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9月09日 13:14

新股上市是怎样炼成的?

- 摘自张化桥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


      人,生来爱凑热闹。IPO就是一个大热闹。券商把公司的亮点都挖掘完了,还有多少空间留给散户呢?即使我在投资银行工作的那十五年,我也一直觉得买IPO不够明智。我自己没有买过IPO,我最反对的是散户买IPO。这里,我举两个真实的例子。

      2009年,本人在瑞士银行投行部工作,有幸跟其它3家投资银行一起担当一家红筹公司的IPO主承销商。当时市场气氛不错。全世界人民刚刚从金融海啸中爬出来,感到无比幸运。这家公司的董事长说,过去几年的上市努力都失败了,原因在于市场气氛不好,被迫延到现在,必须打一个漂亮仗。他还说,定......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7日 18:45

业绩包装过度,有些公司憋不住了

很多公司上市一年后业绩就大跌。为什么?上市那一年业绩包装过度 (俗称"做假账"):你看那3年净利润就像一条直线上升,每年增长30%。多好看啊!此外,大股东个人也慷慨地掏腰包补贴公司,买公司的产品,借钱给公司用,替公司承担上市过程中的攻关费用,等等。上市那一年的利润简直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

但是,包装终究有个极限。市政府的补贴(开小灶)也是一次性的。有的公司由于各种原因,上市时间被延后一两年,结果惨不忍睹:它憋不住了。业绩大泄,显露原形,不能上市了。日后如果想上市,要先包装几年,再造一条上升的直线。


摘自张化桥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

&nbsp......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5日 09:46

利润不增长,股民怎么办?

- 摘自张化桥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

  股票投资的要诀是寻找(并奢望分享)企业的利润增长。但如果大多数公司要么长期不增长,要么负增长,我们该怎样投资呢?
  利润增长固然美丽,但是完全不增长的企业也可以很美;利润增长如果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这样的增长对股民经常是有害的。
  一家企业如果有一个可持续的生意,这个生意有“护城河”: 生意要么竞争不激烈,要么不需要竞争,那么这家企业就很幸运:它什么都不用做!即使没增长也没关系,它的长期回报率依然可以相当好。
  这就好比一个十年前购入的商铺,它有“护城河”— 你什么也不需要做,因为即使完全抛开商铺......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1日 10:27

如何从上市公司偷钱

摘自张化桥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最近我有点压抑:我研究了两家看起来很迷人的上市公司,结果都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它们公司的钱(即股东的钱)在哗啦啦地往外流。我不知道董事长有没有从公司里偷钱,但是,其他人有能力如此偷窃吗?

我拿出其中一个公司来举例。这家公司有4家工厂。几年前上市,股民欢呼,两年内股价翻番。当时,它的两个老厂本来就很宽敞。如果董事长是一个诚实的企业家,他应该在那两个老厂增加生产线,或者连生产线都不用增加,增加一个班次就可以了。从一班增加到偶尔的两班倒。这是很理性的解决方案,何况,它当时连一班也没有开足马力。

但是,董事长显然有另外的小算......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31日 16:24

股民要买通用设备,避开专用设备

- 在《避开股市的地雷》新书发布会上的辩论

上周六,深圳东方港湾投资公司的钟兆民跟我辩论银行股。

张:你为什么不看好中国的银行股?

钟:我不看好任何国家的银行股。(1)周期性。(2)资本密集型。银行需要不断圈钱。(3)高负债率。危险。

张:我看好目前中国的银行股。(1)周期性:中国绝大多数行业都有周期性,程度不同而已。现在虽然不是周期的谷底,但也不是周期的顶峰。

(2)资本密集型:这本身就是进入门槛啊!还有牌照限制。

(3)高负债率确实是个很大的风险。银行赚钱靠杠杆,但坏账也可以把银行整垮。不过,经济更糟糕时,银行垮台之前,我们的工厂和商业不知......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9日 07:42

如何从上市公司偷钱

- 摘自张化桥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 最近我有点压抑:我研究了两家看起来很迷人的上市公司,结果都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它们公司的钱(即股东的钱)在哗啦啦地往外流。我不知道董事长有没有从公司里偷钱,但是,其他人有能力如此偷窃吗?

我拿出其中一个公司来举例。这家公司有4家工厂。几年前上市,股民欢呼,两年内股价翻番。当时,它的两个老厂本来就很宽敞。如果董事长是一个诚实的企业家,他应该在那两个老厂增加生产线,或者连生产线都不用增加,增加一个班次就可以了。从一班增加到偶尔的两班倒。这是很理性的解决方案,何况,它当时连一班也没有开足马力。

但是......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6日 11:14

巴菲特的连锁超市

-在深圳慢牛投资俱乐部的发言

在德国,有一个州政府控股的没有上市的大型连锁超市(以蔬菜,水果和日杂为主)。创办以来二十年,它已经在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开办了5200家门店(大型,中型和小型业态均有):多数为自营,少数为加盟。

这家企业有几个特点:
(1)销售额增长率不高:过去5-6年,销售额复合增长率为11%,未来三年销售增长率可能降到5-6%甚至更低。当然,如果未来通胀加快,它的销售额增长率也可能会被推高。这五,六年,虽然它的销售额增长慢,但是,每股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高达23%!今年,由于经济放慢,增长率可能受到压抑,但也不会太差。
(2)多年来,它完全没有银行负债, 现金流很......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0日 08:25

香港第一代渾水: 民企未死!

渾水始祖:民企未死!

(東方日報,香港,2012-8-20)

渾水研究(Muddy Waters)去年發表報告狙擊嘉漢林業,引發「民企風暴」後,投資者對民企股信心明顯已動搖,然而因創立民企指數、有「民企之父」之稱的張化橋,接受本報獨家訪問時為民企「護航」,高呼「民企未死!」,還說「中國經濟的前途在於民營企業,不在於國有企業」,更直言民企股「任何板塊」也值得投資。

 
中國經濟的前途在於民營企業,不在於國有企業。

自稱為香港第一代......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5日 08:13

不要怂恿股民当炮灰

政府救市非常危险,只能延缓痛苦的调整,必要的调整。救市只能给股民不切实际的,不能持续的期望和幻觉,实际上是怂恿股民当炮灰,那是不够厚道的做法
 
中国的股市为什么跌跌不休?它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笔者认为, 它的运转很正常, 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那些发牢骚的人们只不过拿错了温度计而已。股市涨跌和估值高低都不是股市健康与否的标准。
 
首先,我们来看看出租汽车的牌照。如果政府紧紧地卡住起初发行牌照的数量,但对未来即将发行的新牌照数量含糊其词,那么,起初的牌照价格会很高(由于供不应求),而随着新牌照的不断面世,牌照的价格会下降。

沪深股市如果长期......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4日 19:36

中国股市真的出问题了吗?

-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6010

股市正在从很贵转向贵。但是, 大家竟然要求政府救市。政府救市非常危险,只能延缓痛苦的调整,必要的调整。救市只能给股民不切实际的,不能持续的期望和幻觉,实际上是怂恿股民当炮灰, 前赴后继。那是不厚道的做法。我们可以自私, 但是不能没有良心。


中国的股市为什么跌跌不休?它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笔者认为, 它的运转很正常, 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那些发牢骚的人们只不过拿错了温度计而已。股市涨跌和估值高低都不是股市健康与否的标准。

首先,我们来看看出租汽车的牌照。如果政府紧紧地卡住起初发行牌照的数......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4日 19:36

中国股市真的出问题了吗?

-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6010

股市正在从很贵转向贵。但是, 大家竟然要求政府救市。政府救市非常危险,只能延缓痛苦的调整,必要的调整。救市只能给股民不切实际的,不能持续的期望和幻觉,实际上是怂恿股民当炮灰, 前赴后继。那是不厚道的做法。我们可以自私, 但是不能没有良心。


中国的股市为什么跌跌不休?它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笔者认为, 它的运转很正常, 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那些发牢骚的人们只不过拿错了温度计而已。股市涨跌和估值高低都不是股市健康与否的标准。

首先,我们来看看出租汽车的牌照。如果政府紧紧地卡住起初发行牌照的数......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7日 07:42

降低中小企业资金成本的关键

感谢每日经济新闻和北京大学的邀请。

我的发言的中心思想是,要想降低中小企业的资金成本,政府必须大幅度收缩国有企业在经济中的比重,减少他们对资金的占用和浪费,最好把大量的国有企业通过竞拍的方式卖掉。

中国的利率就像一个高高的水泥柱。柱子的下端是活期存款利率:年息1%甚至更低。往上看,是定期存款利率(2-5%),基准贷款利率(6%以上)。再往上看,是银行实际收取的中小企业贷款利率,为10%左右,小额贷款公司收取的年息18-25%,以及民间借贷利率30%到50%。

每个国家的中小企业贷款利率都大大高于基准利率。这不奇怪。但是,中国利率的这根水泥柱太高。不是因为高利贷业者心狠手辣,而是政......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5日 19:04

美丽动人的中国股票

摘自我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人民大学出版社八月底出版)...


1974年,福布斯的记者问巴菲特,"你觉得目前的股市如何"?巴菲特笑答,"我的感觉就像一个性欲强烈的男人到了 ... 色情场所一样!" 他还说,便宜的好公司太多了,他只恨自己资金不够。当然,一直到八年以后,即1982年,美国股市才大振雄威。1968年到1982年,美国经历了15年的大熊市,市场的市盈率曾经低达6到8倍。小型的成长性很好的公司不仅特别便宜,而且还派发很高额的红利。当时,诱人的公司比比皆是。

本人不才,永远不敢产生我们教宗的那种感觉。不过最近我也开始感觉到很多中国公司的股票特别诱人。当然,很遗憾,它们的上市地点主要还是在海外(香港......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4日 17:47

中国银行改革:小微企业耸耸肩

——张化桥在美国富瑞投资银行 Jefferies 研讨会上的发言
 

China Banking Reform: What the (Under)dog Saw
        A speech at a conference Jefferies hosted in Hong Kong on 10 July 2012.

Ladies and gentlemen,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to you today. My name is Joe Zhang, and I am chairman of Wansui Micro Credit in Guangzhou. I'd like to speak about China's banking reforms from an SME perspective.

Broadly, my take on the banking reforms is this:
(1) First, in......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0日 09:02

我的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

今天的中港股民面临着三大问题:
(1)股市的地雷 (假账);
(2)经济增长的放慢:周期性的,加上结构性的;
(3)股票估值的反思:我们如何给利润倒退, 夕阳西下的公司估值?其实这样的公司很多,即使在经济腾飞的时候。

我是香港和大陆的第一代"浑水"。2001年,我就跟做假账的上市公司 (格林科尔和欧亚农业) 公开肉搏,也曾跟另外几家类似的公司暗斗。

经不起香港天窗出版社的再三诱惑,我刚刚写了一本新书,《避开股市的地雷》,现在开始在香港和台湾出售。大约75.3%的内容是重新写的,从未在博客或者研讨会上曝光,有些是慢牛投资俱乐部的讨论材料。这本书的一个小小优点是十几......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4日 20:54

原谅李大霄,原谅自己

近几年,不断有媒体和股民责骂股票分析师和监管部门的官员,因为他们对股市的预测被证明大错。最近的例子是人们对英大证券公司李大霄的刁难。今天,有记者打电话让我发表评论。为了准确起见,我想还是写篇短文。

(1)大家都喜欢责骂别人,但是我们很少见到媒体和股民责骂自己。公平地说,咱们中国人对资本市场的理解还是小学生的水平。大批官员,评论员和分析师(当然也包括鄙人)都说过很多缺乏常识的话,大批股民都做过很多缺乏常识的投资。我们在责骂别人的同时,也要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我不认识李大霄,也不知道他的观点,但是我认为投资者不是儿童,要为自己的行动承担责任。

(2)凭我18年的股市经历,我发现,预......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3日 08:37

中国只有加息,才能减息!

——在美国富瑞投资银行 Jefferies 研讨会的演讲,
(英文演讲稿已经刊登。下面是提问环节。)

(1)基金经理提问:张先生,最近几个月,中国人民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减息。凭你在广州的基层经验,中小企业看到好处了吗?

张化桥答:很遗憾,完全没有。中国有两个信贷市场:一是为国企和大民企服务的,二是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政府的过度监管在两者之间筑起了一条大坝,中间偶有裂缝,但那是小打小闹。人民银行的动作主要影响前者,不影响后者。今天,我们草根金融的利率还是很高。我们小额贷款行业的人们不喜欢这种情况的持续,因为高利率必有高风险,而且,这么高的利率对我们的客户的长期发展......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2日 21:28

股民如何从愤怒中走出来

- 张化桥在中国财富管理高峰论坛的发言(2012年7月12日襄阳)

过去十多年,全球股民都亏了钱,这还不包括通胀对购买力的侵蚀。未来十年看起来也不妙。大家很愤怒。怪政府。怪投行。怪贪婪和欺诈的企业家。怪自己。

这很不健康。我们退一步,看看应该从中学点什么。我觉得有两点特别重要。一是股民的独立性。二是政府的政策调整。简言之,我们要从愤怒和指责中走出来。(喜欢用国骂的人,请不要往下读。)

(1) 股民的独立思考
*分析师要独立于投行业务:当然。
*分析师要独立于上市公司。
*分析师要独立于昨天的自己:你昨天看错了,你不需要死撑。你只需要说一身,"我变卦了!"或者"我以......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0日 06:56

China's banking reform: What the (under)dog saw

A speech at a conference Jefferies hosted in Hong Kong on 10 July 2012.

Ladies and gentlemen,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to you today. My name is Joe Zhang, and I am chairman of Wansui Micro Credit in Guangzhou. I'd like to speak about China's banking reforms from an SME perspective.

Broadly, my take on the banking reforms is this:

(1) First, interest rates have been largely liberalised, with the exception of rates for household deposits; I am very surprised by the stock market view that interest rate liberalisation (and the latest ......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6日 09:08

我是经济难民,我支持奥巴马!

1989年1月19日,当我乘坐的飞机徐徐降落在悉尼机场时,我闭上眼睛,低声地跟自己说,"This is it! This is it!"。坐在身边的也去澳大利亚留学的王卫东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你说梦话吗?"

阅读全文>>