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8月07日 12:32

辛酸的故事

摩根大通成功控股上投摩根!这种芝麻大的事情要折腾多年,牵涉政、商许多人,浪费海量唾沫和大量的人财物,还成为新闻。

你可以想像这是一个什么样营商环境。痛苦啊!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6日 17:49

为小企业提供信贷,走红了

专门为创业公司提供信贷,此创业公司走红美国!

两个巴西小伙子,23岁,辍学创办了一个信用卡公司,Brex, 与一个地方银行 Sutton 合作专门发放小企业信贷,立刻放贷,每月还清余额。

它估值26亿美元,连Peter Theil 都入股。纽约时报报道。

我的评论: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

中国为中小企业提供信贷的机构有五万多个,但绝大部分断肢缺腿。为什么?在有些国家,严重的证券欺诈只罚款60万元,而且老赖们还受到政府保护和鼓励。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6日 12:24

GDP零增长已经相当不错

“零增长”听起来可怕。其实太正常了。它是什么意思?今年的产量、收入跟去年差不多,就叫零增长。对于一个国家,或者一个企业来讲,这不仅正常,而且还算相当不错呢!我们很多企业走下坡路,你知道的。负增长(即,倒退)也很正常。只要不出现大幅度和长期的倒退,你就已经烧了高香了!

几年前,哈佛大学两个教授(Lant Pritchett 和 Lawrence Summers),发表了一篇计量经济学论文,现在越来越受到业内重视。Asiaphoria Meet Regression To The Mean,“亚洲发烧友碰到了均值回归”。

作者们说,

(1)人们做预测时, 常犯一个错误。以过去几年的实际数字为基础向前推。去年8%的增长率,那么今明年......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5日 21:22

不良的威力!

九十年代,不良贷款毀掉了绝大多数信托投资公司。后来幸存者更名时刪除了”投资”二字。

近些年,不良贷款正在毀掉融资担保行业、小贷行业、网贷行业、融资租赁行业、保理行业、财富管理行业、甚至....

经济衰退是原因之一。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之”现阶段”是原因之二。当局和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检讨一下,我们有没有毒害文化,做摧毁契约精神的坏事,比如,包疪和纵容违反规则的人和事。比如,当上市公司的大股东破产时,政府驰援。又比如,干涉司法独立性。等等。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5日 08:27

你今天被“强暴”了吗?

被“强暴”的P2P、被破坏的规则。

近十年来,政府一直鼓励金融创新。海內外人士响应了。其中,欺诈、自融相当严重。这并不奇怪。

政府的巨大错误在于:

(1)多年来一直忽视、甚至纵容坏人。在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时才干预。

(2)政府把整个行业一棍子打死了。它逼着一大批厚道的P2P公司实行三降并清退。殊不知,光是三降一条就是判死缓。监管部门把P和P双方的责任强制推到了平台公司。大家敢怒不敢言。

在本来没有刚兑的地方,政府创造了刚兑。

(3)在这样的次贷行业,36%的年化利率上限是极大的无知和胡来。小额、短期的借贷,获客成本高、违约率高,年化利率在100%,也不够覆盖成本。......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5日 08:27

湖北人抗美援己

到湖北荊门探亲后,写给英文读者的领英日记。

The central China oasis.

Visiting my parents in Jingmen, Hubei Province, I did grocery shopping today. Egg plants, mushrooms and string beans for lunch for the four of us came to a grand total of 10 yuan (1.48 US dollars).

“Not cheap!” moaned my brother Hualiang. Local monthly salary is about 3000 yuan - he reminded me.

The economy is slack but resilient. Joblessness among my folks is high. But people get by. Family ties go some way to soothe the pains. The savings they have made while working in the coastal......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4日 18:51

在两个世界飘游

在两个世界飘游

从香港回到老家,湖北省荊门市,探望父母和亲友,不免感到世界之差异。

今天我去干净明亮的超市买菜。结帐:十元人民币。我弟弟说,十元也不算便宜,因为当地的月工资也只有2500-3700元。与我同龄的爷爷、奶奶们正陪着小孙子在超市门厅里休息,享受免费的空调。

下午两点多,骄阳下,我顺着象山大道步行了至少五公里,希望找一家咖啡店,或酒巴。一杯冰镇咖啡,或啤酒该有多好啊!但我没找到。茶馆我没兴趣。

临街的商铺大多数半掩着,困倦中。不少商铺门上的铁锁已经锈坏了。空置率高。

一家商铺的广告说,可以介绍房抵贷。我进去一问,他们帮银行获客。年利率8%左右。女士悄悄地说,”到了银行,你不要说......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3日 23:25

我不喜欢高利贷!

股市、烟酒摧毁的生命和家庭比高利贷多1000倍。愚蠢的政治和宗教更是万恶不赦。

在关闭股市、禁止烟酒、政治和宗教之后,才有理由治理高利贷。

首先声明,我十分不喜欢高利贷。其实,任何利息都是有问题的。免费使用资金,岂不是很好?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3日 07:42

喊口号累死人

口号是中国经济改策的主要特色。”四个现代化”、”翻两番”、”两头在外”、这个经济圈、那个新区。今天踩油门,明天宏观调控。四十年下来,大家都累坏了。

枯燥乏味是成熟的表现。人民过个安稳的日子就行。不需要激动人心的口号。

很多官话基本上就不是人话。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1日 20:17

解读玖富的招股书

我读了它的招股书,有四个独特之处:

(1)六月底550亿余额确实是业内最大。

(2)第一季度约十亿元贷款来自机构资金,占总信贷发生额的10%左右。这个比例在第二季度猛升到了58%,不过我没有找到总金额的数字。机构的授信额高达700亿元。玖富的执行力和转型力度确实不一般。员工数从过万降到了一千多。分支机构没有了。

(3)在跟机构合作时,玖富利用了人保、太平保险,而不是保证金。

(4)它的香港、印尼业务迈开了步子。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1日 18:01

谁夺走了CFO的工作乐趣?

某公司拟上市,董事长想找一个做过IPO的CFO,但是很不容易。某意中人选这样回复,“作为人生经历,做一次IPO就够了。我不想做第二次”。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1日 07:47

政府与股价

美国总统多次大骂亚马逊、谷歌、摩根大通銀行等公司,但是不影响它们的股价。在其他国家,不太可能。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0日 21:21

给证监会的政策建议

给证监会的政策建议

为了减少上市公司粉饰业绩,证监会可以强行规定IPO定价与利润反向挂钩。这也正好贯彻了中央关于股市为企业扶贫的政策。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0日 20:01

股民的困惑

股民的困惑

难道就因为上市公司的利润多,我就必须给它多捐点钱吗?我们捐钱的多少为什么要跟利润挂钩呢?

如果要挂钩,是否应该反向挂钩呢?比如,利润多的企业不太急需股民的捐助。而恰恰是那些流血不止的企业最需要股民的帮助。

我越想越觉得,九十年代中国政府关于股市的为企业扶贫的阐述十分精辟。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0日 19:40

信仰的动摇!

信仰的动摇!

2002年冬天,我拜访一个中概股公司。它跟老板的私人公司的办公室连着:你从不同的门进去,就发现里面是打通的。

我忽发奇想:上市公司这样打包,那样切割,不都是浪费时间吗?而且,上市公司究竟赚5千万,还是19亿,跟波士顿的基金,或者香港的炒家有什么关系吗?好象真的没啥关系。难道它的利润多,我就应该多捐錢给它吗?

分红吗?能持续分红吗?小股东们有实在的发言权吗?反过来看,小股东们真的在乎吗?分析来,分析去,是否有点煞有介事?

在股市,如果不博傻,难道还有別的路可走吗?迷茫中,我到了某省参观一个纺织品企业。我又问自己:在这遥远的地方,公司的运营跟股价究竟有何关系?即使董事长把公司掏空了,股民......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30日 14:31

股民认赌服输!

众口一辞骂“暴风”和贾跃亭的同时,大家有可能忘了问:股民在买这些股票的时候有没有赌博的心态?当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9日 08:39

中国引爆非洲债务的地雷?

《南华早报》今天的文章:中国会不会引爆非洲债务的地雷?

Are Chinese infrastructure loans putting Africa on the debt-trap express?

Beijing has lent billions of dollars to countries on the continent to build railways, highways and airports but critics say the borrowings are unsustainable,

Chinese officials say the projects will pay off in the long run and host nations are well aware of their limits and needs.

When Clement Mouamba went to Beijing last year, he had two main tasks.

The prime minister of the Republic of Congo needed to find out exactly how much......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8日 20:46

吹牛有代价

吹牛有代价

美国威胁,要重新检讨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过去十年,欧洲国家也不断攻击中国的国有经济统治地位。

但中国确实还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也就是一个很落后的国家。

我们很多人喜欢吹牛,声称马上(甚至已经)超过了美国。殊不知,中国的GDP只是吃饭GDP, 完全不代表国力。而且,这些人的吹牛有害中国。在国际贸易条件等方面,这种吹牛是自讨苦吃。

我們的关税、非关税限制、外汇制度、国有成分、金融制度、政府干预等方面比绝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更落后。也正因为如此,中国不断受到贸易伙伴的攻击。

吹牛的同志们请多休息。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6日 21:37

歧视、残酷是人性

歧视、残酷是人性
我受过不少歧视。在英国居住的过去三年,我和家人都感受到过歧视和距离。我也看到了黑人受到的歧视,和无家可归的白人躺在街边,在刺骨的寒风和冷雨中的挣扎。
 
1989-1994年,我在澳大利亚生活了五年半。我受到过极大的照顾(比如,优厚的双奖学金、破格被聘为联邦公务员、破格担任大学的终身教职),也被大街上的白人骂过、威胁过。
 
在香港的26年里,我看到了香港人如何歧视内地人(包括我)、黑人、菲律宾人,如何优待白人。
 
1979年从湖北农村去武汉上大学,我当然感受到了歧视,就象上海人歧视苏北人和安徽人那样。后来我去北京读书和工作,虽然......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6日 08:50

特斯拉,请听我的祈祷!

这是我去年写的研究报告,成文于2018年8月9日。
 
马斯克说,他准备把特斯拉退市。我提心吊胆。为什么?
 
我担心他做私有化的钱从何而来?现在人们都在乱猜。但我希望他的金主千万不是咱们无知无畏的中国国企。千万不是中投、中化、中信、中冶、中铁、中交、中建、五矿、海通之类,更不要是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银行等等。
 
用别人的钱,胆子大。这我理解。而且在咱中国,一个没有制约的地方,问题更加突出。上回美国的金融危机,咱们国企一直冲在拯救美国的第一线。
 
中信集团在紧急援助了澳大利亚矿业集团之后,转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