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9月08日 19:06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今天,我和一个朋友在香港上环的孙中山纪念馆度过了一个不错的下午。孙先生作为一个医生,了解中国的贫困和脆弱并不难,难的是他有振兴中华的决心。当然,最难的还是他说服千千万万人跟随他,献出金钱甚至生命。
 
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以及中国军事和科技的原始落后状态在甲午海战中暴露无遗。孙中山组建的年轻政府也同样既无财力军力,也无科技。那些年,孙中山所需要的外交技巧和说服力,我们今天根本无法想象。“穷国无外交”,绝对正确。
 
我联想到十八世纪末叶,拿破仑带兵攻打埃及时的惊讶:难道这个著名的文明古国依然处在刀耕火种的年代吗?他们的武器怎样经不起......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5日 10:31

英美P2P, 估值何其高

目前,中国的P2P行业和整个网贷行业,乃至整个信贷行业都遇到了资本市场的质疑。可大家不要垂头丧气。

虽然Lending Club和 OnDeck&n......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3日 19:56

中国股民为什么特别多?

今天是我义务写博十周年。我选出我最得意的博文 ( 正巧也是十年前的第一篇 ),还专门喝了两杯二锅头,奖励自己。
 
中国股民队伍之庞大,可以说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人们对这件事的解释无非是,“中国人生性爱赌”。笔者斗胆提出一种新的假说,以供众贤批判。
 
我认为,国人对股市如痴如醉的根源,在于中国“管卡压”的经济制度。因为在千万条致富之路上都有“毒蛇”和“关卡”,而且营商的门槛越来越高。所以无数人在亏钱以及心力交瘁之余选择了一个懒惰的办法,把钱押在股市上。虽然在股市上亏钱也很容易,但是股市毕竟有四......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31日 08:02

紧急援助:高薪的贫困人口

这几天,美国一个耀眼的政坛明星,41岁的国会议员Duncan Hunter被司法起诉。他在当议员的6年里,累计贪污竞选经费25万美元(不多,可能少于咱们的科级干部的贪污数)。他一般都是用竞选经费买几十美元的高尔夫球,喝几杯啤酒,花几十美元吃顿饭之类的小事。最大的单笔也只有一万多美元,全家去意大利度了假。检察院的调查报告长达47页,绝大多数是几十美元的小单子。
 
这个例子让我联想到咱们中国年轻人的月光族和网贷客户们。他们收入低,当然是主要原因。但是,我认为政府、社会和家长们加强对年轻人财务管理的教育,也非常必要。 Duncan Hunter的免税年薪17.4万美元,妻子也拿工资(是他的竞选经理), 他属......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29日 02:37

趣店几乎无杠杆

六月底,趣店的股东权益为101亿(多謝上市的大大融资),但是信贷余额只有120亿元。几乎没有杠杆。这在网贷领域,不敢想象!谁没有10倍甚至几十倍的杠杆?依我愚见,它可能是最安全的网贷公司,也是最便宜的和增长潜力最大的网贷公司。凭它那么大的注册用户,有没有蚂蚁,已经无所谓了。我今天买了。立此存照。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21日 14:10

人口过剩的麻烦

评论员们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奢谈人口红利。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人口红利比中国还要大,因为它们人口年轻,而且增长快。所以,在这些评论员的笔下,印度一直是下一个超级大国。不过,当你看到印度街上一群又一群无业游民荡来荡去,瞪着路人时,你的脑子里究竟是人口红利,还是人口灾难?

摆在我面前的是这本书,What Young India Wants, 也许可译为《印度的年轻人要什么》,作者:Chetan Bhagad。它太压抑,我读不下去。它讲述了许多年轻人的梦想和野心如何在人海茫茫之中被毁灭。

中国的情况好一点,但是好得有限。当人们惊呼中国人口结构老化所带来的各种问题时,他们忘记了这正是过去几百年人口失控和人口过剩所带来的后果。没......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8日 09:10

司法独立? 土耳其人听不懂

大家都把土耳其的危机归咎于它拒绝释放一个美国的神职人员。其实,这个持续了两年多的谈判还有很多另外的内容,包括一个土耳其国有银行Halkbank 在美国违规,与伊朗做生意,而美国一直在制裁伊朗。

 
纽约南区司法机关正在调查这个银行,有可能重罚几十亿美元(不象中国政府的罚单,经常是区区几万元人民币)。土耳其政府在谈判中要求美国政府中止这项调查和......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6日 11:02

A股的涓涓細流

今天,全世界最大的新闻是,中国进一步开放外国人开设A股帐户的权限。连日来,各国居民(将)奔走相告,在各自的城市以各自的方式举行集会,感谢中国证监会的決定。一个土耳其老太兴奋地说,投資中国的A股,我盼望已久了!程序复杂?不怕。没有人民币?到黑市去兑换。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权限。A股质量差?不怕。中国人在一带一路花了那么多钱,我们也该象征性地报答中国了。海納百川,一个里拉不嫌少。北非小国吉布提的一个卖鱼翁略有不满:我们也是一带一路的受益者,凭什么把我们挡在A股的门外?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3日 22:38

Chinese emperors have soft skills

Book review: The Emperor Far Away: Travels At The Edge of China,
Author: David Eimer.
When analysing China’s future in general and its Belt-Road initiative in particular, it pays to consider China’s race relations within its borders and its relations with its neighbours. With that in mind, I have enjoyed and benefited from reading David Eimer’s 2014 book, The Emperor Far Away.
 
Formerly a Beijing correspondent for the Sunday Telegraph, Eimer spent about a year traveling in Xingjiang, Tibet, Kazakhstan, Tajikistan, the Go......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2日 15:42

开放与封闭的较量

书评:The Islamic Enlightenment: The Modern Struggle Between Faith and Reason, 
也许可译为《伊斯兰的觉醒:信仰与理性的较量》, 
作者:Christopher de Bellaigue.
 
这本新书分明是为中国人写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中国某些人的傲慢,无知和封闭思潮又卷土重来。这与过去三个世纪中东人和南亚人(特別是搞意识形态的人们和统治阶级)抵制西方文化,西方科技和民主理念如出一辙。
 
十八世纪末叶,当拿破仑带军打到埃及时,才惊奇地发现,这个著名的文明古国如此落后,甚至原始!埃及军队的武器和打法太土,埃及全国各种传染病横行,宗......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5日 09:35

中国的边疆是一面镜子

书评:The Emperor Far Away: Travels At The Edge of China. 可译为:《山高皇帝远:中国边疆游记》
 
作者:David Eimer,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的驻京记者(2007-2012).
 
因为某种原因,这本英文书不会有大陆的中译本。可是,如果读书只是为了让自己爽一爽 (比如中国很伟大,已经超过美国之类),或者藉以证实咱们已有的偏见的话,这本书你就不用读了。它处处会让中国读者不爽。
 
作者花了一年时间去新疆,西藏,云南,广西和东北旅游。也深入缅甸,泰国和老挝的金三角转了一圈。作者能讲中文,对中国的历史颇有研究。他不厌其烦地记载了旅游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1日 13:04

坏银行害死中国

昨天的英国金融时报有篇长文,讲中国有些地区性银行的坏账已经把净资产摧毁有余。它还点名道姓,列出了这些银行的伤残细节。但对中国人来讲,这不是什么新鲜事。1998-99年,五大国有银行也基本上处于负资产和空转状态。八十年代初以来的信贷狂奔产生了过多的坏帐。

当时,政府的方案是成立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等四大“坏银行”,把五大国有银行的坏账搬走。同时央行和财政部又对几乎空壳的五大银行注资。这一直被世人称为壮举。但是,多年来我一直写文章唱反调。我认为那是一个巨大的錯誤,是今天全中国浸泡在信贷污水中的根源之一。比如我2013年在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文章。下面有链接。

试想,当时的五大银行虽然处于负......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31日 12:58

不受人喜欢,不要紧

书评:The Courage To Be Disliked,
作者:Ichiro Kishimi and Fumutake Koga

作者是两个日本哲学家(心理学家),奥地利著名哲学家阿弗雷德·阿德勒的信徒。阿德勒的中译本《自卑与超越》在中国很有影响。这两个日本信徒用英语写的这本书采用了对话形式,......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8日 21:28

中国人被坏书包围着

自从1989年出国留学,我读了不少涉及到中国的英文书报杂志。我估计,八成以上是讲中国“坏话”的:从贪腐到欺诈,从污染到中国游客的粗鲁,从金钱外交到中国留学生的作弊和奢侈,再到贸易保护主义,等等。起初,我的反应是,这个作者反华,或者不懂中国。后来,我骂作者别有用心。再到后来,我跟自己说,他们嫉妒或者害怕中国的崛起。
 
外国政府当然是坏的,但是外国人民应该是好的啊。他们为什么也讲中国的“坏话”呢?
 
也许,咱们中国人可以反省一下。为什么咱们的朋友非常少,咱们的软实力非常弱。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1日 18:26

把你摊薄到零,趋近于零

昨天在“信贷泡沫是怎样炼成的”一文中,我描述了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如何与地方政府一起,推波助澜,把信贷规模做到今天这个可怕的规模的:已经超过欧美之和。

我的脑海里一直无法抹去这些图像:省级官员们在央行的北京三里河老楼的黑糊糊的走道里苦苦等待,身边可能有两袋大枣或者其它土特产。

但是,在我脑子里更难抹去的图像是政府对国企和有特权的民企发放一卡车一卡车的一文不值的纸币,摊薄了整个经济。而那些借不到便宜钱的弱势群体(农村人和部分城里人)一直被甩在后面,越来越远。

一个国家就象一个公司。一个公司的资产是有限的。如果董事会不断地向某些股东发放折价的股票,那么另外的股东就只能......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0日 15:45

信贷膨胀是怎样炼成的?

八十年代,我在央行工作时,目睹各分行和地方政府如何到央行来求信贷指标。央求。哀求。设圈套。说假话。拍胸脯。等等。你如果有钱,自己放贷就是了,还到央行要啥额度和指标?

可是各位,问题是各分行和地方政府都没钱,也没有几块钱的存款,所以到央行要指标,实际上是要央行直接贷款,印钞票(即,高能货币),然后他们去用。

吵吵嚷嚷,指标分完了,还没到四,五月份,那些指标就用完了。于是,分行行长们陪着地方政要又来北京的三里河(后来搬到了成方街)央求。于是,央行开了一个小灶,又一个小灶,兑现了更高领导的一个批条,又一个批条。省级政要在央行的走廊里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平常事儿。

那时,信贷(或者......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8日 08:23

中国的庞氏骗局应该问责

今天的英国金融时报有篇文章(by Henny Sender), 结论是,中国的金融监管突然变脸,堵住了几乎所有的非银金融的路子,但是银行既不愿意也无能力做中小企业的信贷。这真是害死人也!

这一年,中国爆出来的庞氏骗局的个数和金额都是世界第一的,而且是遥遥领先!请问,监管当局过去十年在睡大觉吗?很多庞氏骗局其实是十分公开的,明显的。为什么那么多监管部门不闻不问?中国的问责制在哪里?现在,政府一刀切,伤害的是大批良民,和合规的网贷公司,理财平台,真是令人惊叹❗️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7日 21:44

Is China having a subprime crisis?

Is China experiencing a subprime crisis? You can be forgiven for thinking so. A dozen Chinese fintech companies listed in the US, Hong Kong and China have seen their share prices halve, or worse, in just six months. Worse still, 120-plus P2P lenders have shut shop in the past two months alone, having cost retail investors many billions of yuan. 

Last December I wrote a book, entitled “Chasing Subprime Crisis: How China’s Fintech Is Thriving”. Now a newspaper is asking if I should prepare a eulogy for the sector. 

“Absolutely not” is my rebuttal. The leaders in the sector......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5日 11:56

利率越降越高

现在,多數中小企业的实际借款利率在年化12%-20%,通过信托渠道或者私募基金融资的成本一般在15%左右,而且还要企业主提供这样那样的担保。这比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还高。
 
你实在不能怪央行印钞票不勤快。过去二十年来,广义货币供应量增加了17.5倍,略低于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但是远远高于其它国家。
 
中国的五十多个房地产企业在香港发行的债券最近的到期收益率(yield to maturity) 多在13-30%之间。这比二十年的平均数还要高,虽然世界利率水平在过去三十多年一直呈下降趋势。
 
看来,在中国,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1日 18:40

Triangular debt is back

In the 1980s and even the 1990s, China struggled with increasing amounts of chain debts. The liquidity in the market place was tight all the time, despite 30% and even 50% annual growth of credit. The banks had sustained more than 100% loan-deposit ratios for about a decade, and they had always relied on the central bank as the lender of the first resort (not the last).
 
In those years, triangular debt was a term that appeared in the media more often the Communist Party.
 
Alas. We are now back to that era. Yesterday, I visited a fri......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