进步。

在中国加入 WTO 的谈判过程中,咱们官民的态度是,任何拖延开放(比如农产品,服务业等),和任何挡住外企进入的条款都是中国的胜利。反之,就是中国亏了。太奇怪了:咱们怎么会相信这样的逻辑呢?中国的很多政策,明明牺牲国内消费者的福利,明明牺牲本国的长期经济利益,却被当成好事。经济学界竟然连辩论都没有。可见,闭关锁国依然是中国的主流思想。

大家想想,中国真的需要海关(和关税)吗?如果需要,那么在何种程度上需要它?我认为海关和关税代表落后,毒害巨大。它保护落后,固化落后。它长期伤害了中国。它应该作为帮中国产品在海外争取较好待遇的谈判砝码。仅此而已。咱们的潜台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你不给中国产品更低的关税和其它条件,那中国就继续自残,当然同时也伤害你国的产品"。

在对外经济关系上,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是被愚昧或者利益集团绑架的。唯一的区别是程度不同。但是,咱们不要引用别国的愚蠢来证明中国政策的正确性。咱们不应该比傻。咱们应该学习其它国家明智的政策。

中国的"供给侧改革"非常英明。我的理解很简单, 它包括:
(1)精兵简政,
(2)减税(包括关税),
(3)减少国企,
(4)鼓励充分竞争,包括来自海外的竞争。

 
话题:



0

推荐

张化桥

张化桥

1392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香港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瑞士银行11年 (研究主管/投行副主管)。86-89年任职人行总行。五年(2001-05)"机构投资者"杂志评选的中国分析师第一名。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