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中国最大的银行中已有18家在境内外股票市场上市。不久前,中国政府又批准了11家小银行上市。

在一个受到信贷泡沫威胁的国家,没有人对该决定表示担忧,真是出人意料。这一举动将为中国的信贷泡沫火上浇油:让更多银行能筹集更多资本,将使已膨胀的银行业扩大资本基础,增加放贷能力。

中国政府还在执行另外两项同样有害的政策。一是通过定向降准放宽信贷供应;二是鼓励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因为多数上市银行股的股价已低于每股账面价值。

中国政府不必向任何人解释自己的政策。但官员和分析师经常把两条理由挂在嘴边。第一,政府觉得经济增长势头太弱,需要扩大经济中的信贷量予以刺激。第二,银行需要更多资本,以便在增加放贷的同时维持合理的资本充足率。

然而,还有第三个理由没说出来:政府认为许多银行背负沉重的坏账负担,它们的资本缓冲不像声称的那样厚实

这些普遍持有的观点听起来可能有道理,但要作为制定政策的依据就很恐怖了。在过去36年里,中国经济一直受到财政与货币刺激的影响,如今工业产能过剩, 公司盈利能力

一个残酷的对比:以GDP衡量, 并按当前汇率计算,美国经济规模比中国约高出80%。但是,即便剔除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美国股市市值仍至少是中国股市市值的78倍。

为何中美股市估值差距如此之大?是因为美国公司比中国公司盈利能力更强。尽管美联储实施了量化宽松(QE),但近年来美国货币供应增速一直只保持在较低的个位数,中国货币供应增速则为13%14%。中国的公司被信贷淹没

但要中国的银行突然承认坏账水平其实很高,在政治上是行不通的,更不要提核销坏账了。无论如何,税务部门将不允许银行这么做。

银行业是中国纳税额最多的行业,占到全部税收的逾60%。如果银行承认持有比例高得多的坏账并将其核销,那么净利润就将大幅下滑,纳税也将大大降低。

抑制中国信贷泡沫的唯一现实途径,就是不让银行获得新资本。这里有三条建议可达到此目的。

第一,中国政府应当禁止银行的任何融资行为。没错,上千家未上市银行的股权投资者理应有一条退出途径。但办法之一应是通过介绍形式上市,允许这些银行在不发行新股的情况下上市。这将使一些股东得以退出银行,但银行的资本不会增加。

第二,中国政府鼓励银行发行优先股。银行在这方面不需要鼓励,他们本来就懂得跑马圈地,而不懂得持续的投资回报。

第三,应当迫使中国的银行每年把大多数 (以至于全部) 净利润用于派息。银行目前的放贷能力应当足以支撑经济发展好多年。

有些人可能会问,如果中国的银行被坏账侵蚀得厉害,它们是否应当补充资本基础?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但前提是银行必须同时核销大量坏账。

另一个问题是,中国是否应创立一些坏账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来处置银行业的巨额坏账。答案是:绝对不应该。上一次中国这么做是在2000年至2001年,坏账银行被证明是当今信贷泡沫的根源。在全盘兜底的存款保险制度下,中国的银行不过是政府部门的延伸而已。在这种制度下,资本充足率没有太大意义。

尽管中国经济规模比美国小得多,但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却已比美国高出61%。与此同时,中国的信贷余额在很高基数上仍以每年14%的增速在扩大。

近些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开出的紧缩处方在全球范围内遭到了强烈反对。然而,中国则是亟需紧缩的例子。

注:张化桥曾在中国央行任职,著有英文新书《党,公司人: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注定失败?》(Party Man, Company Man: Is China’s State Capitalism Doomed?)

英国《金融时报》, 作者: 张化桥; 译者何黎, 2014-7-10 (经修订)

  

话题:



0

推荐

张化桥

张化桥

1392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香港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瑞士银行11年 (研究主管/投行副主管)。86-89年任职人行总行。五年(2001-05)"机构投资者"杂志评选的中国分析师第一名。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