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7月13日 08:37

中国只有加息,才能减息!

——在美国富瑞投资银行 Jefferies 研讨会的演讲,
(英文演讲稿已经刊登。下面是提问环节。)

(1)基金经理提问:张先生,最近几个月,中国人民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减息。凭你在广州的基层经验,中小企业看到好处了吗?

张化桥答:很遗憾,完全没有。中国有两个信贷市场:一是为国企和大民企服务的,二是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政府的过度监管在两者之间筑起了一条大坝,中间偶有裂缝,但那是小打小闹。人民银行的动作主要影响前者,不影响后者。今天,我们草根金融的利率还是很高。我们小额贷款行业的人们不喜欢这种情况的持续,因为高利率必有高风险,而且,这么高的利率对我们的客户的长期发展......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2日 21:28

股民如何从愤怒中走出来

- 张化桥在中国财富管理高峰论坛的发言(2012年7月12日襄阳)

过去十多年,全球股民都亏了钱,这还不包括通胀对购买力的侵蚀。未来十年看起来也不妙。大家很愤怒。怪政府。怪投行。怪贪婪和欺诈的企业家。怪自己。

这很不健康。我们退一步,看看应该从中学点什么。我觉得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股民的独立性。二是政府的政策调整。简言之,我们要从愤怒和指责中走出来。(喜欢用国骂的人,请不要往下读。)

(1) 股民的独立思考
*分析师要独立于投行业务:当然。
*分析师要独立于上市公司。
*分析师要独立于昨天的自己:你昨天看错了,你不需要死撑。你只需要说一身,"我变卦了!"或者"我以......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0日 06:56

China's banking reform: What the (under)dog saw

A speech at a conference Jefferies hosted in Hong Kong on 10 July 2012.

Ladies and gentlemen,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to you today. My name is Joe Zhang, and I am chairman of Wansui Micro Credit in Guangzhou. I'd like to speak about China's banking reforms from an SME perspective.

Broadly, my take on the banking reforms is this:

(1) First, interest rates have been largely liberalised, with the exception of rates for household deposits; I am very surprised by the stock market view that interest rate liberalisation (and the latest ......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6日 09:08

我是经济难民,我支持奥巴马!

1989年1月19日,当我乘坐的飞机徐徐降落在悉尼机场时,我闭上眼睛,低声地跟自己说,"This is it! This is it!"。坐在身边的也去澳大利亚留学的王卫东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你说梦话吗?"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5日 14:37

我是经济难民,我支持奥巴马!

1989年1月19日,当我乘坐的飞机徐徐降落在悉尼机场时,我闭上眼睛,低声地跟自己说,"This is it! This is it!"。坐在身边的也去澳大利亚留学的王卫东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你说梦话吗?"

我瞪了他一眼,"大丈夫一去兮,不复还!"。

没错,我出国留学的第一天就没有想过要回国。我刚刚离开了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月薪52元的主任科员职务,到澳大利亚读书。我承认,我是个经济难民,跟千千万万在世界漂流的寻求较好日子的人们没有区别。一百年以前,下南洋的华侨就是经济难民,为什么今天的化桥不可以呢?

确实,我没出息,没有信仰。我只是老百姓一个。1994年6月,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潮把......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6日 09:55

分红无限好, 只是别强迫

自从拙作《强制上市公司分红非常危险》5月23日发表以来,很多人表达了反对意见。让我做点澄清。
(1)企业分红当然好。我做股民也喜欢分红, 赞成分红。但是这跟政府无关,不能强迫。中国政企不分问题已经很严重。
(2)现在A股公司如果被迫分红,很多公司就会留下一堆生锈的机器,漏雨的厂房,和没人要的产品。失去现金支持,股价会大跌的。特别是大量中小型的股票会很悲惨。股民必须理解这一点。英文里有一句话,用在这里很恰当,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意思是,你究竟想要什么,你可想清楚!你如果真的得到了你所要的东西,你可别哭鼻子!
(3)分红的公司未必好,不分红的公司未必坏。庞式骗局可以从股民手上骗来10亿......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6日 09:55

分红无限好, 只是别强迫

自从拙作《强制上市公司分红非常危险》5月23日发表以来,很多人表达了反对意见。让我做点澄清。
(1)企业分红当然好。我做股民也喜欢分红, 赞成分红。但是这跟政府无关,不能强迫。中国政企不分问题已经很严重。
(2)现在A股公司如果被迫分红,很多公司就会留下一堆生锈的机器,漏雨的厂房,和没人要的产品。失去现金支持,股价会大跌的。特别是大量中小型的股票会很悲惨。股民必须理解这一点。英文里有一句话,用在这里很恰当,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意思是,你究竟想要什么,你可想清楚!你如果真的得到了你所要的东西,你可别哭鼻子!
(3)分红的公司未必好,不分红的公司未必坏。庞式骗局可以从股民手上骗来10亿......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5日 14:43

被忽略的燃气公司:新天能源(956 HK)

-2012年6月9日在深圳慢牛投资俱乐部的发言:

最近几年,中国燃气板块确实为投资者赚了很多钱。而且这个板块很抗跌。我最近研究了一家公司,现在我把初浅的认识提交给大家研究。我首先强调,这家公司的风险很大,就像其它的每个上市公司一样。

我关注这家公司的原因如下:新天绿色能源(956 HK)的业务具有较强的防御性,利润成长率在30%以上,今年的市盈率5-6倍,0.7倍的市净率,5.5%的股息率。它的股价比一年半前的IPO价格跌了一半。

在进一步介绍这家公司之前,我想提醒慢牛投资俱乐部的会员们帮助我们广州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推荐两个总裁助理,和两个IT经理。详细内容在后面。

新天绿色能源(965 HK)背景介......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4日 09:38

全球股民的撤退

股市好的时候评论家们大多看好。股市不好的时候评论家们大多看淡。当然,股民也是如此。

但是,2012年5月23日,英国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股票失宠"(Out of Stock) 不属此类随风飘的性质,值得一读。我先归纳,然后结合中国的情况做点评论。

德国的安联保险公司管理客户资金17000亿英镑。它只有6%的投资在股票上,而90%在债券上。十年前,股票投资的比例高达20%。它的资产配置主管 Nikhil Srinivasan 说,"我们完全是听从保单持有人的意愿。我们没必要在股票投资上过分激进。"

世界上很多机构都跟安联保险一样,一直在降低股票的比重。这种现象正在对企业界产生巨大的影响。很多企业加大了对债......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5日 13:17

强迫上市公司分红很危险

不少人建议中国证监会强迫上市公司的现金分红要到达某个水平。我觉得这个主意千万使不得。五个原因: (1)每个公司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是否分红和分红多少的条件不同,政府很难制定统一的政策来约束它们。分红未必就好,不分红未必就坏。 (2)现金究竟在上市公司里面还是在股东手上,本质上应该是一样的。中国的公司有这样那样的恶行,并不能通过强制分派现金来解决。 (3)是否分红和分红多少是企业的权力,不是政府的权力。我们不能乱来。 (4)现在的A股估值还是太贵。一元的现金支撑着好几元的股票市值。也就是说,他们的"市净率" price-to-book 在3到4倍。如果强制分红,我估计很多股票的价格会因为......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5日 10:32

过桥贷款是个陷阱

大多数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公司都喜欢发放过桥贷款。背景如下:企业要先归还银行的老贷款,然后才可以再借新钱。这几天的过桥甚至成了某些小额贷款公司和担保公司的主食。你看:500万元的过桥贷款,期限一天,利息率每天百分之一。如果年化的话,那简直比高利贷还高利贷。

过去三年,我们万穗公司也做这项业务, 并且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不过,我一直就很怀疑这个产品。但是没有勇气干掉它。

我知道,过桥贷款的风险跟回报太不成比例了。比如,那单500万元的过桥贷款,虽然"年化利率"非常高,但是,咱们还是别讲利率,咱们讲利息额吧。如果这单过桥贷款不出意外,我们收取5万元报酬。如果出问题,我们的损失是100倍!我们......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3日 20:10

强制上市公司分红非常危险

听说有人建议中国证监会强迫上市公司的现金分红要到达某个水平。我觉得这个主意千万使不得。五个原因:

(1)每个公司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是否分红和分红多少的条件不同,政府很难制定统一的政策来约束它们。分红未必就好,不分红未必就坏。
(2)现金究竟在上市公司里面还是在股东手上,本质上应该是一样的。中国的公司有这样那样的恶行,并不能通过强制分派现金来解决。
(3)是否分红和分红多少是企业的权力,不是政府的权力。我们不能乱来。
(4)现在的A股估值还是太贵。一元的现金支撑着好几元的股票市值。也就是说,他们的"市净率" price-to-book 在3到4倍。如果强制分红,我估计很多股票的价格会因为失去现......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3日 20:10

强制上市公司分红非常危险

听说有人建议中国证监会强迫上市公司的现金分红要到达某个水平。我觉得这个主意千万使不得。五个原因:

(1)每个公司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是否分红和分红多少的条件不同,政府很难制定统一的政策来约束它们。分红未必就好,不分红未必就坏。
(2)现金究竟在上市公司里面还是在股东手上,本质上应该是一样的。中国的公司有这样那样的恶行,并不能通过强制分派现金来解决。
(3)是否分红和分红多少是企业的权力,不是政府的权力。我们不能乱来。
(4)现在的A股估值还是太贵。一元的现金支撑着好几元的股票市值。也就是说,他们的"市净率" price-to-book 在3到4倍。如果强制分红,我估计很多股票的价格会因为失去现......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0日 15:24

政府欺诈对股市的毒害

—— 5月8日在北京慢牛投资俱乐部的发言

政府的欺诈有多种形式,对社会道德和股市文化产生着致命的打击,比企业家的欺诈具有更大的杀伤力。如果我们想重建中国的商业道德和股市文化,必须从政府开刀。 我举三个例子。 (1)某地政府为了扶持几个本地的公司到证券交易所上市,不惜在税收,环保,资金和土地等方面给这些公司开小灶。他们甚至帮企业设计如何做假帐,比如伪造前几年的销售额,利润和实际缴税额。这种做法有很多恶果:破坏公平竞争,浪费纳税人的钱财,鼓励官商勾结,欺骗股民,毒害股市。 政府的扶持当然不能让一个阿斗公司强壮起来。这种补贴虽然是一次性的,可是,股民买的是公司未来很多年的利润。......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7日 09:20

我的投资难题

今天我49岁。我老婆和孩子们给我的礼物是让我回湖北农村看看父母亲。我还是象三十多年前从大学放寒暑假一样充满了喜悦和期待。

我妈问,我做了一年信用社(其实是小额贷款公司),感觉累不累。我回答,很累,赚钱很难,肯定比做投资银行还要难一些。我坦白说,我以前从来没有读过一本励志的书,但是现在,我有时要靠励志的书支撑,才能在单位里保持热情洋溢。官员们口头上很支持我们的行业和公司,但是,我要做点事情可不容易。规则多而且荒唐,合规成本太高,而我天生就胆子特小,不敢违规,当然什么事也做不成。但是,我知道有些好人被迫违规。

我妈摸着我的秃顶,说,"你的头发好像又少了一些"。我说,我最近经常......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29日 15:16

对冲基金的心酸泪

神州大地,春寒料峭。某日,我眉飞色舞地跟某个政府部门的领导解释了中国某项经济政策的不合理性,并且提出了改革建议。听完后,他皱起了眉头,"你说了半天,不就是想多赚钱吗?" 我……哑口无言。
 
在世界上多数地方,对冲基金的形象都不好。当他们揭露上市公司的欺诈时,人们对上市公司的欺诈行为不感兴趣,而是质问对冲基金的意图。其实,他们没有阴谋,他们只有阳谋。他们帮助社会减少欺诈,可歌可泣。
 
最近,我读了对冲基金经理大卫·安鸿(David Einhorn) 的一本书,《永远欺骗一部分人》(Fooling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27日 21:23

股市也要打击通胀

在深圳慢牛投资俱乐部的发言,

      十多年前,我在UBS当中国研究部主管。格林科尔和它的董事长顾雏军正在香港高等法院起诉我和UBS,理由是我诽谤他和他的公司。另外一个中国的红筹公司,欧亚农业(在沈阳市荷兰村种植兰花的骗子公司)的董事长杨斌也正在对记者喊话,要告我。我有过很多不眠之夜,全靠家人和雇主支持。香港的媒体非常好:他们公正的报道给了我鼓舞。香港的企业界领袖蔡东豪还在信报撰文,"我挺张化桥"。UBS高层对我的大力支持也让我终生难忘。奇怪的是,当时,国内的数家大媒体反而骂我"黑嘴","别有用心"。

    &n......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6日 10:47

痛苦挣扎的小额贷款行业

四月五日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1951年秋天,纽约联邦法院开庭审判银行抢劫犯 Willie Sutton。 法官质问,"你为什么抢劫银行?" Willie Sutton 答," 因为银行钱多啊! Because that is where the money is !" 后来,这话成了绝唱。

      今天,我斗胆占用你们几百人的宝贵时间,讨论小额贷款行业。你可能会问,这个行业有商机吗?我的回答是,当然啦!

      这个商机很大。它不仅属于弄潮儿,也属于中国。可是这个行业正在傲慢与偏见的笼罩中痛苦挣扎。我认为,它的挣扎就是中小企业的挣扎,就......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6日 11:09

痛苦挣扎的小额贷款行业

-  四月五日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1951年秋天,纽约联邦法院开庭审判银行抢劫犯 Willie Sutton。 法官质问,"你为什么抢劫银行?" Willie Sutton 答," 因为银行钱多啊! Because that is where the money is !"  后来,这话成了绝唱。

今天,我斗胆占用你们几百人的宝贵时间,讨论小额贷款行业。你可能会问,这个行业有商机吗?我的回答是,当然啦!

这个商机很大。它不仅属于弄潮儿,也属于中国。可是这个行业正在傲慢与偏见的笼罩中痛苦挣扎。我认为,它的挣扎就是中小企业的挣扎,就是中国的挣扎。我们对它的冷漠和敌视就是害人害己。我做小额贷款快一年,一无所成。这没什么了不起。可是如果千千万万......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6日 11:09

痛苦挣扎的小额贷款行业

-  四月五日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1951年秋天,纽约联邦法院开庭审判银行抢劫犯 Willie Sutton。 法官质问,"你为什么抢劫银行?" Willie Sutton 答," 因为银行钱多啊! Because that is where the money is !"  后来,这话成了绝唱。

今天,我斗胆占用你们几百人的宝贵时间,讨论小额贷款行业。你可能会问,这个行业有商机吗?我的回答是,当然啦!

这个商机很大。它不仅属于弄潮儿,也属于中国。可是这个行业正在傲慢与偏见的笼罩中痛苦挣扎。我认为,它的挣扎就是中小企业的挣扎,就是中国的挣扎。我们对它的冷漠和敌视就是害人害己。我做小额贷款快一年,一无所成。这没什么了不起。可是如果千千万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