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5月22日 08:36

就业机会被监管掉了

今年,中国有700万大学生需要就业。明年后年,数额会更大。当然,中学生的就业问题以及失业者的再就业问题更加严重。

咱们中国人真的想解决这个问题吗?当然不想。从高管到贱民,从满洲里到三亚,每个中国人都非常强调"监管",振振有词。我曾经说,再成立100个发改委,也不能满足中国人的要求。几十年来,中国人被洗脑,已经到了观点高度一致,和众口一词的地步。

大家并不是不知道,中国的就业机会都被监管掉了。我接触到大量企业家。他们的很多生意都由于荒唐的监管而挣扎。如果某家企业倒闭,咱们的媒体和大众就会幸灾乐祸,会长期大篇幅的负面报道。"你看,这小子野心太大。贪心。不安分。也不看看他值几斤。以前,他只......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9日 21:51

中国的政治企业家

- 读书笔记,Eat People (作者:Andy Kessler)

墨西哥的首富Carlos Slim是政治企业家,比尔盖茨是市场企业家。通过中国官员批条子进口紧俏物资,或者从政府获得特许经营权的人们是政治企业家,但是马云和刘强东是市场企业家。政治企业家通过权势获得利益,敲诈民众,骗取政府的补贴,堵住竞争者,等等,但是只有市场企业家才带来发明创造,改善人类的福利。前者只是财富的再 分配,后者把蛋糕做大。墨西哥的贫困基本上是因为Carlos Slim 的富有。这是硅谷投资者Andy Kessler 的最新研究成果。

他的书去年出版,名为"吃人",Eat People。名字吓人,里面的很多观点也颇为超前。不过,他是严谨的研究者,他的书很值得一读。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3日 19:40

咱们为什么都爱发改委

下面文章写于2013年4月5日,今天重登:

每次,美国的校园发生枪击惨案以后,各方人士就提出这样和那样的解决方案,比如检查买枪人的背景,购买的支数必须有上限,实行核准制,等等。但是,问题从来就不可能得到解决。根源何在?

《华盛顿邮报》的评论员Henry Allen说,美国人根本就不想解决这个问题。"美国人太爱他们的枪了。这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咱们把持枪当作与生俱来的权利。"

由此,我联想到咱们中国人对特权和贪污的深仇大恨。其实,准确地说,咱们中国人只是痛恨别人的特权和贪污而已,如果自己有机会,还是想利用特权和贪污的。因此,各路神仙拿出的解决方案也都是根本无法解决问题的隔靴瘙痒,因为大家......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2日 12:25

QFII 推动A股大涨?

上周,某记者问我,"市场普遍认为,中国政府大力增加RQFII和QFII的额度会推动A股大涨。你怎么看?"

张化桥:你知道过去一百年,美欧和日本的 RQFII 和 QFII 的额度分别是多少吗?

记者:不知道。

张:他们从来不搞这种浪费时间的岛国游戏。

记者:你的意思是?

张:你可以把马牵到河边,但是你不能强迫它喝水。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1日 20:38

诚聘英文翻译

你能翻译张化桥的英文书《影子银行淘真金》吗? I will publish on 14 May an English book entitled "Inside China's Shadow Banking: The Next Subprime Crisis?"

I'd like to invite you to translate it into Chinese.

Please contact Maggie Zheng of Enrich Publishing Company for details. Her telephone number is 010-8250 9830 and her email address is maggie.zheng@enrichculture.com.

Let's talk Dollars.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3日 16:59

你的钱也属于他

自从我关于企业分红的两篇博文发表以来,我收到好几位朋友来电。他们说,即使股价再低,我们的上市公司也不会分红。怎么办?

我首先承认,如果股价太高(高于净资产的25%溢价),大股东为了利益最大化,会自然选择不分红,而出售股票套现。但是,即使股价低于净资产,公司也照样可能不分红。

那就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了。大股东如果选择把钱留在手中自己玩,永远不让小股东沾手,那你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的钱属于他,你的钱也属于他。..... 你根本就不要买他的股票。

结论:股价低是高分红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巴菲特举的例子是诚实的公司。




......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1日 19:19

企业不分红的根本原因

4月20日,我在博文《企业分红的坏处》中谈到巴菲特举的一个例子。如果企业每年ROE达到12%,股价相对于净资产(book value) 有25%的溢价,那么,他演绎的结果是,大股东的根本利益在于不分红,而通过股票套现的办法来实现利益最大化。

这里,最重要的指标只有一个,那就是25%的溢价。当然,长期到达12%的净资产回报率(ROE)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正好相当于美国50年来道琼斯指数公司的平均回报率。

咱们来看看神州大地。中国公司为什么不分红?它们的股票相对于净资产的溢价可不是25%,也不是55%!而是几倍!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当大股东笨到极点的时候,才会大量分红!但是,大股东怎么会笨到极点呢?他们一点......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5日 02:21

黄金为什么暴跌?

我在英国游学三周,参加了几个研讨会之类的聚会。正好碰到黄金价格暴跌。各路神仙各有各的解释,并且各有各的下一步预测。

本人完全不懂黄金,不敢凑热闹。不过,一个英国投资者的话与众不同。我想转达给朋友们,看似乎有点道理。我首先申明,我不懂,不敢判断,只是转达。Please do not shoot the messenger!

他说,"还是巴菲特说的好,黄金没有多大的使用价值,又不能繁殖。我看黄金暴跌根本就没有任何原因。一个根本不值钱的东西被人们炒高了,必然下跌。至于什么时候跌,跌多少,只有上帝才知道。你们都别瞎蒙了!也别预测!没有意义。这就跟古董,和艺术品一样。值多少钱?没有估值的基础。......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0日 05:37

企业分红的坏处

最近,我看了巴菲特2012年给股东的信。我最感兴趣的一段,是他谈论分红的坏处。 

他举了一个例子。"一家公司,净值200万元,你我各占一半。该企业的股本回报率ROE每年12%,留存利润也一样获得12%的年回报率。外人不断想以净值的25%溢价入股。

你想每年分红率为1/3,另外2/3留存。第一年末,你我各分得红利4万元。于是,每年的派息额和"股票"价值均增长8%(亦即,12%减去4%)。

十年弹指一挥。咱俩的公司的净值达到了4,317,850(亦即200万每年复合增长8%)。你我的各半股份当然有个市价:2,698,656元(注意:25%的净值溢价)。咱俩都发达了。

但是,如果咱哥俩十年不分红,咱们就可......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5日 09:26

咱们为什么都爱发改委

每次,美国的校园发生枪击惨案以后,各方人士就提出这样和那样的解决方案,比如检查买枪人的背景,购买的支数必须有上限,实行核准制,等等)。但是,问题从来就不可能得到解决。根源何在?

《华盛顿邮报》的评论员Henry Allen说,美国人根本就不想解决这个问题。"美国人太爱他们的枪了。这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咱们把持枪当作与生俱来的权利。"

由此,我联想到咱们中国人对特权和贪污的深仇大恨。其实,准确地说,咱们中国人只是痛恨别人的特权和贪污而已,如果自己有机会,还是想利用特权和贪污的。因此,各路神仙拿出的解决方案也都是根本无法解决问题隔靴瘙痒,因为大家根本不想解决这些问题。换言之......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2日 11:26

看见魔鬼时,别吭声!

奥林巴斯二十年的假账曝光

五十岁的人,在读书时应该保持冷静。不过,本周我读日本奥林巴斯前CEO,Michael Woodford 的书,《曝光》Exposure,数次为之动容。2011年,Woodford 与奥林巴斯的董事会和其他高管进行斗争,揭露公司二十年的假账,让我想起我本人11年前与几家中国上市公司在法庭内外的搏斗,以及个人付出的代价。

除了与骗子较量,Woodford 和我都同样遇到了公众的冷漠,政府的袖手旁观,同事的不理解,和恶人的诬陷。很多股民极端自私自利,当假账曝光时,他们不是感谢讲真话的人,而是把股价暴跌的损失怪罪到讲真话的人身上。当然,股民的邪恶和自私自利也纵容了企业的管理层。

奥林巴斯是日......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1日 19:27

声明

各位读者:

我的新浪博客被非法入侵,最新博文《多空胶着 操作仍需谨慎》属伪造文章。请读者留意。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31日 22:38

华尔街的围城(现代版)

- 读予龙的《疯狂的信用》有感,

虽然读书是我的最大爱好,但是这本书只是我25年来所读的第5本中文书。请恕我直言:绝大多数中文书的假,大,空话太多了,政治口号更令我恶心。太多的中文书粗制滥造(我指的当然是内容)。太多的中文书带有太强的目的性。

予龙的书让我感受到了作者在写作过程中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和力气。这让我很有点惭愧。虽然我的两本书《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和《避开股市的地雷》也花了一些功夫,但是,比起予龙,我还太差。我感受到了予龙的书的翔实。你也可能会批评予龙的书有点婆婆妈妈: 大家都很忙,也许有些背景可以省略。也许你是对的。

予龙的书中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完全......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8日 11:40

最简单的政策就是不行!

1995年,美国的金融衍生工具快速膨胀。各工商企业趋之若鹜,对整个金融体系构成了越来越大的风险。怎么办?有人请巴菲特出主意。巴菲特说,很简单,叫所有工商企业的CEO在年报上签字,确认他们本人明白和理解他们所购买的衍生产品。因为这些CEO根本不懂复杂的衍生产品,所以他们会乖乖地减少衍生产品的使用。

巴菲特说,当然,这样简单的政策措施不可能得到监管部门的采纳,因为人类都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My proposal will not be adopted, because it is too simple".

美国跟中国何其相似乃尔!在中国,房地产市场早已经失去理智,政府年年打压,还......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6日 22:45

傻瓜看重庆农商银行

重庆农商银行(3618 HK)公布了2012年的业绩。午餐会上,我发表了一番跟大家有点不同的意见,某大佬听进去了,拿起电话给他的经纪人: 喂?

我很看好这家银行,原因如下。

(1) 不太可能倒闭。

(2) 确实有坏帐风险,但是哪个行业没有呢?出了大问题的话,政府会拯救它,可能不会拯救别的行业的企业。

(3) 虽然是家小银行,但是凭着它400亿港元的市值,也算得上一家大型上市企业。

(4) 它是一家地方性银行,没错。但这又有什么不好?难道到处撒胡椒面,没有一个核心市场就好吗?重庆虽小,也有33个县,国土面积几乎赶上匈牙利,人口多两倍,你还不满足?

(5) 过去......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1日 18:02

踩着舞步去上班

-读书笔记(Tap Dancing to Work)

这个读书笔记主要是写给自己看的,相当于学生复习功课。

(1)巴菲特说,他每天踩着舞步去上班,因为他只跟他喜欢,尊敬,和仰慕的人们打交道。I tap dance to work. I do business with people I like, respect and admire. (He leads an unhurried, unhassled, largely unscheduled life.) 

(2)有人说,"我很讨厌我现在的工作。我准备只干十年。然后,我就。。。"。对此,巴菲特说,"这种话就像等到老了再做爱一样奇怪"。That is a little like saving up sex for your old age.

(3)巴菲特应用某人的话,投资者的不幸都是由于他们不能安安静静......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7日 17:51

衡量通胀, 看科长指数

大家对官方的通胀率数据普遍有怀疑,因此,2010年我发明了一个科长指数来衡量通胀。为什么不用局长指数, 或者部长指数? 因为局长和部长的综合薪酬和生活费用的增长显然高于全国平均数, 因此没有代表性。

本人1986-1989年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当主任科员(也就是科长),当时每月工资是52元,加上副食品补贴和免费的单身宿舍及医疗保障,综合价值(The package)大约是每月130元。现在2013年, 同样一个科长的综合价值大约15000元。也就是说,这25年来老百姓供养一名科长的费用,每年大约以20.9%的复合比例增长。

显然,中国实体经济并没有用20.9%的高速度增长。或者说,科长的劳动生产率并没有达到20.9%的复合增长。中间的差距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6日 15:24

利率决定估值

-在某基金公司LP投资者大会上的主题发言
(北京,3月16日)

上周,我读了一本新书,《Tap Dance to Work》。它搜集了过去50年美国财富杂志对巴菲特的报道和巴菲特本人的几篇文章。其中巴菲特在1999年写的一篇文章很有趣。

巴菲特把1998年前的34年分成两个阶段(各17年):一个大熊市,一个大牛市。道琼斯指数在1964年底为874点,17年以后,即1981年底:还是875。当然,通胀侵蚀了购买力。在第二个17年的起点,即1981年底,指数为875点,但是1998年底,它大涨到了9181点。

这跟经济增长有关系吗?完全没有。其实正好负相关!请看:美国的GNP(国民收入)在1964到1981年(17年)大涨373%。......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5日 21:06

卖方觉得不好意思

市面上,任何产品的效用并不因为其价格的涨跌而变化。所以,作为买家和消费者,我们理所当然尽量压低价格。当然,卖家会尽量抬高价格。

这是大白话。不过,轮到中国的股市,这个逻辑就不灵了。中国股民总是尽量地抬高股价。便宜了,就不高兴。买股票的人群和卖股票的人群都齐心协力,把股票往上抬。

昨天,我应邀到深圳的某PE基金公司做客。我问起他们所投资的几家企业在过去几年的上市(和退出)情况。老板说,券商和股民们"瞎胡闹",在IPO时,那么高的估值,让他都感到不好意思。

在中国,股民们为上市公司的估值做辩护的劲头儿比大股东们(包括PE基金)还大。老实讲,我看不明白。卖家说,每股7元就够了。买......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4日 13:15

股票市场的规律

任何规律都有例外。不过,两个"小规律"很有趣。

(1)我在投资银行当分析师的时候,一位很有智慧的销售部同事名叫Gooding先生。某日,他对我说,"Joe, 你看我们销售员每天打交道最多的都是基金经理中不那么特别聪明的。他们天天问,该买那只股票?为什么?等等。其实,最聪明的投资者很少交易,很少问你的意见,很少关心天底下在发生什么事,或者政府出了什么政策"。我当时不太明白。不过,后来,我到投行部,某智者告诉了我一个类似的现象。

(2) 最近,关先生对我说:"最优秀的公司很少跟投行打交道。为什么?他们生意不错,现金流稳定增长,不需要老是发行债券,不需要(也不愿意)配股或者增发,更不需要重组。投资银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