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6月08日 08:00

中国究竟多少人失业?

外媒WSJ 说中国的失业数据不可信。可我从来就没有信过。

它说毕业生太难了。民工太惨了。

数据不真,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Some Economists Question Strength of China’s Labor Market

Official statistics suggest the unemployment rate has barely ticked up since the start of the pandemic, but the data fail to account for large parts of the population

By Chao Deng and Jonathan Cheng

June 7, 2020 1:36...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8日 07:13

中国的野味还会复燃。

2003年非典之后,中国曾经禁止出售和消费野兽。但是嘴巴管不住,于是又兴旺了起来。这次不会例外。

有需求就有供给。

有供给就有需求。

NyT文章如下

China Vowed to Keep Wildlife Off the Menu, a Tough Promise to Keep

The government has moved slowly to permanently stop the sale and consumption of wild animals in the wake of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raising fears the practice may continue.

Bamboo rats l...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7日 20:02

美国商界不再为中国代言。

那些希望兼听则明的人,知己知彼的人们,请往下读。

如果你只想听对中国的赞美之辞,请马上换台。这只是《顺天时报》的补充。

两记者著书说,以前几十年(包括中国加入WTO等),每当中美政府间有争议,美国商界总有人站出来为中国说话。但是这几年没有了。

(1)他们发现中国不可能开放,封闭还会继续下去。

(2)政府的控制加強了,而不是更加市场化了。

(3)大批美国工人因为中国的不正当竞争而失业。中国人的牛哄哄无止境...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6日 20:27

股票并非股权凭证。

亚非拉国家应该狠抓债市、淡化股市。

今天我接待一个资深的投资者。他的一番话,我不知道是否有道理,需要好好想一想才能理解。

他说,在法制脆弱的地方,股市不可能兴旺,因为小股东只是帮衬大股东(抬轿子),而大股东并不需要把你当成股权合伙人。事实上你也真的不是。他的股份当然属于他,而你的小股份也属于他。这既是文化使然,也是法律使然。

而债市简单多了。8%、或者11%的年息清清楚楚,有明确的还款时间,而且一旦违约,下一单就难骗了。虽然脆弱的法律难以制约赖帐者,但是总比制约股市的大骗子更有效。

这让我想起了巴菲特的一句话:股票也是债劵,而且是永远不需要偿还的债券。

我的翻译:股民们只能相互搞定。股票一旦发出去,大股东就解放了。股票相当于一张赌场的门票。进门以后就作废了。而债劵的约束力大一些。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6日 17:08

如果外国早点限制就好了!

现在,很多西方国家、甚至一些亚非拉穷国都在严格限制中国企业的投资。

如果他们二十年前就开始限制的话,那该多好啊!省得中国企业(特别是国企)信心爆棚,亏那么千亿、万亿的钱!

什么力拓集团、先正达,等等。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5日 13:03

财务造假,和枪支泛滥。

2003年我在瑞士银行主持一个QFII 午餐会。在此之前的两年,我跟两个做假帐的红筹企业(欧亚农业和格林科尔)有过激烈的博斗(包括诉讼)。我说,中国企业的财务造假比较严重,中国人并不认为是什么大问题,就象美国的枪支泛滥,大家不认为是个大问题一样。但是外国人极大地不理解。

我话音刚落,几个基金经理就举手发言了。中国同胞说,“你胡说。你夸大了做假账的普遍性”。美国的基金经理说,“你胡说。持枪是美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

我意识到我踩雷了,赶紧收回我刚才的失言,道歉,开始讲QFII 的一些事项。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3日 09:15

上市公司的无耻包装

品牌建设和无耻的营销。

界限在哪里?

My post in LinkedIn today.

How much spinning is ethical?

As an analyst and deal-maker at several investment banks in the past 26 years, I’ve always felt uncomfortable when I hear words like packaging, carve-out, or spin the story.

We tell our children stealing is immoral. But we do a lot of stealing in the capital markets. Or at least we attempt to steal. S...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2日 13:34

美元的霸主地位完了!真的吗?

昨天,英国FT专栏作家Rana Foroohar文章惊呼美元完了。我大喜过望。但是我读完之后,发现她言之无物。她胡说!

美元有百年的根基、科技和军事撑腰,特别是有中、日、韩、港等大型经济体的捧场、护盘、站台,何所俱也?

她的无病呻吟的全文如下。

THE WORLD MAY BE ENTERING A POST-Dollar era.

Unfettered globalisation is over. That is not a controversial statement at this point for obvious reasons, from the post-Co...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1日 15:05

中央必须抓紧香港的国家安全法

英裔中国公民 Mike Rowse 在香港48年,在廉政公署工作过6年,又当了几十年公务员。2008年退休。

他今天在南华早报撰文,认为中央干预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实属无奈。基本法有明确规定了国家安全法,但是香港历届政府一拖再拖。政府官员们拒绝与反对派谈判,而反对派无理取闹。特别可恨的三人是彭定康、陈方安生和Martin Lee。你们这帮家伙逼得中央没有选择。全文在下面。

他的观点与前几天英裔香港高级出庭律师Grenville Cross 在...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1日 09:43

城里人究竟有多么脱离现实?

总理说,六亿中国人的月收入在千元以下。我在LinkedIn 转载后,读者们高度评价总理的担诚、真切。

但是,中国的评论员们对这六亿人口的数字反而将信将疑。这让外界感到十分奇怪。难道中国的城里人真的如此脱节,真的不知道下层人民之苦吗?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1日 22:12

中国的贫困究竟有多么严重?

中国的贫困究竟有多么严重?

贫富差距究竟有多么残酷?

我在 LinkedIn 发表文章。

Shocking inequality in China.

Last week, China’s premier Li Keqiang shocked the nation by saying that 600 million people have a monthly income of under 1000 yuan (143 US dollars), without giving specifics. He did say, however, that that income was not enough to even pay rental in a mid-size city.

Analysts and comme...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1日 18:52

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

我认真看了美国的明尼苏达州的警察用膝盖压死一个黑人 George Floyd 的录像和文字报道。我哭了。

在全球范围内,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都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毒瘤。我们应该问我们的种族歧视和长期的城乡隔离有多么严重。当总理说6亿人的月收入低于一千元时,上层阶级竟然吃惊、竟然不相信。可我的湖北乡亲几乎都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1日 10:41

京东为什么不是阿里巴巴的附属?

京东为什么不通过阿里巴巴获客和结算?

人民币为什么不应该长期是美元的附属货币?

1978年,中国的GDP相当于美国的6%。

2019年,这个比例涨到了66%。

中国刚刚实行改革开放之时,战战兢兢,畏首畏尾,于是把人民币嫁接在了美元之上。那可以理解。谁也不想当事后诸葛亮,说“中国当时就应该开放人民币,从第一天起就开始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让贸易伙伴国逐渐接受人民币。如果那样的话,人民币今天也象英镑、瑞士法郎或者欧元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0日 10:35

香港的未来很美好。

我今天在LinkedIn 发文。

Hong Kong’s future is bright.

A riot is a riot anywhere in the world, and must be dealt with firmly.

The US, U.K. and other governments have made threats. But at least their warships are not in China ports, unlike 1840s. And the Western media have only one view. That’s right: one view.

Over three decades, I have written many articles for the mainstream Western media (...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0日 08:53

心胸狭隘和制度的落后更可怕。

秃顶的人(比如我),一般来说都讨厌别人提进此事,甚至不喜欢别人用“光”、或者“少”这样的字眼。

贫困、落后的国家一般都害怕外国游客随意行走。比如,世界上死要面子的国家都对外国游客能去的地方和能住的酒店有限制。

有人对我下面的小评感觉不爽,甚至开骂!当然,贫困可怕。心胸狭隘、和制度的落后更可怕。

http://t.cn/A62ac2y7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7日 20:11

美国为什么输在阿富汗?

苏联人败走。美国人也将败走。

今天NYT长文解读为什么美国的炮火也输在阿富汗。三个原因:

(1)美国人是侵略者。轰炸的死伤无数。

(2)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没有占领道义高地,高官的家人都在国外享乐,而塔利班的首领把自己的儿子送上前线,死在自杀炸弹之下。

(3)灵活机动、联产承包责任制。分散招聘、分散作战、战利品自得。

Taliban recruitment officials and commanders say they don’t pay regular salaries. In...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5日 22:49

语言不同?文化不同?

1989年我刚去澳洲读书时,有一件事让我大开眼界:政客们在议会辩论时、在竞选的路上,随便什么场合,都是口若悬河,绝不看稿子。即使他们胡说八道时,都非常流利。对于初学英语的我来说,你想想我的佩服!而且后来,我还发现英美的政客也是如此。

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官员和大人物(除了马云以外)基本都是“照本宣”呢?这究竟是因为语言不同,还是因为文化不同?

我向南开大学某学者(匿名)讨教,他说中国人不如欧美人重视逻辑和论理,也许是一个原因。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5日 11:54

什么叫经济难民?

1994-97年,我们在MSCI 的比重小得可怜,大约是1%,主要内容是一些畸形的H股和“歪萝卜”红筹股,中国企业在国际投资者的资产组合中无足轻重。当我等分析师去欧美路演时,会议经常被取消。有时,基金经理突然说,临时决定要去开小孩的家长会,或者忘记了已经约好的会,或者把日期弄错了,或者一个芝麻大的小事临时冒出来了,要处理,就取消我们的会。有些会也只是瞎扯、聊天,或者改为吃饭,因为中国企业只是一个 afterthought,即...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5日 10:34

站惯了,不敢坐。

我们把一部分货币主权和企业管理权拱手交给美国,让人民币永远做二流货币,让我们的企业永远做二流企业,被人吆五喝六,这个不行,那个退市!让我们的高管在海外资本市场笨嘴拙舌、丢尽颜面。一想起索罗斯,腿就哆嗦。

这就是我们的自信吗?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5日 07:28

在寄人篱下的日子里。

我们上千个公司在海外市场上市,因为:

(1)要么我们不准它们在国内上市(行业不对、亏损),要么上市的过程太痛苦,或者上市之后的减持太折磨。

(2)把资产转移到海外。如果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外汇管制,资本随时流动,还会有人这样做吗?越不准它出去,越是有这种需求。一旦转移出去,打死也不回来。

(3)美国政客经常对我们的公司吆五喝六:这个不行。退市!

我们本来口若悬河的高管到了海外市场只能通过中介机构和翻译才能与人沟通,失去了火花。他们在海外的规则、文化、人际关系方面,也常常手足无措。

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自己的企业家折腾成这样?我们很智慧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